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沼!本职:婶婶

Exchange(一發完)【韓葉、黃包、喻魏】

洛月:

#黃包


#喻魏


#韓葉


#靈魂交換可能有雷


#依舊是歡樂逗逼的小夥伴


#角色可能有點OOC,能接受請往下走










魏琛覺得很頭痛,套句鄭軒的話叫做壓力山大,旁邊的葉修則是不發一語的搔著下巴,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後面則是一字站開興欣的其他隊員,一副有點糾結卻又有點想笑的表情。


看著眼前乖乖坐在沙發上的四個人,魏琛先是想抽根菸來平靜自己混亂的思緒,但摸了老半天只在口袋的菸盒裡發現一根草莓棒棒糖。


喔對,聽說某個戰術大師兼藍雨現任隊長含魏琛伴侶的人不知道什麼時候把他的菸都掉了包,現在菸盒裡頭放的都是棒棒糖。


「魏隊......」


而正坐在自己對面的戰術大師兼藍雨現任隊長臉上的笑容依舊溫文爾雅,只是帶了點困擾和委屈,魏琛手一抖差點把拆了封的棒棒糖給掉到地上。


「我知道你是無辜的只是倒楣被捲進來,」魏琛深吸了口氣,「不過不要用少天那小崽子的身體做那種表情用那樣的語氣講話!老夫心臟沒那麼給力禁不起嚇!」


更正,應該是外表是藍雨現任副隊長兼聯盟話癆,內裝卻是戰術大師兼藍雨現任隊長含魏琛伴侶。


「欸欸欸魏老大不帶這樣說話的吧雖然我自己看著也糟心不過有這麼誇張嗎不過就是文州用我的外表撒個嬌罷了哪那麼誇張的啊......」


「老韓......不是,少天你個小崽子還是別說話了,這畫風完全不對。」


外表應該是韓文清的人霹哩啪啦的一串話就出口,還在裝神祕的葉修立刻噗哧一聲破功整個笑到不能自己,興欣的眾人已經忍笑忍到全身發抖。


『韓文清』哭喪著臉朝坐在旁邊的包榮興湊上去。


「包子你看看魏老大就這麼欺負我有沒有這樣對待可愛後輩的想當初還是魏老大把我從網遊裡拐近藍雨的......」


「滾!」


『包榮興』俊帥的臉變得鐵青,看似想要一拳揍在『韓文清』的臉上可是又糾結的無法出手。


「啊啊獅子座你外遇!」坐在『黃少天』旁邊的『喻文州』猛然跳起來,然後又一臉納悶的坐回原位,「哎呀不對,那是我的身體,所以這要算是我外遇還是嫂子外遇?」


葉修完全的笑趴在椅子上,『包榮興』冷冷的瞇起眼睛,『韓文清』糾結的盯著『包榮興』的臉看。


「都忘了內裝的傢伙不一樣不是包子那傻逼......」


『韓文清』明顯的一臉「我家那口子這樣也很帥」的表情,葉修笑得更大聲,而『黃少天』依舊用溫文爾雅卻又有點困擾的表情看著魏琛。


「造孽呦......」


魏琛此刻連一槍崩了自己的心都有了。






總之事發的經過是這樣的。


在世界賽結束後國家隊的眾人在回國後理當各自回家度過所剩不多的假期,蘇沐澄自然是要回到興欣去的,葉修在回國前收到葉秋的訊息說自家老爸希望他能待在興欣繼續鑽研榮耀以準備下次的世界賽,既然假期剩不多那也就先別回去了,黃少天和喻文州則是擺明著要趁所剩不多的假期,去興欣找他們自家的伴侶聯絡聯絡感情把其他人通通閃到墨鏡爆裂。


