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沼!本职:婶婶

【刀剑乱舞】 䨻 01

凌琅🐧:

*ABO,狗血,有儿子,么生子。


*标题写着雷雷雷雷如果你们还要看↓


 


鹤丸被当街抱住大腿的时候,内心有点方。


抱着他的那位个子还够不到他的腰,中气十足响亮的喊了声“爸爸!”


站在鹤丸身边的烛台切一口汽水喷了出来。


鹤丸十分头痛的把腿部挂件拎上来,小孩子特别会顺杆爬,鹤丸扶着他腋下,他就顺势张开手臂环住了鹤丸的脖子。没看到脸的时候鹤丸还在嘀咕现在碰瓷手段越来越高级了走在路上都能被小孩儿抱住腿喊爸爸。可是他是个omega又不是能拔屌无情的alpha,儿子要自己生的,有没有自己还能不清楚——但是看清楚小孩儿的脸鹤丸真有点不确定了,小崽子四五岁的样子,眼睛鼻子跟他一模一样,丢在五条面前五条说不定都以为是时光穿越把小时候的鹤丸送了回来。


小崽儿眨了眨眼,一弯新月在琉璃似的瞳孔里盛着,鹤丸一瞬间对孩子的另一位父亲有了底。


除了三日月宗近不做他想。


那这就令人费解了,鹤丸国永和三日月宗近,除了清清白白的师生关系之外,勉强算的上勾勾缠缠不清不楚的关系,就只剩下“情敌”这一条了。


鹤丸来不及细想,烛台切撞了撞他的腰,隐晦的给他指在公园门口可以的徘徊着,还不停往这边投来视线的男人。


他们在的地方是一个有很多娱乐设施的小公园,主妇们带着刚放学的孩子熙熙攘攘凑做一团,只有自己怀里的小家伙孤单单一个人,并没有看到照顾他的家长。独自一人的幼小孩子明显是再合适不过的诱拐对象,如果不是他临时起意非要烛台切停下车在公园旁边的快餐店买薯条汉堡,如果不是小家伙机灵冲上来抱住了他的大腿,恐怕三日月晚上回家就要发“安珀警报”了。


小孩子身上一股奶味儿,四肢软的像棉花糖。鹤丸摸了摸他的脸颊,小崽儿不明所以的眨眼,两颗眼珠子糖果一样,又透又甜。鹤丸当即一阵后怕,把小崽儿紧紧抱着,公园门口徘徊的两个男人还在不停的往这边看,似乎失望于小崽儿找到了家长,游移的转开视线寻找别的目标。烛台切装作玩手机,拉近镜头拍了张照片发给警局的同事。


“眼熟吗?”


长谷部很快回复了:“人贩子,有案底。看到直接拿下。”


烛台切把手机给鹤丸看,新调任来的年轻警探咧嘴露出一个血腥的笑容,把小孩儿塞给烛台切:“抱着,我去抓。”


鹤丸跟烛台切都是下班装备,没配枪。鹤丸蹬着短靴,套着件薄风衣,腰带随着步子晃,底下的腰被人掐着似的细,走到两人面前的时候人贩子还只觉得是个路过的街拍达人之类的,总之跟小公园这充斥着小孩子嬉笑和主妇们私语的环境不合,接着就被一拳扫中下巴接着手臂利落的往背后一摁——另一人被踹了个正着,下体就在鹤丸坚硬的靴子跟底下。鹤丸扭着一个的手臂,给另一个递过去蔑视的眼神“别动——我可是在忍着不踩下去啊。”


没两分钟长谷部就带人来了,给人贩子拷上手铐塞进警车,鹤丸重新把小孩子抱回来,经过这么一场惊吓小崽儿还挺镇定自若的,只是怕他跑了似的揪着鹤丸的领口不松手。鹤丸觉得小孩子很有趣,问他


“叫什么名字?”


“三日月有国。”


还真是三日月的儿子。没得跑了。


“害怕吗?”


“不怕。”


“放学怎么没人来接你,你自己跑来这边干什么?”


“爸爸太忙,叔叔来接。但是叔叔也没来。我在门口等着,然后……”


小孩子合作态度良好有问必答,难得卡壳,看着有些难以启齿。鹤丸揉了揉他的头发,有国发色跟他一样,发尾有点长了,揉在手心里棉花糖一样软。


“我看到你了,就跟了过来……”


搞了半天还要怪我。鹤丸哭笑不得揉他的脑袋


“下次绝对不要乱跑知道吗?你就这么冲过来找我这个陌生人,也不被卖掉啊?”


