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沼!本职:婶婶

【乔王】并肩而行02

披锦帆的宍戸亮-KLer:


结果这个赌,赌输了。
乔一帆并没有因为加入战队而有所提高,王杰希曾私心抱有希望的选手反倒在挑战赛上给微草丢了一把脸。
这一丢好像丢掉了他在战队里的身份和情分。王杰希听着耳边同队友的嗤笑声,开始怀疑自己当初的决定是不是错大了。
以为以他的风格会适合刺客这种在暗处的打法,所以在他加入战队时,分给他的账号也是一张从前别人用过的满级刺客。
可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用了刺客的缘故,这孩子的性格越发阴暗,胆小怕事的特征也越来越明显,好似身边强劲的队友并没能激发他的斗志,反而是压迫着让他和他们之间的距离变得越来越远。
唯独高英杰。
王杰希看了一眼已经被定为王不留行的接班人,16岁就成为职业选手的他如今看起来心事重重。
八成是担心朋友的处境吧。
两个整日无话不谈的挚友如今享受着天壤之别,也不知道另一个心里是什么滋味。
王杰希叹气,也是恨他不成钢。从台上下来的乔一帆走得跌跌撞撞,王杰希依旧端坐在座位上,抱着胳膊目不斜视。他克制着自己不朝乔一帆的方向看,生怕让那个唯唯诺诺的少年倍感压力或是心怀愧疚。人总是要受点磨练挫折,王杰希认为这不失为一个好时机,或许能让他在感受到差距之后奋起直追。
想法是好,可这对乔一帆来说却显得过于苛刻。自从加入战队,他的热情就在被一点一滴的消耗殆尽,从一开始的欢欣鼓舞,到现在的心灰意冷,他期盼着能有队友来说几声安慰,或是拍拍他的肩膀告诉他继续努力,可在他看向他们的时候,除了一直以来的高英杰,再没有第二双眼睛关注他,甚至连王杰希,那个他仰慕已久的“魔术师”队长,也面若冰霜不闻不问。
哪怕是出言骂他一顿也好啊!!
乔一帆绝望地想。
失控的情绪就像是要从心脏里喷发决堤一样,他忍着眼前的模糊几乎是逃跑一样跑出了赛场。那些不能说的话,还有长久以来堆积得让他喘不过气来的心思,参杂在泪水中被他用胳膊压在眼皮下,末了却还是徒劳。
他依旧忘不了初次被王杰希指导时对方眼神中的期待,虽然仅仅是片刻时间,他却好似度过了人生中最闪亮的几分钟,也就是因为那一个眼神,让他不知不觉恍惚了心神。
越迷恋,越自卑。
王杰希的闪耀已经不是夜空一颗遥远闪亮的恒星,而是一轮圆月,在最近的距离照亮夜路,让他小心翼翼的坚持。
只是不知何时,他所能感受到的光芒越发黯淡了,好似被乌云遮蔽,尽管圆月还在,他却看不清前路。
他羡慕高英杰被时刻关注着,指引着,被“天才”的光环笼罩着,前途无可估量,他作为同期出道的选手却是成了最佳参照,相形见拙,而私下里作为好友,却是连光明正大的嫉妒都无法做到。
一年时间,他的职业生涯落得草草收场,没有参加任何比赛,没有人记住过他的名字,唯一一次亮相,却是作为一个刺客,用阵鬼去挑战“第一阵鬼”,如此笑柄,怕是都在笑他不自量力吧?
可不就是不自量力?
乔一帆狠狠抓紧胸口前的衣服,那份如青涩少年情窦初开的思慕如今也随着崩溃的情绪蜂拥而出,包含着一腔不敢外露的热血,像是地壳深处的岩浆,一直蠢蠢欲动却没有个能让他发泄的突破口。
坐在王杰希身边的高英杰坐立不安,好似想追出去,又好似在顾及王杰希的态度。
“安静看比赛。”王杰希借着看高英杰的动作也朝出口瞟去一眼,见不到乔一帆的影子,也只能立刻把目光收回来。
“队……”
“事在人为,自己无作为也怨不得别人。”王杰希的话说得有点狠,旁边几个队员听到了都在心里往自己身上套了一下,低头面面相觑,自省三秒之后又释然——一定是乔一帆此番无脑挑战把咱队长惹怒了。
对!都怨他!!
