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沼!本职:婶婶

【乔王】并肩而行03

披锦帆的宍戸亮-KLer:

“魔术师”承认,自己那是头一次被别人打出个措手不及,还是被小自己6岁连成年都没成的17岁少年。他出门时路过采访厅,看到乔一帆依旧坐在台上正中,脸上还挂着腼腆而又温润的笑。王杰希贪恋几眼,跟在后面上了去机场的大巴。
他和乔一帆,也该是最后一次交集了。
少年的告白当然没有收到回应,王杰希给自己列出了一摞不能答应的理由,却一条都没告诉乔一帆。少年一言未发,就是冲他笑,明明是想宽慰他,却笑得凄凄惨惨的,看得王杰希一阵阵莫名其妙的心疼,再也不敢对上那双眼。
七月合约到期,没有俱乐部接纳的少年拎着皮箱走了,王杰希装做漠不关心的样问了嘴高英杰他的去向。高英杰没头没脑地回他说,乔一帆要去网吧训练。这让他开始怀疑自己和少年人之间的交流是不是已经产生了代沟。
后来得知曾经的叶秋现在的叶修就潜伏在网吧里,王杰希才算明白乔一帆的去处。因为有叶修这样的高手在,他倒是没担心乔一帆的水平回落,而是怕好好的一个老实孩子被叶修那烟鬼带得品行不端作息不良。后天又听说荣耀联盟中骨灰级的队长魏琛也在,便忍不住在和蓝雨比赛闲暇时若无其事的打听了一下关于这人的生活品行。
然后他就有点胃疼。
一个debuff还不够,还有加成。
他捂着灌了凉风的胃,模糊地想起当年那杯热水。
自己接水喝下两口,剩下半杯焐在胃上,王杰希就势在训练室里休息的时候被柳非拍了张照,因为忘了关声音,所以当他睁眼寻找声源的时候,就看到犹如惊弓之鸟的柳非。
“拿过来我看一下。”
柳非半央求半认错,末了还是乖乖上交了手机。王杰希点开相机相册,看到一片模糊人影,“这什么啊?手抖成这样?好意思说自己是职业选手吗?”他其实是想开个玩笑,谁知柳非看了一会儿他的脸色,也不知道怎么理解的,柳眉一皱,嘴角一落,泫然欲泣。王杰希赶忙坐直身子,自己收拾起篓子,“你看我给你照一张。”他打开自拍镜头,选了个常用的45度角侧脸,“咔嚓”拍完,递给柳非,“比你照的清楚多了吧?”
柳非噙着眼泪一脸懵糟,不知道今天队长是吃了什么药,怎么就突然平易近人起来。
“队长你那是……逗我玩呢啊?”
“嗯。”王杰希点头,“玩笑和批评都分不清啊?”
“你笑都不笑,谁知道你那是开玩笑啊?”柳非只觉得浑身泄力,差点没跪到地上。
“批评你的时候是这个表情吗?”王杰希自认这表情还是挺自然的,他又没像韩文清似的天天虎着个脸。
“你平时也没什么表情啊!再说,你也从来没跟我们开过玩笑啊!”柳非这回倒放开胆子了,众人一听,得,又把责任推到队长头上了,这妞儿没发展了。
王杰希恍神一阵儿,回神的时候又问:“没开过吗?”
一屋子人都像踩到一个电门上了似的猛摇头。
王杰希反思,估计是因为和这几人有些年龄差距,而他又不是个善于煽动气氛的人,加上队长职务在身,总不可能天天没个正形满嘴跑火车,所以才造成了这种和队员之间的疏离感。
有了这个意识之后,王杰希也开始在意自己在队员心目中的形象,虽说他不喜欢蓝雨那种没上没下没规矩的氛围,但也不想把自己搞成像霸图韩文清那种专政暴政。他还是想走一下亲民路线,虽然不能完全深入到群众中去,但至少别脱离群众。
若是第三赛季的王杰希,绝不会做这种考虑,可现在再怎么说也是个队长,要以身作则团结全队,所以他就像之前改打法一样,开始改性格。
不过,狗改不了吃……不,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王杰希此后开的玩笑都有些冷笑话的意思,队员们苦不堪言,更有甚者刘小别,干脆就对王杰希谏言:队长我们要是错了你就骂我们,别这么拐弯抹角的埋汰人了,听得膝盖都碎了。
王杰希的自尊心有点受损,但他没表现出来,依旧力争做一个战队榜样。
圣诞节的时候,微草俱乐部组织了聚会,当然,荣耀里也有活动,所以工会年年都没有参加的份儿。虽说还是赛事当中,但年轻人对这个西洋节日却仅次于情人节,互送礼物不算,还要藏起来让对方找。
挺有趣的玩法。但王杰希没找,他的礼物都老老实实地放在他的训练桌上,虽说也挺欢喜,但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第九赛季的全明星是微草主场,为此俱乐部也是早早准备拉足了赞助商,王杰希一直被黄少天用QQ攻击着追问都有什么好待遇,王杰希本来不想理他,谁知他来了一句:我都给你打包好广式腊肠了,回头你请我吃全聚德啊!!
全聚德有什么好吃的……
王杰希身为北京本地人,对那名产烤鸭却没什么钟情,但人家先有礼了,自己作为东家怎么也该有所表示。不过既然要准备,那也不能厚此薄彼,王杰希周末上街采购,一不小心装了满车,后备箱里都没放下,一些捎带给小队员们的回礼就堆在后座上。
他回了趟家,弟弟妹妹一见他车里的东西瞬间就撒了欢,恨不得都卷到各自的房间去,王杰希数着数把他们抱进屋的礼物一个一个拎出来,唯独给他俩留下两套高中试题组合套餐。
其实这是他故意的。临走时候他给母亲留了钱,说要是这俩期末考得好,就给他们点物质奖励。母亲惦记她家长子光照顾小的自己却没人照顾,心疼之余不免念叨让他早日处个朋友。
王杰希哼哈答应,不知为何脑海里却还是少年那句告白。
望着后座的几个礼物盒子,王杰希绕路又去了趟商场。


