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沼!本职:婶婶

【刀剑乱舞】明知故犯 03~04

阅后即焚:










前章:01~02








收录入全肉本《secret》,预售地址:❤❤❤   















03








“找不到。”








“什么?”








“几个受害人之间的联系。除了明显的都是年轻英俊的男性之外,他们的职业爱好交际圈完全不同,没有一个线索能把他们联系起来。”长谷部把档案摔在桌上,焦躁的在贴满照片和图纸的题板前走来走去“连环杀手选择目标一般是有规律的,只是我们还没有发现而已。到底是什么……”








“死者死前都曾被性侵,而除了第三位死者,另外三名受害人都是gay,应该不是巧合。”鹤丸生动的挑了挑眉毛“那么凶手为什么会选择异性恋并且有女友的第三位受害人作为目标呢?这打破了他的行动规律。从犯罪手法来看,凶手是一个很严谨且控制欲强的人,不应该出现这种明显违和的错误,除非——”








“第三个受害人也是gay.”狮子王说“看这里,他有一对虔诚信奉天主教的父母,也许这是他隐瞒性向的原因,我去跟他的好友确认下。”








三日月点了点头,狮子王披上外套出门。








“受害人之前联系先不谈,正如鹤丸所说凶手是一个很有计划的人,他自有一套自己的行动规律,这也同样体现在时间安排上。按照法医推测的死亡时间能得出什么结论?”








“第一起案件发生后的两天后第二位受害者死亡。之后过了一个多月,发现了第三名受害人,五天后,第四名受害人死亡。”烛台切摇摇头“看不出什么规律。”








“不,规律不在于间隔时间,而是日期。”三日月说“第一起案件发生在上个月三号,第二起是上月五号,然后是本月八号、本月十三号——”








“斐波那契数列。”鹤丸说。








三日月赞许的笑了下:“我们要找的凶手对数字似乎很痴迷。如果按照这个规律,下一个受害人会在二十一号被杀害。”








“这说不通,第一二次案件发生在上月三号上月五号,为什么第三起却是在下月八号,中间的时段为什么空了出来?”








“上个月是大学里的考试月,也许我们的凶手在复习高数呢。”青江觉得自己讲了个笑话,但是没人在笑。








鹤丸的手机响了,他接起来,抬头“狮子王和第三位受害者的好友确认过了,他确实是gay,碍于父母的压力一直没有出柜,只有少数几位好友知道。而且我们刚刚获得了四位受害人之间的第二个共通点,第二位受害人的好友表示,受害人被害前去了XX大学附近的一家gay吧。而我们另外两位受害人也在失踪前去过。”








“这家bar里的客人大部分都是附近学校的大学生。也许我们的凶手真的是因为期末考试而耽搁了犯罪计划——也说不定。”长谷部敲了敲青江的肩膀“立大功了。”








青江眨了眨眼“发奖金吗?”








依然没人理他。








三日月点了点桌面:“今天已经19号了,凶手习惯于提前一天选择好目标,诱惑受害人跟自己发生关系,之后趁机杀害。时间不多,到放饵的时候了。”








 








一杯马提尼被手指推到面前,鹤丸把视线从远远坐在另一个角落被众人围绕的三日月身上收回来“我没点马提尼。”








“请你喝的,帅哥~”年轻的酒保开朗的笑了下,露出尖尖的虎牙。








“请我?这也太女气了。”








“那你喜欢什么?龙舌兰?金酒?”酒保弯下腰跟他攀谈,贴身马甲向下掐着细细的腰身。








“我喜欢那个。”鹤丸举起酒杯,指了指角落里的三日月。








“哇哦,极品。”酒保舔了舔嘴唇,他长着一张娃娃脸,笑起来又天真又和善,很难让人升起戒心。“那位美人是第一次来,我之前从来没有见过他。”








“你在这里工作很久了?”鹤丸不动声色跟他聊天。








“几个月。”酒保耸了耸肩“赚点外快,好交学费。”








鹤丸长长的“嗯”了一声,他看到三日月站了起来,一个年轻男人揽着他的腰,年纪、身高都和心理侧写对的上。虽然明白不过是引人上钩的妥协,但那人揉捏着三日月腰臀的动作依然让鹤丸冒火,他小声啧了下。








“看来今晚你没机会了,老兄。”酒保说“不如迁就下,跟我怎么样?”








嫌疑人扯着三日月往里走,三日月跌跌撞撞,他头发略长,五官又秀雅,做起诱惑勾人的样子也很像回事,半扶半靠的在那人耳边说话,鹤丸只觉得那笑容刺眼,后悔起了自己逼着三日月去当诱饵的决定——这根本是对他的煎熬。酒吧出门就是一溜儿爱情旅馆,看样子嫌疑人是准备带三日月去共度春宵,鹤丸把酒杯摁在吧台上,冲小酒保眨了眨眼:“没吃到嘴,还不知道是谁的呢。我去捡个漏。”








“你对这位美人可真执着啊。”酒保惊讶。鹤丸摆摆手,追着三日月出去了。酒吧后巷一片冷清,寒风吹来,鹤丸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一阵头晕目眩的恍惚击中了他,鹤丸走了两步,扶住墙面缓解晕眩,随即感觉到一双蛇一样冰冷的手摁住了他的手腕。








模糊的视线中看到酒保天真和善的面孔,此刻却被放大成成千上百倍的恶意“嘿,帅哥,你怎么了?喝多了吗?”








鹤丸强撑着咬牙:“……我明明没喝那杯酒。”








“东西是抹在杯沿上的。”酒保愉快的露出虎牙“比起那位你执着的美人,我对你这种类型——更有兴趣呢。”








鹤丸晃了晃,眼前一片黑暗。








——————








世界上最可爱的人是:A三日月宗近 B鹤丸国永








——————








“他们抓到凶手了,已经带回警局。”三日月把短信划开,鹤丸被他搞的困倦,迷蒙的半睁着眼睛,头发乱糟糟的支棱着,像只落水的小狗,三日月亲了亲他的耳朵,鹤丸懒洋洋的嗯了一声。








“想听故事吗?”








“什么?”鹤丸的声音依然沙哑。








“两年前我到警校做教官其实是一个惩罚。我跟你一样还是个奔波在前线的小刑警的时候……打断了上司的肋骨。”








这发展太出乎意料,鹤丸咳的差点上不来,三日月帮他拍着背,笑眯眯的继续说:“因为上司想潜规则我。”








鹤丸捏着他的下巴上下打量:“我倒是可以理解上司的心情。”








三日月低声闷笑:“打断上司肋骨的第二天我就被父亲打包送去了警校做你们的教官,遇到了你——然后被我父亲发现了。”








他无辜的眨了眨眼。








鹤丸一阵无语。因为差点被上司睡了而被遣送到警校做教官,结果迅速的睡了学生,三日月家的老爹气的一定要吐血,不过等等……








“你父亲是谁?”








“你听过三条宗近这个名字吗?”








……活生生的豪门风云霸道总裁,鹤丸对这位三条先生的铁血作风早有耳闻,瞬间理解了三日月两年前不声不响就消失的苦衷——胳膊拧不过大腿呀,很明显,三条先生不会给他告别的机会。








“这位调任回来父亲给我开了两个条件。”








“什么条件?”








“不打上司,不睡下属。”








……








鹤丸看了看两人身上黏糊糊的不明液体无语地说“你这是明知故犯。”








“忍不住呀。”三日月说“太喜欢你了。”








鹤丸没出声,耳朵尖却红了。









评论
热度(514)

© 一直手癌从未断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