王杰希不知道其他人心思,想这一次自己说什么也得做个把小狮子推下山的家长,不然孩子总没长进。
只是他忘了,不是人人都像他那么坚强。


俗话说,因材施教,这是王杰希在看了兴欣的比赛之后才明白的。
他压根就用错了指导方法。
乔一帆的才能被叶修完全发掘出来,犹如在花时间打造一尊上等玉雕,越到后期越见精细。
王杰希有些不甘心,却分不出是不甘心叶修识人的眼光比他强,还是不甘心乔一帆在临走前对他表的那些话。
那次全明星过后,余老板就找他问过话,主要谈的就是这次挑战赛中最失败的亮相主角乔一帆。王杰希蒙羞的情绪还没转过来,说得话也是严厉,他自然是希望能再有些压力来促进乔一帆的动力,结果却是余老板点点头,下了个决定。
“行,我看他也没多大发展,这次合约结束后就解约吧。”
王杰希诧异片刻,欲言又止,听余老板跟他说:“你先跟他谈谈,委婉点,毕竟还是个年轻孩子,别太打击人。”
老板也算有所考虑,没亲自打击乔一帆,而是派他这个战队队长先去做做心理建设,打个预防针什么的。
王杰希对这事儿有些棘手,他最不擅长拐弯抹角走什么亲情路线,但毕竟当初是他把人指进来的,也只有他去了了这件事儿。
去敲乔一帆的房门时,里面并没有传来应答声,王杰希刚要拨电话问人在哪儿,就看高英杰出现在走廊里。
“知不知道乔一帆去哪儿了?”
“啊……”高英杰明显慌了一下,支支吾吾地答:“没、没在屋里吗?”其实他也不知道乔一帆最近在忙些什么,他曾委婉地问过,但却被敷衍过去了。
“没在,敲门没人应。”王杰希在等他回答,毕竟这两人天天在一起,要说也能对对方有所了解。
“那……”高英杰看了眼时间,已经快是9点钟,这个时间基本上大家都窝在寝室准备就寝了,他知道乔一帆肯定有事避着大家,出于对朋友的信任,他并没有去刨根问底,可现在面对队长的直面询问,他心里有些没底。“是不是……在洗澡没听到……?”
王杰希又加了点力气敲门,目光一直看着高英杰,好像是给他做什么演示似的。屋里依旧寂静无声,王杰希用眼神反问他。
高英杰有种撒谎被抓现行的心虚。“我……我也不知道了,我刚刚去超市了……”
王杰希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最近你们好像不怎么在一起了,是有什么矛盾了吗?”他知道队里一些对乔一帆有些看轻,甚至有同级生支使他跑腿拎包,但好歹高英杰从没做过这类事,让王杰希对自己亲传徒弟的人品还是有点认可。
高英杰摇头,脸上也露出替朋友委屈的神情。有些话自然是不能对王杰希说的,在队长面前他到底还是护着好友。
“好了,你先回屋休息吧,我再找找他。”
高英杰看着王杰希的背影,心里生出些不安的猜想,他赶忙先拨了乔一帆的电话,“喂?一帆,你在哪儿?赶紧回来!队长四处找你呢!!”
有了高英杰的通风报信,乔一帆匆匆跑到宿舍楼下时,正遇到王杰希从楼里出来。
“队长,你……”
“这么晚跑哪儿去了?”王杰希见他还气喘吁吁的,不禁有些责备。
“我……去外面散散步……”乔一帆撒了个漏洞百出却又让人挑不出什么疑点的谎,他趁着天黑,悄悄把一直握着手里的账号卡插进屁股兜里,“队长找我有事吗……?”