第九届全明星当然跟叶修他们没什么关系,王杰希在微草主场招呼了各路职业选手,却还惦记着叶修会不会来当观众。他给叶修发了消息,得到了肯定的答复,本想追问一下乔一帆的动向,但想了想,还是把话问得含蓄了些。
“你自己来?”
“当然不是。”
“还有谁?”
“必须还有我们老板啊。”
“其他人呢?”
“还有上次你死皮赖脸想要勾搭走但是人家姑娘立场坚定的唐柔。”
“好好说话。”王杰希没看到乔一帆的名字还有点不死心,“还有谁?”
“有包子。”
“再来碗稀粥?”
“……大眼儿你这是跟我开玩笑吗?”叶修显然也不能适应这笑话。“你就说你想干嘛吧,先说好,我们可有人招待。”
王杰希直接把窗口关了,他已经确定乔一帆不会来了。
想想也是,当初走的时候就有些灰头土脸的,这回全明星还是在自己的老东家,别说睹物思情,就是碰到熟人,也有些尴尬是不是?王杰希心里有点沉,他拨了拨通讯录,到底还是没主动联系。
微草队员对于自家队长送的新年礼物收得可谓是感恩戴德,王杰希看他们一个个夸张的惊讶表情,忍不住又在猜到底自己在他们心里是个什么形象。但孩子就是孩子,除了许斌外,无一不点头卖乖耍萌表示这赛季一定会为队长梦想中的第三冠鞠躬尽瘁肝脑涂地。
许斌对这种家长奖励孩子似的管理模式有点不适应,他拿着王杰希送他的领带有点莫名其妙,“为什么是领带?”他看到刘小别的是个耳麦收纳包——他曾说过他原来的那个拉锁坏了,柳非是dior的唇彩套装——她在微博上表示过想要,袁柏清的是套登山防护套装——这小子偶尔去爬个山锻锻炼,高英杰的……就零碎了点,什么羊毛袜子,抓绒手套,毛线帽子……活像早年离异却不会关心孩子的单身爸爸给早就过了叛逆期的儿子买的。
但高英杰还是很买账地表示这些东西正实用。
许斌也觉得王杰希的礼物都属于实用类的,只是他的,好像平时用不到。
“有正式会议的时候会需要穿正装。”王杰希表示他已经是微草副队了,总有需要出面的时候。
许斌恍然大悟,指指剩下的盒子,“还有谁没领?”
王杰希穿上外套,像要销毁证据似的拿起盒子放到另一边用胳膊夹着,“我弟弟的。”
他这话说的欲盖弥彰,可配上他的面无表情,又显得真实可靠,许斌对王杰希的印象来了个转变,想这人看起面若冰霜,其实是个内心如火的居家男子。
王杰希的些微转变都是潜移默化中的,所以当乔一帆春节回家接到王杰希的电话并急匆匆地跑到家附近的茶庄,再从王杰希手里接到一个礼品盒的时候,他还是没能从震惊中恢复思考。
“队长……”
王杰希想纠正他他已经不是他队长了,但想想又怕伤人心,就把话咽回去,抬手给人倒了一杯茶,问:“在那边待得怎么样?”
“挺好……”乔一帆的目光落在手里的礼品盒上,有意不去看王杰希。
在兴欣的这一年里,乔一帆确实有了不少长进,不仅胆量大了许多,人也长高不少,王杰希看他虽然在躲着眼神,但脸上却没了那些怯生生的表情,倒有些意外,只是想起两人最后一次见面时发生的事儿,连同着生出些不自然。
“没跟着叶修学坏吧?”他试图让气氛轻松一点。
“啊?”乔一帆抬头,两人视线对了一下,竟都挪了开。“没有,叶前辈教得很有耐心,大家都是基础开始的,我也能重新学习一下。”
王杰希听着不是个滋味,想他再怎么说也是注册过职业选手的人,竟也能放下身份跟着一帮没受过专业训练的人在网吧里跌打滚爬,真是豁出来把自己毁了重造了。
“同事关系还好吗?”
