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沼!本职:婶婶

【刀剑乱舞】灯塔 35

阅后即焚:

本子开始预售啦❤❤❤




35


第一个发现的人是宗三医生,鹤丸从他身边蹭过去取早餐,然后被宗三拉住了。


“你们昨天做啦?”宗三严肃的问,鹤丸差点把肺咳出来。


青江刚好在旁边,听到这话凑过来“你跟三日月做啦?绝对是做了你身上全是三日月身上的信息素,简直像狂喷了三瓶香水……总之恭喜摆脱DT!”


烛台切跟着青江身后,声音更大了,听起来十分震惊:“你们做了?!!!”


鹤丸气的翻了个白眼,之后整个三条舰都知道了。鹤丸感觉十分羞耻,强装出一脸正气,假装正在被人窃窃议论的主角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三日月在三条将军“儿子干得好!”和五条将军“不要拦我我现在就弄死这个小崽子”的视线中面色平静地喊住了宗三询问“结合”的事情。


“没有感觉?那就是没有结合。”宗三作为向导医生,遇到啪啪啪后红着脸期期艾艾来咨询的哨兵向导比鬼丸和大典太吵架的次数都多,表情十分镇定:“但是这不应该,你们相容度不错,很小的几率会结合失败。”


“中出了吗?”宗三认真的问,鹤丸一副“天啊我好想逃走”的表情缩在角落里拒绝发声,三日月愉快的点了点头。


“进精神图景看看吧。”宗三建议道。


哨向的结合类似于“等价交换”,哨兵和向导都有自己的“灯塔”——他们会把现实生活中某种自己熟知的东西投影在自己的精神图景中,哨兵有可能面临五感失控,而向导同样有精神迷失的危险,他们只要在精神图景中看到这件东西,就能够察觉到自己的迷失并予以补救——这件东西就是哨兵向导的“灯塔”,让他们不至迷失的,漆黑世界中的灯光。哨兵与向导的结合,就是交换彼此的“灯塔”,这几乎相当于把命交给对方,比戒指和誓言之类更能保障婚姻的忠诚。


之前的精神结合中,三日月主动把自己的“灯塔”交给了鹤丸,而深层结合是需要彼此交换的,结合没能成功很可能是由于鹤丸的“灯塔”出了什么问题。事实正如宗三的猜测,鹤丸的精神图景是片白茫茫的雪景,三日月在他脑中巡视好几遍,也没能找到“灯塔”的痕迹。


也许是在十年前的事件里被破坏了。


这个可能性只是去想都让三日月觉得无法忍受。


鹤丸敏锐的察觉到他的想法,威胁似的捏了捏他的腕骨:“别乱想。”


三日月突然回神,对鹤丸笑了下,眉间的褶皱舒展开了。最大功臣数珠丸休息了没两天又被人从软的整个人都陷下去的床上拖起来解决三日月和鹤丸关于结合的“小问题”,怨气横生,一脸不开心的蹲在沙盘前涂涂抹抹。他最近在研究Reborn,一人一幽灵隔着青江这个同声传译兴致勃勃的聊起了各种外人能听得懂所有单词但是一个字都理解不了的各种学术问题,石切丸苦不堪言,收到三日月的消息之后一脸解脱的表情把数珠丸强行送了过来。


“没有灯塔?你确定没有?”数珠丸不可置信的重复“不可能吧,没有这种案例。大典太你呢?”


哨兵向导的“灯塔”除了自己,也就只有与自己结合的伴侣能够看到,任何机器都无法探查。大典太没来得及提供参考,鬼丸一边投喂一边替他答:“大典太的‘灯塔’好好的,精神体受损对‘灯塔’没有影响吧。”


他抬起眼,众人都一副“你为什么会知道”的见鬼表情瞪着他。


“干什么?我们结合了呗。”鬼丸剥开橘子,递给大典太一瓣。


“甜吗?”


“别剥了我吃不下。”


“我乐意喂你。”


数珠丸:“……这屋里都是恋爱的酸臭味,我要不能呼吸了。”


“所以没有‘灯塔’的我是特例咯?”


鹤丸撑着下巴笑。他的一生也算是波澜壮阔,别人没有机会经历的他都经历了一遍,失去向导能力,再次觉醒,解除精神结合,和自己的哨兵恋人啪啪啪第二天发现自己没有“灯塔”……


有够曲折。


“哎哎,三日月,别忙着给自己定罪好不好。”十几年的朋友了,三日月一皱眉数珠丸就知道他想什么“不一定和十年前的事情有关。专业的交给我,你别瞎想。我们先来理一理——”


数珠丸画了个时间线:“首先十二年前,鹤丸觉醒成向导。两年后也就是十年前遇到三日月,之后被‘修正者’绑架,精神世界受损,濒临崩溃。五条先生找到了我,为了稳定鹤丸的情况,我对他施加了自己的特殊能力——‘静止’。鹤丸的精神图景被破坏的太严重,被‘静止’后将近十年都没有表现出向导能力,直到他遇到三日月……”


“等等。”数珠丸敲了敲黑板“就是这里。鹤丸近十年没有表现出向导能力,为什么遇到三日月就觉醒了?他们相容度不算高,也没有标记过……”


“命中注定?”童子切提了个浪漫的猜测,理工科的数珠丸给了他一个白眼。


“要说命中注定,跟三日月精神结合过,还相容度百分百的童子切你才比较符合这个设定吧?”青江说。


这句话中提到的两位主角对视一眼,忍不住露出了互相嫌恶的表情,青江哈哈大笑。


“所以一定有什么线索导致了鹤丸的觉醒,那个东西就在三日月身上。鹤丸跟三日月重逢,收到他身上某种东西的感应,‘静止’松动。”数珠丸敲了敲桌子“那么三日月,十年前的鹤丸,有给你留下什么东西吗?”


