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沼!本职:婶婶

【渚業】資質

祤:

人物OOC什麼的隨便啦


原作設定+哨嚮設定


私設和BUG很多請無視






1.


成為哨兵或是嚮導甚至是普通人對於赤羽業來說根本沒差,不管他覺醒成什麼,他依舊是那個愛四處挑釁、惡作劇和整人的他,可週遭的人卻不是這麼認為的,自顧自的在他尚未覺醒前抱持著某種期望,雖然口頭上說著不管覺醒成什麼都會支持著,可是又在他覺醒之後自顧自的失望,真讓人做噁不是嗎?


許多大人和老師總是希望他們的孩子和學生能按照他們的希望成長,如沒有按照他們想法任他們擺佈就會拿到失敗的標籤,儘管你其實具備著超乎他人想像的資質天份,只要不是他們所希望的才能那都和沒才能是一樣差勁的。


他赤羽業在尚未覺醒前被稱為最有希望成為首席哨兵的人,在覺醒後他得到的是“最失格的嚮導”的稱呼,這世界就是如此。






2.


他們這世代是個遠離戰爭的和平世界,但是對於比平常人擁有更為優秀能力的哨兵和嚮導,領導人一邊聲稱是要保護一邊實施類似於監控的狀態,所有的哨兵和嚮導都需登記下來,並會強制為他們做配對的動作,所以就算是被周圍的人如此不看好的赤羽,也不代表政府就會放任他不管,可他也不是會乖乖說好坐下並聽他們安排的人,所以就變成政府派一個人過來他就趕一個走,派一對過來就趕走一雙,然後現在他看著眼前的人忍不住挑眉,一邊咬著吸管一邊嘀咕那些明明一身肥油還要裝體面的官員大叔們,腦袋終於被肥油堵塞決定叫兩個嚮導而且還是未成年自立自強了嗎?


對於赤羽有些過分的評語,他對面那位嬌小的水藍色髮少年有些尷尬的低聲說著「我其實是哨兵來的。」


【喔,這可有趣了。】這是赤羽業的真心話,眼前的人並沒有像其他哨兵一眼就能看出的超群戰鬥能力,嬌小柔弱的身軀只會讓人想到人畜無害的某種小動物,他想想了想最後伸出了手「赤羽業,是個嚮導。」


對面的人少年帶著靦腆的笑容回握住自己的手「潮田渚,是個哨兵。」


這是被周圍稱為最失格的哨兵和最失格的嚮導最後成為搭檔的一個小小契機,同時也是他們最一開始相遇的過程。






3.


人總是會不自覺去注視著別人身上擁有而自己所沒有的才能


當政府告知自己要與赤羽業搭檔時他不能否認自己是高興的,還不認識業之前渚就從許多人口中得知對方的事情,天賦異稟形容在對方身上或許不會有半點不適,潮田渚明白自己憧憬著業身上的才能,不管是精明的頭腦還是高超的戰鬥能力,都是他所沒有的才能,明明自己覺醒的是哨兵卻看不到像其他哨兵身上一樣的半點天賦,被周圍稱為最失格的哨兵也只是笑笑的帶過,對於母親的責罵也是選擇默默接受下來了,可是類似於自己被稱為最失格的哨兵,被周圍戲稱為最失格的嚮導的赤羽業卻與自己截然不同,他不管周圍的聲音繼續任性隨意的做著自己所喜歡的事情,是個嚮導卻有著不輸任何哨兵的才能,對於潮田渚而言赤羽業身上的光芒太過耀眼,等到他發現時他們之間的關係已經變的生疏起來。


E班或許是把他們之間的羈絆從新牽起來的契機,在這個班級他們學習到各種不同的事物和道理,不分哨兵、嚮導還是普通人,在這間教室裡所有人都是特別的存在,在暗殺殺老師這件事上,每個人都有其極為重要的角色工作,在這教室每天都過的很開心,不想和大家分開、不希望失去某人,這樣的想法是否太過天真?太過不切實際?道理他都明白,可是自己還是如此的希望著,大家如果能不失去重要的恩師一起迎來畢業就好了,只是如同孩童般簡單又單純那樣渴望著這樣的未來。


渚看著站立於眼前在熟悉不過的赤髮殺手,這是他第一次站在與他平等並對立的舞台上,想贏過他和想救恩師的想法充斥在腦海中,他握緊手中的特殊匕首,唯獨這次他不會再次向往常一樣逃避退讓,他現在有著他不可動搖的信念。






4.