王杰希在心里想了一遍要跟他说的事儿,觉得还是不要太唐突比较好,“你不是散步呢吗?一起走走吧。”
“哎?”乔一帆被吓了一跳,心里也七上八下的猜不透这“魔术师”今天是什么打法。见王杰希先迈开步子,也只得一步一跟地走在后面。
话还是挺难开口的,但王杰希想想自己身为队长,有必要为俱乐部建立一支战力充沛、坚无不催的队伍,像乔一帆这样找不到用武之地的人员,对战队没有留用的必要,而且就算他用私心留下,日后没有出场的机会,对乔一帆的发展也是耽搁,不如放他自寻东家,或许还有机会。
斟酌许久,他还是开了口。
意料之外的,乔一帆的反应很平淡,在他说出解约决定之后,这个少年也只是低着头点了点,表示知道了。他这自暴自弃的反应让王杰希有些生气,想他也真是够没出息,连争取都不争一下。
“你这种心态,不适合做职业选手。”王杰希生硬地说。放眼职业圈,哪个没有点争强好胜的心思?就算是冠军只有一个不可能年年独得,也应该是越挫越勇,突破自我才对!王杰希刚想用张佳乐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做例子来教育他,就又想到张佳乐第七赛季就已经宣布退役了。
算了,也是个受不住压力就落跑的主儿!
王杰希有些动气,旁边乔一帆却还笑得出来。
“或许吧……”
王杰希无语,停下脚瞪着这小子,“那就趁早放弃另谋出路吧,趁你现在年轻,干什么都不算晚。”他这话完全就是气话,乔一帆却当了真,喃喃念叨:“另谋出路……”
他抬头,眼睛里还有些晶莹,这让他的笑容开起来相当苦涩,“是啊,真的得另谋出路了。”
“离合同到期还有一段时间,你自己好好想想吧。”王杰希已经不想再多费口舌,便也冷下脸转身向回走。
“队长。”
他听到身后的少年叫他,回头时却见他弯腰向他深鞠一躬,“这一年来谢谢你的关照,给你添麻烦了。”
明明是客套说辞,从乔一帆嘴里说出来却透着一股真诚,王杰希想想自己这一年来的关照,几乎都在高英杰身上,能给他的实在少之又少,算起来都有些对不起他这句感谢,心里不免愧疚,加之方才说的那些话确实有些不妥,王杰希于心不忍,只得上前去补两句安慰的话。
“队长,我没事。”少年比他矮了半个头,抬脸又回他一个笑容。
怎么看都像是强颜欢笑,王杰希越看心里越不是滋味,一时间也不好离开,只能陪他站在原地。
两人在北京的春风里站了三五分钟,纷纷吸了下鼻子。王杰希觉得同情也不是怎么个同情法,就说:“时候不早了,回去洗洗早点睡吧。”
“我……”乔一帆吞吞吐吐,半天也没说出来个“我”什么。
“你还有什么事吗?”
“我……我想再走走。”乔一帆最近一直偷偷跟着叶修他们夜训,为了不引起怀疑,经常换着地方的躲人,这些事连高英杰都瞒着了,自然也不能让王杰希知道。
“好吧,那我陪你再走走。”王杰希亏欠在先,干脆也舍命陪君子。他这一陪不要紧,倒把乔一帆吓着了,他原本只是想找个借口脱身,却不想有了意外发展。
“您……您陪我……?”
“什么‘您’?”王杰希听着不顺耳,让他改了。“怎么?”
“没、没什么……”刚刚还能说顺溜话呢,现在又结巴了。乔一帆不是所措地任自己仰慕的人陪他在附近的小公园里走,有种被金砖砸上头的喜悦。
他一直没敢外露出这些情绪,生怕被人嫌弃,所以即使心里有所想,也不敢有所求,仅是远远看着这尊他心里的下凡的神仙,好像光是这样就能被救赎一样。
他不是没有过臆想,只是当所有现状都被看透之后,那些本来就不靠谱的想象更是随着他在微草的处境变得越发粉碎,既无无立足之地,自然也不敢有非分之想。乔一帆一直克制着这种念想,硬是告诉自己这只是崇拜,不是恋爱。
是不是只有他自己知道。
所幸的是在微草对王杰希抱着崇拜之情的不只是他一人,柳非一个姑娘家在背后谈到王杰希,都毫不掩饰地说他是“高冷男神魅力无穷”呢,那么露骨的夸耀好像王杰希就是她柳家姑爷一样,其他人虽然都是爷们,也是听王杰希的话听得服服帖帖的,乔一帆平时没人关注,他那点不告人的心思自然也是无人知晓,要瞒起来也不是难事。
“你上次挑战李轩,为什么会用阵鬼?”走了一会儿没什么话说,王杰希索性先提了个问题。
“我……”乔一帆心里犹豫起来。到底是说实话,还是继续瞒呢?按理说他现在已经确定是被微草解约了,而且面对王杰希难得的询问,他本该积极回应一下的,但他却还是弱弱地撒了个谎,“想试一试……”
“试什么?试试自己能不能爆个冷门?”王杰希忍不住又要责备。后又猜想是不是因为之前高英杰刚爆了个冷门,所以他也想如法炮制呢?