乔一帆摆摆手,“我们……也不算是同事吧。”和原来规章条例有板有眼的微草比起来,兴欣这帮野路子出来的人哪儿有什么职场氛围?就算是叶修这种大神也没摆过什么架子,乔一帆在那里丝毫没有被排挤的感受,待得轻松自在,“大家对我都很好,吃住都在一起,相处得就像一家人一样。”
相处得就像一家人一样。这句话听到王杰希耳朵里有点带刺。叶修全职精通,要论这个,他确实得承认,但哪个战队不是吃住都在一起?合着就你们相处得像一家人?
王杰希为自己的想法吐了口闷气,端茶喝进一口,“跟小高有联系吗?”
“有,有的时候也会聊两句,不过大多时候时间碰不上,所以聊的机会也不是很多。”乔一帆这一年跟着叶修净昼伏夜出了,明明是张只有18岁的嫩俏脸,却没显出应有的红润气色。
“是不是没好好吃饭?”王杰希观察了一会儿,问话的时候像个老中医。
乔一帆笑得有点羞涩,揉揉鼻尖说:“有按时的,大家都在一起同吃同住,谁都不会落下的。”答话期间想起陈果揪着老魏耳朵让他带个好头别总吃泡面的时候,乔一帆忍不住笑得开心了点,王杰希没见过他这个表情,心里诧异之余还有些异样感受。
“你在微草……”
“对了,这个……”乔一帆几乎是在听到“微草”这个词的时候就急忙开口了,他很少打断别人说话,此刻竟是紧张得心直蹦。王杰希想他八成不想再回忆关于微草的事儿,便停下来听他说,“队长为什么……要送我礼物……?”
“因为我给队员们都买了。”王杰希避重就轻讲了个理由。乔一帆的笑意僵了一下,变得有些牵强。
“这样啊……”他讪讪道,“抱歉。”礼物盒子顺着桌面被推回到王杰希面前,“我恐怕……不能接受。”
王杰希意外于他的拒绝,表情也难看起来,“为什么?”
“因为……”乔一帆冲他展开个无奈的笑,“我已经不是微草的队员了嘛。”
“那你还叫什么‘队长’。”王杰希不悦地扔出一句话,语气硬得让乔一帆的眉头都皱了起来。
“对不起……”他在座位上躬了躬身,诚心诚意道了个歉,可这个道歉倒弄得王杰希烦躁起来。
“行了,你也没做错什么,别总是有事儿没事儿就说对不起。”王杰希总觉得这孩子活得太看人脸色了,这样下去到哪儿都得被人瞧不起,“不是微草队员也没关系,就当前辈送后辈的好了。”
“队……王……队长。”乔一帆改口改得很牵强,但他还是重复了一遍,“王队长。”他叫完称呼就开始沉默,王杰希对从他口里叫出的“王队长”倍感陌生,别扭之余却没纠正,只等着听他还要说什么,结果他却像是被封上了嘴巴。
时间拖得太久,王杰希被这种优柔寡断的性子磨得有点没耐心,“你……”
“您还记得那时候我跟你告白的事儿吗?”
这是乔一帆第二次打断他了,他也顾不上想其他的,顺着乔一帆的话又想回那个晚上,“嗯,记得。”
“您不是已经拒绝我了吗?”
王杰希不答话。
“不能接受,却还送我礼物……”乔一帆苦涩地笑出来,“你这样,会让我对你抱有期待啊……”
王杰希哑然。
“王队长,哪怕是一次也好,或者至少在这件事上,请你……为我考虑一次吧。”
乔一帆好像费尽了毕生勇气才说出这句话,他匆匆补了一句“我妈还在家等我干活”就逃出了茶庄,王杰希望着被留下的礼品盒失神许久,叫来服务员指着桌上的礼品盒。
“这个送你了。”
他起身走出隔间,脑子里全是乔一帆委屈的神情。
年三十这天的北京城里空荡荡的,路上的车少了不少,但是空气并没有见着好转,雾霾仍旧把天蒙得透不进光,王杰希发动车子,绕着路在城郊冲了两圈才回去自己家。

评论
热度(97)
  1. 一直手癌从未断过披锦帆的宍戸亮-KLer 转载了此文字

© 一直手癌从未断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