三日月陷入回忆。


虚弱苏醒过来的自己,第一眼看到的,桌上伶仃凋落的绣球花。


“花。”


交握的双手逐渐分开,距离拉长,在鹤丸的手掌之间,悬浮着一把白底金饰的华美太刀。鹤丸把这把太刀送给了自己。


“刀。”


“是刀。”鹤丸重音。档案馆中的初见,三日月把那把太刀横亘在自己脖子上的触感前所未有的强烈起来,而就在那之后,自己开始反复发烧、臆梦,经过漫长的苏醒期,又再一次,以向导身份与三日月重逢。


鹤丸跟三日月对视了一眼“我送给你的太刀。”


众人的注视下,三日月把从不离身的白底金饰太刀放在桌上。


“这把刀是鹤丸精神力的实质化?”


鹤丸点头。


“我有一个猜测。”宗三说。


“恐怕我跟你想的一样,这把太刀,就是鹤丸消失的灯塔。”


数珠丸推断:“鹤丸的能力是精神力的实质化,他当初把自己的灯塔实质化后从精神图景中带了出来交给了三日月,但是两个人都对此不知情——”数珠丸用“天啊看你们多么愚蠢”的眼神蔑视他们“三日月虽然失去记忆,但是他一直带着这把刀,直到鹤丸遇到他,受自己‘灯塔’的牵引开始慢慢觉醒向导能力。这样就对上了。”


鹤丸“赠刀”的时候还是个小不点,根本不明白这把刀对自己有多么重要,他想成为三日月的向导,就试图用自己最喜欢的东西讨好他,就像小孩子把最喜欢的玩具送给喜欢的人一样,只是单纯希望对方能够高兴。而三日月之前对特殊能力并不了解,他相信了鹤丸的说辞,鹤丸可以用精神力凝聚这一把,就能够创造更多的,这把刀并没有什么特别,所以才收了下来。现在只觉一阵后怕,这把太刀他从不离身,十年来随他上阵杀敌,万一断裂、被损坏、或者丢失——


三日月紧紧抓住了鹤丸的手臂,后背汗湿一片。鹤丸握着他的手指,感觉冰凉,低声问怎么了。


三日月闭了闭眼。


“害怕。”


鹤丸没懂,把两人十指交握的双手举起来,安抚的吻了吻他的指骨。


众人围着太刀发呆,好像它一下子成了难解的谜。


鹤丸:“现在应该怎么做?”


数珠丸给了个没有底气的建议:“呃……你摸摸看?”


鹤丸紧张的咽口水,颤抖着缓缓伸出手。众人屏气凝神注视着鹤丸的手指落在太刀上,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


鹤丸:“……”


鹤丸上摸下摸把刀鞘抽掉了摸,然而太刀完全没有反应,好像它生来就是把普通的铁制品。鹤丸失望的把刀丢回去“数珠丸你是认真的?如果这是我的‘灯塔’,它总会对我有反应吧?会发光啦会颤动啦说不定会唱歌?我也不知道,总之不会是现在这样吧。”


他皱眉瞪着刀鞘,表情沮丧。然而三日月看起来比他更沮丧,鹤丸察觉到精神链接那端传来沉郁的回声,那感觉像是沉浸在冷而厚重的泥沼下沉,胸口越来越闷,呼吸缺失,偏生生不出反抗的念头。


做了什么不可挽回的坏决定似的,破釜沉舟。


鹤丸微不可查的皱皱眉,总觉得有种不妙的预感。故作轻松的拍三日月的肩“干什么这个表情?没有‘灯塔’也无所谓,就算不能结合我也是你的向导,概不退换。难不成你后悔了?”


“怎么会。”三日月毫不迟疑的说“你是向导,我就爱作为向导的你。你是普通人或者哨兵,我也一样爱你。”


连鹤丸在内,在场所有人都被三日月直率的告白震惊了。鹤丸唰的一下从脖子红到耳朵尖儿,数珠丸受不了的控诉:“你这样当众虐狗真的好??”


然而并没有人理会他。


童子切悄悄通过精神力跟三日月说:“真的决定要这么做?”


“童子切。”


“嗯?”


“我很害怕,但是并不动摇。”


三日月觉醒的很早,已经渡过的这段人生大半都是作为一个哨兵,他习惯了过于敏锐的感官,习惯了矫健敏捷的肢体,习惯了自己的强大,甚至连那些烦恼的神游症和精神狂躁都已经习惯了。它们已经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三日月试图设想他失去哨兵能力会是什么样子——说不定会很喜欢成为普通人的生活。


但心之所向明确地让他无法欺骗自己,三日月知道这些假设的答案都是否定的。


触摸过太阳光辉的人,不会甘心守着星星。


 


但是为了鹤丸,沉湎黑暗,也并不后悔。



评论
热度(605)

© 一直手癌从未断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