乔一帆好似摇了一下头,但马上又急切地点点,这种认罪态度让王杰希忍不住想到“屈打成招”这个成语。
“天真。”他还是训了一嘴。“你现在的实力还没达到那个水平,贸然行进也只能栽跟头。”
乔一帆跟在他后面又点点头。这一点在挑战赛之后他已经有所觉悟,原以为被冠军队选中的自己是因为有所突出,到头来却发现自己压根就没达到那个标准,不能不说是极度失落的。
可自从接触过叶修的指导之后,他又能摆正心态来面对自己的缺陷。所以现在王杰希说的这些话,已经不会再打击到他继续努力的信心了。乔一帆自己能感觉到自己心态的变化,只是看到王杰希,那点念想却依旧是没有希望的想象。
两人绕着公园走了一圈,王杰希看时间已经快到十点,回头跟乔一帆说:“回去吧。”
“嗯。”乔一帆抿抿嘴,没再做多想象。他现在脑子里有点乱,自己和微草的解约让他倍感挫败,向往的人又是那么遥不可及,乔一帆生怕走错一步惹来全盘皆输,但叶修的鼓励却又好像在怂恿他——勇气,多一点勇气!!
“队长!”他又叫住王杰希,“你有过……让你在意的事儿吗?”
王杰希没想到他会抛出这么个问题,愣了一下才点头,“我又不是神仙,哪儿能没有呢?”
“那、那都是什么样的事儿呢?”
王杰希蹙起眉头,“小别啊……”
“啊?”
“小别的手速快是快,但是节奏掌握不好那就是虚有其表,要是真能利用上,或许真可以压制住黄少天。肖云的性子太急躁,梁方也是,有点事总沉不住气,柳非这种什么事儿都先把责任推给别人的习惯要是能改改,说不定也会有不少进步,高英杰……”王杰希总结了几条最近他一直在研究的事儿,突然发现乔一帆正站在他面前。
“那我呢……?”
“嗯?”
“我呢?有没有让你觉得在意的地方?”
虽然也有许多想让乔一帆改正的,但又怕方式不对伤害到对方的自尊心,王杰希沉思片刻,最终还是绕过了这问题,“没有,你挺好的。”
乔一帆苦笑一下。
这个回答明显就是敷衍。是因为对他根本没什么关注所以才没有的吗?明明对其他人都能道出一二来,却对他连一句建议都没有吗?他几乎想大声喊出来,喊王杰希你看看我啊!
但他没有,他说了一句连自己都没想到的话,“队长,如果我说我喜欢你,会不会让你多注意我一下?”
王杰希猛然哽住,像是中了僵直弹一样愣在原地。乔一帆的这句话让他想到了告白,但又转念一想,或许是他将队员对队长的敬仰喜爱之情理解错了。他想仔细观察一下乔一帆的表情来确定这句话的含义,可面前的少年却慌乱地捂住嘴低下头,手足无措的样子更加印证了他的直观理解。
“你……喜欢我?“王杰希终于理解说话艰难时是什么感受了。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你说明白点,什么意思!”
“我……我就是……”乔一帆语无伦次,王杰希却厉声逼问:“就是什么?!”
“就是……就……”少年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小到喉咙里,模糊不清地吐出四个字,“一时糊涂……”
王杰希素来冷静的头脑突然就懵了。

评论
热度(106)
  1. 一直手癌从未断过披锦帆的宍戸亮-KLer 转载了此文字

© 一直手癌从未断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