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沼!本职:婶婶

【刀剑乱舞】灯塔 36

阅后即焚:


本子预售❤❤❤




上章:35



36


“我插个话。”青江强行破除此刻屋内飘着粉红泡泡般的恋爱氛围“REborn托我转述说,请鹤丸送他去轮回。”


众人面面相觑,鹤丸指了指鼻子“我?”


“精神力凝聚成的太刀能够斩杀灵魂,因为灵魂其实就是精神力的凝聚。他已经在世间徘徊了十年,无人看见,无人碰触,他请求你杀了他,这样他才能摆脱现状。”


鹤丸匪夷所思“他凭什么觉得我会答应?在他对我做了这些事情之后。”他毫不客气直言“如果他还活着,我只想让他去死。但是他已经死了,我只好祈求他死如生之炼狱。这正是我想看到的。”


说是这么说,幽灵还存在,最受困扰的却是石切丸和青江两个人,只有青江和鬼丸的烟烟罗能够看到他。烟烟罗脾气跟主人一样,喜欢的东西还要挑三拣四傲娇的不行,对不喜欢的东西出现在自己面前看到都觉得生气,幽灵明显属于“被讨厌”的范围,一出现烟烟罗就要打他,幽灵苦不堪言,只好缩在青江身边喋喋不休。青江对自己的能力掌握不熟练,目前仅限于“听”和“看”,对幽灵毫无办法,好多次气氛正好石切丸把保险套都撕开了青江又说“不行!!”那就一定是幽灵在外面游荡够了又回来在他身边飘着了。石切丸眼睛都忍绿了,怨气横生,又不能勉强鹤丸,只好苦笑着给三日月递了个眼神。三日月笑吟吟的,就是装作没看见。


石切丸:“……”


“那老鬼没用啦?可以去死了?”鬼丸吐着樱桃核,他和大典太坐在角落里你喂我我喂你,果盘都给吃空了。呃主要是鬼丸在强行投喂,大典太一脸不配合。他真的搞不太懂鬼丸这个突然转变的画风,窗户纸没捅破之前明明是个口嫌体正直,别别扭扭想靠近又克制的样子还有点可爱,怎么确定关系之后整个人牛皮糖一样,情话不要钱的往外扔,恨不得把恩爱写在脸上。


好。烦。啊。


大典太微妙的觉得自己可能更喜欢以前对他爱理不理掐尖挑刺嘴上还不饶人的鬼丸。


难道自己才是抖M?


数珠丸没空去理会大典太的小烦恼,对着桌上的太刀愁得挠头发,随口回答鬼丸“该问的都问了。‘医生’已经被押送回中央,军事法庭一月后开审。他会得到应有的惩罚。至于还飘在空中看不见这个……现在除了制造困扰也没什么用了。”


“你不是和他聊的很开心?”青江疑惑。


“但是你们看起来不怎么开心啊。”数珠丸调笑的指了指眼下的黑眼圈,石切丸露出苦笑。


“哦。”鬼丸开心的露出虎牙“那我能杀了他吗,烟烟罗跟我抱怨很久了。”


鬼丸在众人“什么你居然有这种技能怎么从来没听说过”的怀疑眼神中轻松地耸耸肩“你们之前要用他啊,我就没说。其实也不是我,烟烟罗才是跟他同处一个维度的,烟烟罗很讨厌他,一直想杀掉,被我拦着。”


“不过既然他没用了,满足下我精神体这个小愿望吧?”鬼丸拍拍三日月的肩“收回去吧,别脏了你的刀。”


“谢谢。”


鬼丸抬了抬下巴,就看到烟烟罗欢呼一声变成一把黑柄太刀,鬼丸伸出手虚虚握住它,冲着虚空利落劈下,凌厉刀光一闪,他们什么都没看到,只有青江重重松了口气。


“他消失了。”


“入了轮回吗?”


“不知道,也可能是连灵魂都被杀死了吧。”


鬼丸毫不在意地说,把烟烟罗收了回来,“你们说到哪了?哦对啦三日月,你的特殊能力不是能修补精神损伤嘛,大典太这种能不能修?”


“你有特殊能力?”鹤丸吃惊。


毫无准备就被卖了的三日月:……


鬼丸大大冲他眨了眨眼。


“别谢我。”他用唇语说。


“杀了你。”三日月回以眼神。


鬼丸哈哈大笑。


“你的特殊能力是能够修补精神损伤?”鹤丸追问。“为什么没告诉我?


问题出口他就明白了。


“你的能力是有代价的。”鹤丸咄咄逼人“是什么?”