奮力揮動著手和腳同時努力張開了嘴試著呼吸更多氧氣,可空氣卻沒能被順利吸入,如同被迫待在陸地上即將因為缺氧而死亡的魚般不斷掙扎著,眼前的景象從清晰變的越來越模糊,身邊的聲音聽起來離自己越來越遠,已經到極限了赤羽對眼前模糊的景象一點一滴被黑暗吞噬時無奈的這麼想到。


赤羽對於大腦明明缺氧的厲害卻又能在開始回憶過往畫面時,還能清楚的吐槽這就是所謂走馬燈的自己感到佩服不已,對於回憶起的內容他可是一點好感也沒有,到不如說他差點又吐槽這個走馬燈的回憶片段,不過這也不能怪他,誰叫這是他第二次在快死之前回憶的過往片段了,在與殺老師和E班相處這些日子以來,原以為這記憶早就從大腦中清除到甚至一點痕跡也沒有,至少他認為自己不是那麼放不下的人,看著當初造成自己進入E班和不信任老師的事件,他有點想笑卻又笑不出聲來。


努力就能成功這句話是個隱藏著某種謊言的話,努力就能成功的只有尚未打磨成鑽石的原石才有機會,沒有天賦的人在怎麼努力也注定比不上擁有這才能的天才,天才不可能都像龜兔賽跑故事裡的兔子一樣,有時他們反而比任何普通人還要努力著,在這種條件下沒有資質的人還妄想要贏過他們?太過可笑了,資質本來就是這麼不公平的事,每個人的才能都不一樣,只有接受自己的才能並把他當作武器使用才是最好的辦法,可是多數人卻往往不認真看待自己獨具他人的天賦,只在他人身上憧憬著癡望著,那是他在那時深深體會到的現實。


不知是大腦的下意識還是如何,赤羽又看到再前段時間與他人發生衝突時殺老師跑來阻止的畫面,那時那隻煩人的章魚說了什麼?混沌的腦袋努力蒐詢著當時的記憶。






5.


「業同學這一年雖然成長了不少,可是愛打架的性格卻怎麼也改不了呢。為師不會叫業同學把自己的性格改掉之類的話,而是希望你能記得有時為了大目標時,不必要的糾紛會導致許多不必要的風險和麻煩,所以視時是需要放下身段道歉而不是去挑釁對方是很重要的。還有業同學面對哨兵時別老是只想著如何把對方弄到精神暴走的事情喔。」


「怎麼?殺老師難道也要說明明是個嚮導卻無法安撫哨兵是不行之類的話嗎?」


「不對喔。」柔軟的觸手在頭上輕輕撫摸著「不是不行,為師覺得業同學絕不能忘記自己擁有著尚未出翹的刀。」


「...........................什麼尚未出翹的刀,我是個笨蛋那麼難的事情我不懂啦。」


「蠕呼呼呼呼~業同學很聰明一定知道是什麼,可是為何從來都不去試著使用呢?」


「殺老師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並不是不去使用而是不能使用,我可是最失格的嚮導耶,就像寺坂說的,比起安撫他人我更擅長把人用到精神暴走喔。」


「這個想法是錯誤的,為師認為業同學並不是最失格的嚮導,相反的或許比任何人都要適合當嚮導,正因為比誰都明白對方的內心,所以才能更快速的挑釁他人至精神暴走。」他的觸手纏繞住自己的手並使其握拳「業同學你已經具備許多用來戰鬥的武器了,而這把尚未出翹的刀為師希望你能在同伴陷入危險時使用出來,不是用來戰鬥而是用來保護他人,請記得他並非生鏽,他甚至比其他人身上擁有的刀還要鋒利許多。」