上飛機前葉修也給韓文清發了自己不回老家會待在興欣的訊息,只是葉修不知道的是韓文清在收到消息後估算了下時差和飛機到達時間,便收拾行李打了車票直跑興欣所在的H市。


當葉修一行人回到興欣網吧時,韓文清也差不多到了附近,一行人才剛踏進網吧裡,就聽見一個腳步聲咚咚咚的奔下樓。


「獅-子-座-好-久不見---!」


「哼哼哼本大爺從蘇黎世回來啦包子怎麼著有沒有在電視上看到本大爺的精彩表現這段時間想不想大爺我啊!」


包榮興興奮的衝下樓,後面跟著慢悠悠晃著的魏琛。


本來走在最後的黃少天擠開喻文州和韓文清打算衝上去給自家戀人一個熱情的擁抱。


然後包榮興就踩空了樓梯最後一階,所幸反應夠快沒摔個狗啃泥,但往前衝的慣性還是在。


同樣也是往前衝的黃少天就這樣和包榮興撞在一塊,兩個向前的力道撞在一塊後因為反作用力便各自向後倒。


韓文清下意識想著要把黃少天擋下來免得他整個跌跤,雖把人擋住了卻還是因為慣性而後退。


沒注意到韓文清因衝擊而慣性後退的喻文州就撞上了韓文清的頭,踉蹌的退了幾步跌坐在地。


四個人就這樣撞在一塊,把跟在後面沒被捲入的葉修和蘇沐澄嚇了一大跳。


「文州!」跟在包榮興後面的魏琛當然也看見了整個過程,三步併兩步的衝下樓跑到喻文州身邊,「沒事吧!頭會不會痛?手有沒有受傷?」


對電競選手來說雙手是十分珍貴的,即便喻文州是個公認的手殘,但那也是跟性命一樣重要的東西,保險是每個正式隊員都必須有的,更別提像是黃少天或韓文清這類比拼手速和操作的保險金額更是高昂。


而身為戰術大師之一的喻文州還有另外一個更撞不得的東西,就是他的腦袋。


魏琛甚至還做好萬一喻文州就這樣被撞傻了自己要養他一輩子的心理準備。


只見喻文州還有些恍惚,然後用力的搖搖頭,目光聚焦在魏琛身上。


「......老魏你幹嘛抱著我呢?想喻隊長想過頭想到傻了麼?」


完了真被撞成傻子了!魏琛臉色一瞬間就白了,直到感覺到自己的手腕被人揪住。


「魏隊,你很想我嗎?」


黃少天雙手抓住魏琛的手腕,一雙晶亮的眼睛深情款款,溫柔的都能化出水來了,魏琛的雞皮疙瘩立刻掉了一地。


「小崽子你也被撞傻了嗎!」


藍雨的兩個主力就這樣撞成傻子了嗎!這理賠的費用他們興欣就算整個查封拍賣也付不起啊!


「包榮興你還好嗎!臉撞疼了沒有?有受傷嗎?鼻子!沒有流鼻血吧?不要擋手拿開給我看看......」


還沒來的及思考,就看見韓文清著急的捧著包榮興的臉撥開他的瀏海仔細端詳看有沒有外傷,而包榮興的皺著眉頭狠瞪著韓文清,臉色整個難看了起來。


「放手。」


緊握的拳頭終究還是沒有揮出去,包榮興咬牙切齒的吐出兩個字。


魏琛眼前的喻文州困惑的表情有點傻憨,而旁邊的黃少天還在深情款款的看著他。


窩操!?


這是目睹整個事件的三人心中的第一個反應。






「總之,沒有受傷是萬幸,不過等會還是請隊醫來做個檢查才安心,再來,我們先來釐清誰是誰吧。」


畢竟先不提國家隊的成員們,就算是興欣戰隊的隊員往樓下網吧那麼一站也是會被網吧的客人圍觀求拍照簽名握手的,總之一群人還是先行移動到樓上的會客室,才有了剛剛那齣鬧劇。


「首先,在黃少天身體裡的是喻文州,」葉修拿起奇異筆,在紙上歪歪扭扭的寫下『喻文州』三個字後拿起另外一張新的白紙,「再來,在喻文州身體裡的是包子。」


「我說老葉你字也太醜了吧?跟條蚯蚓沒兩樣,誰看得懂啊。」


「你們兩個根本半斤八兩,還是我寫吧。」


陳果趁著魏琛和葉修開始互噴垃圾話前一把奪走葉修手上的奇異筆,丟掉葉修寫的歪歪扭扭的蚯蚓體,重新撕了四張計算紙寫下喻文州、黃少天、包榮興和韓文清四個名字後拿了膠帶分別計算紙把黏在四個人的胸前。


「小學生貼名牌呢,可是老闆,我們四個都大人啦。」


喻文州......或許該說頂著喻文州臉皮的包榮興思考迴路又岔到別的世界線去,眾人很有志一同的先暫時略過,互相大眼瞪小眼,但也就只是這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葉修悠悠哉哉的燃起一根菸,外表包榮興內裝韓文清猛的跳起來一把掐掉葉修手上的菸低吼了聲"少抽點",而內裡是黃少天的韓文清則是跟著跳起來大喊"包子別激動啊"然後抱住『包榮興』的腰。


葉修聽到身後響起相機快門的喀擦聲,某個蘇姓榮耀女神興奮低呼"韓包葉虐心虐身三角戀,民國PARO!"


