刀沼!本职:婶婶

爱情买卖

三心二意:







“我输了,我就和真~君交往,真~君输了,真~君就和我交往。”


“我拒绝,”衣更真绪叹了口气,“无论怎么样,都是我必须要和你交往吧。”


“真~君真的不想要和我交往吗?”


“开什么玩笑了,我们现在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告白的话,可能连朋友都做不了了。然而朔间凛月却似乎根本没有想过这样的事情,与往常一样的打闹,朔间凛月扒开衣更真绪的衣领,撒娇要吸血填饱肚子,真绪也努力地做着抗争。凛月摸到他的肚子,痒得惹真绪发笑时,嘴唇却撞到了一个同样柔软的东西,睁眼一看,却是自己的好友、幼驯染、同班同学的放大的脸。


衣更真绪的初吻在这一天就这样毫无防备地被掠夺了过去。


“真~君,光是这样已经无法满足我了,”罪魁祸首用食指擦拭着自己水润光泽的下唇,眯起眼睛露出狡猾的神情,“不如和我交往吧~?”


衣更真绪不寒而栗,不知道是血的问题,还是托荷尔蒙的功劳。


“我拒绝!”




换位思考,将心比心,朔间凛月不过是将“可能连朋友都做不了”这种悲壮的下场的选择权,全权交予了衣更真绪去选择。但是心软如真绪,又怎么忍心切断与他的朋友、幼驯染、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同班同学,朔间凛月的一切联系。




“凛月,我们当朋友不是很好吗?难道我作为朋友,有哪些地方让你感到不满吗?”


衣更真绪苦口婆心地发短信给对方。


何苦来哉,回头是岸。


“就是因为真~君太好了,所以想奖励真~君新的职位♪”


“不要这种奖励啦!”




“凛月,不需要你和我交往,我也会自愿给你吸血……”


“真~君,就算你不给我吸血,我还是想和你交往♪”




“我说真的!凛月,不要在和我提‘交往’这个词了!再这样……再这样我就去告诉零前辈去啊!!”


“……”




这句话似乎成功震慑到了凛月,他蹙着眉,看了一眼真绪放下手机,真绪长长舒了一口气,一下课就意外撞见了神出鬼没的朔间零。


“衣更君,能不能听吾辈一个请求呢?吾辈的弟弟似乎很寂寞,听说需要像你一样善解人意的孩子和他交往呢……”


都是套路!




“凛月,我们两个是不能交往的,”衣更真绪捧着睡眼朦胧的朔间凛月的脸,严肃的说道,“我们两个,都是男人……”


“……可是兄长就和男人交往了……”


“???”衣更真绪有点尴尬,意外知道学长竟然是基佬……这个剧本的展开不对!


他捏着凛月脸颊的手指加了点力道,直视对方的眼睛,“咳、就算零前辈真的和男人交往了,但是我相信零前辈是真心与他相爱的,而我们……”


“笨蛋真~君,我难道还分不清我对你是什么感情吗?”


“就、就算我们交往了!”真绪绞尽脑汁,决定把家人拿出来当挡箭牌,“我的妹妹看到后,她会怎么想?”


“她一定会想,真~君现在很幸福呢……”凛月伸出手环住真绪,睁开眼睛。清澈的红瞳中,真绪清晰地看见自己的身影。




“我肯定会给真~君幸福的。”






反其道而行之,敌进我退,敌退我追。




不就是来交往吗?多年已经习惯的相处模式又怎么可能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作为既是学生会,又是TrickStar一份子的衣更真绪,又怎么会害怕与麻烦进行斗争,逃避永远都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想通之后,真绪在学校里四处寻找凛月,终于在广播室里找到了安静熟睡的凛月。真绪走过去,按住他的肩膀,“凛月,我们交往吧。”


朔间凛月睡得懵懵懂懂,还以为身处梦境之中,听到这句话以为是朝思暮想的事情终于成了真,露出了笑容。


“太好了。”


真绪看得愣了一下,转过头,“……不要在这里睡了,小心会着凉啊,”他把凛月从地上拽了起来,拉着他的手,“快回去吧,等会还要上课。”