回憶漸漸變的斷斷續續,差不多該結束了,在黑暗中他看見他曾以為弱小的嬌小身軀,不,他早就知道對方並不是毫無反擊之力的弱小動物,他很強,正因為不可怕所以比任何哨兵還要恐怖,那麼現在他決定試著使用那個愚蠢好色又膽小的章魚所說的武器,這把從未揮動過的刀刃希望會有效果,赤羽業握緊手中的刀如此想到然後緩緩開口「該醒過來了吧渚。」






6.


張開眼睛是潔白的天花板,呼吸中挾帶著某中不知名藥物混和而成的味道,全身疼的幾乎要散掉一樣,試著移動身體時清柔的聲線打斷他的行為「業同學現在的身體狀況還不能亂動。」把頭轉向聲音的方向,毫不意外看到熟悉的藍髮身影


「我昏迷了多久?」張口說話才發現喉嚨沙啞並像被火燒過般灼熱


「.........三天。」渚輕輕扶起業的身體把一旁的水杯緩緩靠在他的嘴邊,讓他能緩慢的喝下


經過滋潤的喉嚨雖然還在發疼,但赤羽還是繼續接著說話「比想像中還久呢。」


「那個業同學我............」


「我說,那個稱呼可以去掉了吧,打完架後我已經不想在你的名字後加個同學什麼的。」


「咦?不,但是現在突然改稱呼很奇怪吧。」


「你不改也沒關係,我自己改就沒問題了吧,這樣可以嗎?渚。」


「我知道了......那個業我.........」


「比賽是我輸了,你想救殺老師的事我會聽你的。」


「............業能......能讓我把話說完嗎?」


「如果是道歉的話我就不要。」


「為...為什麼阿。」


看著渚有些哀怨的表情,業勾起嘴角笑出聲來,依照平日對方的性格他清楚知道渚一定會為這件事情像他道歉的「既然贏了就不要露出那種呆臉來,這樣很像染上傳染病的老鼠,而且這是戰鬥,所以對於怎樣的結果都沒什麼好說的,贏就是贏輸就是輸。」


「可是......」看到業認真的表情後,渚輕嘆一口氣「我知道了,謝謝你業。」


「诶~為什麼要道謝?」


「謝謝你在那時對我進行精神安撫。」


「那個沒什麼吧。本來我就是嚮導,對於精神暴走的哨兵本來就有進行安撫的本分,而且導致你精神暴走我也算源頭之一。」


「不是那樣的,那時精神安撫不是業的話是不行的,班上同學那時也有對我進行精神安撫卻完全沒有效果,我精神暴走時多虧聽到業的聲音才能清醒過來。」渚輕輕握住業的手,像是他們第一次見面時那般靦腆的笑出來,卻又不同於那時的感覺,有股充滿暖意的東西從手掌流進身體裡「是跟業真是太好了。」


業的臉頰不受控制的燒紅起來,意識到後他迅速用空著的手擋住自己得面頰【太犯規了。】殺老師說什麼這把刀是用來保護他人是沒錯,可是把自己也賠進去算什麼阿,這下子自己這邊可是輸的一踏糊塗,他半放棄的小聲呢喃「我也是。」兩人緊握住對方的手,業用餘光偷瞄著對方的表情,看到渚一臉鬆了一口氣還挾帶著的喜悅表情後,他的嘴角漸漸上揚起來,果然如果是對方的話或許就沒關係了吧他在心中默默的想著。








這是賀文


慶賀什麼?


我手遊把兩張六星渚業都帶回家啦~~~~~~~


開心(*´∀`)~♥

评论
热度(47)
  1. 睡眠不足 转载了此文字

© 睡眠不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