“不会的。”小孩子非常坚定。“你就在爸爸床头的相框里,我爸爸认识你。”


鹤丸一瞬间不知道该露出什么表情。


“咳,你爸爸,三日月宗近——把我的照片放在床头?”


有国点了点头。


“他告诉你我是谁?”


小孩子莲藕节一样的手臂环着他的脖子,嘴唇里吐出奶油般的声音:“爸爸说,你是另一个爸爸。”


不止鹤丸,围观全程的烛台切也惊呆了。


“你们不是情敌吗??”烛台切质问幼驯染,感觉受到了欺骗。活生生的证据就在鹤丸怀里呆着,两人面对面简直就像1/8手办和Q版粘土人,如假包换绝对亲生。偏偏他长着三日月的一双眼睛——烛台切仔细捋了捋时间线试图找出鹤丸跟三日月是什么时候暗度陈仓珠胎暗结……怎么想都不太可能,鹤丸才是omega,作为跟鹤丸从小到大没分开超过一星期的牛皮糖幼驯染,烛台切的记忆里完全没有鹤丸十月怀胎的部分,不不,只是想象那个画面,也有够可怕了。


烛台切打了个哆嗦,突然有点想吐……


鹤丸比他更迷茫,抱着有国大眼瞪小眼。本该在放学后接孩子的“叔叔”终于姗姗来迟,他实在太显眼,鹤丸老远就能看到对方整齐扎起的银色长发,在对方心急如焚的四处打转时懒洋洋摆了摆手,小狐丸投过来的视线惊疑不定,再往下挪到怀里的Q版手办身上一下子长长松了口气,大跨步过来把小孩子塞进怀里“你吓死我了,怎么跑到这里来?迟到了是我不对,但是下次不要乱跑了,在学校里等我好不好?”


有国乖乖点头,视线不停往鹤丸那里瞟。


小狐丸冷淡客气的冲鹤丸颔首。他似乎刚从某种正经场合出来,西装板正,一丝不皱,珍珠领针把衬衫领口缩的死死地,下巴顺着这个弧度抬起来,自有一种傲然的神情。鹤丸以前最讨厌他这点,现在也是一样。表面上看着绅士斯文,眼底都是懒得遮掩的野性狂气,不过他跟小狐丸没有过多交集,对他的印象也不过是“三日月的弟弟”——毕竟只要三日月出现他面前,其他人都成了陪衬,他没那么多精力去分给别人,只三日月一个,就足够他含在齿间磨在心底一样反反复复琢磨透了。


转眼已经是五年未见,小狐丸跟他也没什么好说,客套两句


“什么时候回来的?”


“两个月前刚调任。”


“欢迎回来,有空了要请你一场,尽尽地主之谊。”


“哈,这话就不对了,我不过是游子回乡,怎么能算是客人。”


两人笑里藏刀针锋相对,烛台切看的都头疼,小狐丸也没有纠缠的意思,略点点头就准备走。鹤丸那儿还有一堆谜团等着他解释,自然不肯放人——最大的那个疑问正趴在小狐丸肩膀上冲他眨巴眼睛呢。他追上两步,问


“三日月他最近……”


小狐丸眯起眼睛,如果刚才还披着绅士的假相,那现在就是把这层皮也毫不避讳的撕了下来。对方野兽一样的猩红眸子逼近了他:“我不想从你嘴里听到‘三日月’,他已经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鹤丸输人不输阵,虽然根本搞不清现状,脑子里的弹幕都在刷“搞什么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和三日月有了个儿子小狐丸这个态度怎么回事我记得我没招惹他吧顶多是以前中二病互相嘲讽这么多年还记仇呢”面上却毫不相让的挂上嘲讽笑容


“很显然,我们有关系的很。我们的关系,就在你怀里抱着呢。”


小狐丸哼了一声,把锐利的眼神和充满攻击性的动作都完美的收敛起来。小孩子在两人之间左看看右看看,最后扯了扯小狐丸的袖子:“叔叔,你们吵架了吗?”


“没有。”


“他是我爸爸,你不要跟他吵架。”


“我们没有吵架,还有,三日月有国你记着”小狐丸连一丝余光都懒得分给鹤丸“你只有一个爸爸,叫三日月宗近。你再敢冲着白眼狼喊爸爸,我就把你塞给你青江叔叔带一个月,他连你的糖都抢,你想不想跟他住?”


无辜的白眼狼鹤丸全程状况外,十分无语的看孩子被小狐丸这朴实的威胁手段惊的打了个嗝。


他觉得,实在很有必要跟三日月见个面,搞清楚这五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儿砸的名字来自@AOBA桑


*不要方,1V1

评论(1)
热度(652)

© 一直手癌从未断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