此時此刻的葉修覺得有必要找時間跟肖時欽好好談談關於戴妍綺的事情。


「咳,少天你冷靜點,在那身體裡面的是韓隊。」


『黃少天』一臉正經的抓住『韓文清』的手腕,『韓文清』恍然大悟後又有點糾結的坐下。


「夠了,再看下去老夫都要心臟病了,」魏琛終於受不了的大喊,「真把這個韓文清還回去不被霸圖的掐死才怪。」


「欸欸欸韓隊先說好我可不擅長拳法家啊雖然跟普通玩家比起來水平是好那麼一大截但畢竟不是自己最擅長的角色......」


「沒指望你。」


「劍客......我的確沒辦法在職業賽場上操作。」


「老大,術士沒有板磚能用啊。」


就在眾人腦中浮現"索克薩爾抄起手杖和對手打肉博,夜雨聲煩站在後頭指揮隊伍"的畫面時,沒忘記主要目的的陳果趕緊把話題拉回來。


「別扯遠了,還是趕快來想想有什麼方法能恢復原狀吧。」


如果真的就這樣讓人回去,陳果實在很難想像在賽場上大刷文字泡的大漠孤煙,十成十的嚇死所有榮耀粉絲。


「只是相撞就靈魂互換這點還真有點像科幻小說。」


安文逸聳肩,羅輯皺著眉頭提議。


「如果再撞一次呢?」


「不成,萬一不小心撞傷了怎麼辦?」


魏琛搖搖頭,羅輯也是一臉"果然不行"的表情。


「不然就親一個吧?」


眾人刷刷刷的齊齊看向『喻文州』,滿臉寫著"這傢伙在說什麼鬼"的表情。


「你們沒看那迪什麼的動畫片嗎?那啥公主的躺在那邊說是死了,可王子過來親一下人就醒啦,說什麼真愛之吻之類的。」


『喻文州』一臉理直氣壯,魏琛的嘴角很明顯的抽了一下。


「我說這可是現實不是演動畫啊文......包子。」


「但都發生這麼離奇的事了,不如死馬當活馬醫?」唐柔無奈的攤手,「也比再撞一次不小心導致受傷還要來的好對吧?」


但此時互換靈魂的四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表情很明顯的透露出一個訊息。


誰先開始?