“瞒不过去的。”童子切说“告诉他吧,你不应该独自承受这些,而鹤丸也有权利了解真相——至少他需要知道你将要为他付出什么。”


鹤丸瞪着他,三日月苦笑。


说出来的话,他就连想要补偿的机会都没了。


 


三日月利落的被好兄弟们卖了个干净,鹤丸眉头都不皱的听完,面无表情。


室内陷入尴尬的沉默,三日月坐立不安,去握鹤丸的手,鹤丸唰的一下抽了回去。


生、气、了。


今剑悄悄裂了咧嘴。三日月真是活该,在真正互相尊重互相信任的关系中,隐瞒着对方为对方献身这种行为,怎么也不会受到“感动、幸福”之类的正面回应。我们的相爱平等,并不需要牺牲。今剑设想下如果是岩融瞒着他牺牲自己的能力帮他恢复,自己一定会在了解事情真相之后暴打对方十分钟——而鹤丸的表情看起来他恨不得把拉开保险的手雷塞到三日月怀里并且命令他不许动。


今剑庆幸他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维持理智把对话持续了下去。


“你使用能力有什么条件?”


“你同意了?”三日月惊讶。


鹤丸不可置否的哼了一声。


三日月:……


他果然还没消气……


三日月稳了稳,关于自己的能力他已经反复尝试了许多次“大概是强烈的愿望和皮肤接触吧。”


“就这些?”


三日月点点头,总觉得鹤丸将要说出什么了不得的话出来。


“哦,没有皮肤接触就行了啊。”鹤丸淡淡点头“行了,分手吧。在你彻底打消这个念头之前,还是避免见面吧。”


今剑怜悯的看着三日月,他一动不动,脸上的神情好像手雷在胸口静静掀起了一场爆炸。


 


 鹤丸一向很有行动力,他明亮而直接,说喜欢就去吻,得到回应就立刻加倍坦诚。然而事物总有两面性,哪有好处全被占了的道理,三日月喜欢他嘴唇分开就去脱衣服的利落主动,但是绝不喜欢他拒绝自己时候的果决。


不管三日月喜不喜欢,此刻鹤丸是懒得顾忌他的心情。说分手就分手,鹤丸果断的解除了两人的精神结合,自己的东西收拾收拾装进箱子,板着脸去跟今剑申请单独房间。众人一脸蛋疼的看着这两位,明知道分分分分根本分不掉,还要这样兴师动众的折腾——啊,这就是恋爱的烦恼吧。单身狗数珠丸麻木的想。


一方面理解鹤丸为什么生气,另一方面也明白三日月的苦心。纵然这苦心没能被接受,也是一腔深情。围观众人看了一场好戏,左右对他们的关系没什么办法,只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作鸟兽散。


鹤丸躺在没有空调的房间床上,床铺是新的,只有洗涤剂的气味,下意识的顺着精神触梢的尽头摸索,这才想起已经和三日月解除了结合,尽头空荡荡的,像意外落空的拥抱,让人心里突地一跳。


他把鼻子埋到枕头里,很快意识到跟三日月分开的每一分钟他都在控制不住地想着对方的事情。


鹤丸把精神力铺开,渐渐覆盖整个三条舰。没有察觉到三日月。


在静室里吗……?


他努力忽视心底漫起的失落感。


烛台切敲了敲门。


“不吃饭吗?”他端着餐盘。


鹤丸食不知味,用筷子拨着米粒,突然心中一悸,轻轻“啊”了一声。


感受到了,三日月。


悬着的心脏一下子变得厚重而踏实,像是被人轻柔的放在了棉花糖上,他长长舒了一口气,被烛台切古怪的眼神盯着。


鹤丸强装若无其事:“怎么?”


“你真的要这么折磨彼此?”


“那你告诉我怎么阻止三日月那个愚蠢的念头?”


……


……


两人相对无言。


鹤丸一边跟烛台切说话,一边用精神触梢追踪三日月。他这种斯托卡行径很快被发觉,反正原来也无意隐瞒,所幸坦荡回应。


“有任务,回来之后我们谈谈。”三日月在精神共鸣中说。


“如果是劝我接受你那愚蠢的打算,还是算了吧。”


“鹤呀……”三日月苦笑。


鹤丸自顾自的说:“我对现状很满意,并没有遗憾。只是你觉得应该弥补我的遗憾罢了,可那我不是我的愿望。”


“那你的愿望是什么?”


那端很久才有回应。


“我喜欢首席哨兵三日月宗近,我喜欢你在战场上闪闪发光的样子,我想站在这样的你身边。这就是我的愿望。”


鹤丸顿了顿。


“……一路顺风。”


如果三日月放弃了哨兵身份,鹤丸绝对不会和任何哨兵结合。如果三日月不是哨兵,那鹤丸就不会成为任何的人向导。


他为三日月觉醒,为他成长,为他努力,不管怎么去否认,心是无法被蒙蔽的。他不需要别的哨兵无论他们多么优秀或者和自己相容度很高。


他们都很好,唯独三日月超越一切。


对鹤丸来说,三日月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他的哨兵。



评论
热度(535)

© 一直手癌从未断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