他又恢复成以往那样絮絮叨叨,但是发烫的耳尖却昭示着他企图掩盖的心情。凛月在背后笑了笑,捏了捏真绪的手指。


“笨蛋真~君”




回到2B教室,拉开门后,所有人看见真绪和凛月,都自发地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大神晃牙的眼神中罕见而明显地流露出“我服了”“我敬你是条汉子”这样意味的神色。


真绪疑惑地往黑板上望过去,顿时被惊呆了。不知道是谁画了巨大的爱情伞,左右各写着他和凛月的名字。


他赶紧转过头,鸣上岚指指耳朵笑道,“刚才广播里都听到衣更君的勇敢告白了哦。”


“多亏了衣更君,我们比2A先有了班对。”


这不是我的功劳……不对,这很值得高兴吗!?


“说不定是偶像科第一对!”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你应该先去问问3B的某位学长。


衣更真绪恍恍惚惚地想到,在他昏倒前、最后朦胧的视线里,是朔间凛月有些奇异的笑脸。




啊啊,真是对麻烦的兄弟。


他一头栽进凛月的怀抱。






还是装睡吧。衣更真绪想到。月光已经顺着飘荡的窗帘,隐隐地透了过来,他躺在医务室的床上,凛月趴在他的手边,热乎乎的,像蜷缩酣睡的猫咪。我不能吵醒他。这是真绪的第一想法。


……太尴尬了。他闭上眼睛,脑中开始会放每一个画面。




凛月,为什么要选广播室睡觉啊!


现在全校的人都知道了吧……


这样不管什么举动,都会被人当做是恋人之间的举动吧……


没有办法了,难道只能把凛月当做恋人来看待吗?完全不行啊!




“真~君醒了。”凛月掐了掐真绪的掌心,“真~君的眼皮一直在颤动哦。”


真绪睁开眼睛,凛月趴在边上盯着他,“反感这样吗?真~君。”


真绪坐起身来,摇了摇头。


空气像烧开的水,沸腾了起来。


凛月伸手抚摸真绪发烫的脸颊。


“这样呢?”


真绪沉默了,他抓紧被子,自暴自弃,语无伦次,一股脑地将那些徘徊在心中许久、早已昭然若揭的心思吐露了出来。




“……我果然,还是在害怕……害怕这样懦弱的我,害怕和凛月关系发生改变……我是不是太固步自封了呢……明明凛月都主动上前,我就算知道、知道我和凛月抱着同样的心情,还是想着维持原状……”


“现在就已经很好了……”




还没有说完的话语,就这样,再次被堵住了。


“笨蛋真~君……”凛月小声埋怨道,“就算关系改变了,我也一直是我、真~君也一直是真~君啊。”


他的手紧紧按着真绪的手,让他无法逃脱。


“我只是更想触碰真~君,是不是恋人这种称谓,对我来说根本不需要啊,因为我很早就认定真~君是唯一的家人了……”


“一直说我笨蛋笨蛋之类的,可以停了吧。”真绪吸了吸鼻子,抱住凛月,“明明凛月才是笨蛋,逼着我做出只有A选项的抉择……”


“这样说,真~君也想触碰我,对不对?”凛月拍着真绪的背,低低地笑道,“把想要对我做的,一一施加于我吧,真~君。”


真绪感到脸颊两侧像是被火灼烧了起来。他“嗯”了一声,捧住凛月的脸,吻在了对方的额头上。


“童贞真~君。”


“啰、啰嗦!凛月也只是比我好一点而已。”


“我比真~君好很多哦,各个方面都是♪”






这件事在朔间凛月和衣更真绪之间总算落下了圆满的帷幕。最大的后果是无论真绪对凛月做的什么事,就算是以前也经常干的事,还是会被同班同学拿出来起哄,夸张地摆出一副被闪瞎的样子。


这让真绪突然之间也难为情起来。




“我是不是也应该有点自觉呢……”






然而最坏的影响,是他们间接导致了广播室常年上锁。


3A的濑名泉高调地表示,他要占领表白的高地,并对2A的游木真同学传达,虽然2B抢先有了班对,但是他可以给予2A一个跨班跨年级之恋,绝对与众不同,绝对无与伦比,打破全员单身的状态。




Fin

评论
热度(235)

© 一直手癌从未断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