「呃,老韓你先跟少天交換覺得如何?」


『包榮興』的臉色頗有韓文清原本面貌的錢包臉氣勢,而『韓文清』滿臉糾結,看了看『包榮興』又看了看『喻文州』。


葉修決定再次忽略某蘇姓榮耀女神小小聲的跟旁邊的唐姓徒弟說"韓包似乎有點劍走偏鋒但也滿有意思的小唐妳覺得呢"。


他真的該找時間好好和肖時欽談談是否該給戴妍綺加訓減少那小妮子帶著其他女選手去場次出新刊的次數。


「看著自己的臉我親不下去。」


『包榮興』一口回絕,內心補上一句特別內裝的人還是黃少天的時候。


「雖然說這是包子的身體不過裡面裝的是韓隊還真有點彆扭。」


『韓文清』一臉糾結,感情觀還有些純情的黃少天總覺得這似乎有點變相劈腿而感到違和。


「不然我跟喻隊長先交換好啦!」


『喻文州』站起來走到『黃少天』面前,捧著『黃少天』的臉就準備親下去。


「等等等等等包榮興你給我慢著!」『韓文清』跳起來一秒用手隔在兩個人的臉之間,「那好歹也是我跟文州的身體啊你也問問我跟文州同不同意才行!」


『黃少天』一臉無辜的看向『韓文清』,然後又用同樣的表情看向魏琛。


「雖然我不是很想跟自己的身體接吻,但魏隊不介意的話我便不介意。」


泥馬的什麼不介意我看你介意極了好嗎!魏琛暗自腹誹,不過他的確不想說在看到包子用喻文州的身體主動去親黃少天的身體時還真他媽的有那麼點不爽。


「為了換回來還能怎麼著?親就親唄。」


魏琛把棒棒糖咬的嘎茲嘎茲響,反倒是『韓文清』跳著腳堅決不同意,『黃少天』則是用魏琛相當熟悉,但在『黃少天』臉上就是非常奇怪的微笑表情看著魏琛。


「不然少天你先跟老喻交換如何啊?」


葉修懶懶的開口提議,『包榮興』看著葉修,雙眼有點危險的瞇了起來。


「我說老韓你也別這樣看我,不可抗力啊。」


「我沒意見。」


『包榮興』撇開視線看向旁邊,『韓文清』和『黃少天』互看一眼。


「包榮興你也說點什麼啊我的身體都要跟韓隊接吻了!」『韓文清』看向『喻文州』,『喻文州』兩手抱胸歪頭思考。


「老大有令不得不從。」


『韓文清』的臉都皺了起來,『黃少天』無奈的攤手。


然而當『韓文清』的手固定住『黃少天』的頭,一臉視死如歸的準備親下去的時候,卻是旁邊的眾人先喊了暫停。


「老韓親少天,這畫面對老夫來說太衝擊了。」


魏琛抹臉,葉修和興欣眾人在旁邊附和點頭。


「泥馬的我願意嗎我不會閉上眼睛別看啊有叫你們看了嗎!」


『韓文清』氣憤的跳上跳下,『黃少天』則是露出一個有點扭曲的笑容。


「這對我來說也挺衝擊的,抱歉少天。」


「啊,那不如叫老大跟老魏來親吧?」『喻文州』想到什麼似的以拳擊掌,「動畫片裡面不是都王子親公主的嗎?這法子應該是另外一半來親才有效對吧?」


魏琛嚇得連棒棒糖棍都叼不住了,還一臉慵懶的葉修此時表情才嚴肅了起來。


「老大親嫂子的身體,老魏親喻隊的身體,說不定這樣就換回來啦~」


葉修盯著『韓文清』一臉若有所思,魏琛看向『喻文州』面如死灰,而『黃少天』和『包榮興』則是緊緊的盯著葉修和魏琛兩個人看。


「你們,都出去。」


過了良久,老魏轉頭嚴肅的看向興欣眾人,興欣的一夥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還是一個拉一個的離開會客室留給他們一些空間。


葉修走上前去將會客室的門上了鎖,深吸口氣後轉頭面對會客室裡面的事主們。








除了當事人,沒有人知道後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就連當事人(特別是魏琛和葉修)也不願意提。


離開會客室的興欣眾人依舊忍不住好奇心,趴在門口試圖探聽點什麼東西,但除了模糊的說話聲啥也聽不到。


陳果此時對自己當初把隔音作的相當不錯的打算感到有些複雜。


但會客室內某種連隔音牆也擋不了的轟然巨響還是把眾人嚇了一大跳,擔心出了什麼事的陳果奔去辦公室拿了備份鑰匙就準備來開門。


接著會客室的門打開了。


然後恢復正常的喻文州一臉笑的愉悅,手上還抱著一個穿著寬大T恤的昏睡少年向他們道別走了。


跟在後面走出來的韓文清恢復了一如往常的錢包臉,肩上扛著另外一名用力掙扎大喊著"老韓放我下去"的少年,向興欣眾人點頭示意也離開了。


留在會客室裡的黃少天和包榮興似乎也恢復正常了,只是黃少天摀著臉呻吟"真是見鬼了",包榮興則是興奮的對興欣眾人喊"榮耀大神真的存在欸!"


「等等,老魏跟老葉呢?」


發現哪邊不對的方銳立刻看向包榮興,包榮興笑得燦爛至極。


「嫂子說他會照顧老大就把老大帶走啦,喻隊長也說要帶老魏回藍雨看看也一起抱走了。」


興欣的隊員們面面相覷。


「嘛,反正公會還有伍晨他們在,就給老魏放個假吧。」


陳果哼著歌離開會客室,戰隊的成員們表情看起來也十分輕鬆。


「需要的話我能跟張副隊聯絡一下,請他告訴我們葉修的近況。」


安文逸推推眼鏡。


「反正跟韓隊在一起我就放一百二十個心了。」


蘇沐橙大大的伸了個懶腰。


戰隊的眾人也接二連三的離開會客室,最後一個走的喬一帆還不忘貼心的關上會客室的門留給黃少天和包榮興一個私人空間。


至於在後來韓文清和喻文州同時打電話來幫葉修和魏琛請一個禮拜的假,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 完 -




對不起我是個超級雷包(艸

评论
热度(8)
  1. 一直手癌从未断过洛月 转载了此文字

© 一直手癌从未断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