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沼!本职:婶婶

【三日鹤】HIV(01)

川巛:

*娱乐圈paro


*新坑,长篇慢更


*伊达组


*HE


*感谢科普!


---




终有一天你会遇见那个人,让你不计一切后果,甘愿沦陷。




-----




鹤丸是在一家私立医院里见到了三日月。


医院庭院内的灌木长得正绿,阳光洒下来,宛若星辰的光辉碎落。安静的医院内,消毒水的气味淡而不刺鼻,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空荡荡的走廊里偶尔有穿白大褂的医生走过,让整所医院不显得那么沉寂。


“烛台切,你确定就是这里吗?”医院内悄无声息,若不是还有医生护士走过的身影,鹤丸都怀疑这是不是一座死城。


烛台切向他解释道:“是这里没错。这家医院是三条集团所投资的一所私立医院,各项资源配备与医务人员的聘请都是市内顶级的。这里的保安很好,你也不用担心会被粉丝纠缠。”顿了顿,烛台切又接着道:“而且我之前预约好了,这次的是个刚回国不久的博士研究生,学识渊博,相信专业这方面并不比那些资历深厚的老教授差。”


鹤丸饶有趣味的扬起唇角:“哦?归国的研究生?”他倒想见识一下这个所谓的研究生究竟如何。


两个人行至一间紧闭的房门前停下,墙上的门牌告诉他这间办公室主人的名字:三日月。




烛台切礼貌地敲了敲门,里面的人早知他会来访,不咸不淡道:“请进。”声音温和醇厚,让鹤丸不由想起小啜后的龙井茶,悠然在唇齿里不散的余韵。


烛台切替他打开门,然后知会地退在房间外等候。鹤丸走进去,侧身将门轻轻带上。


办公室内不大,窗明几净,窗台上放着几盆正沐浴在阳光中的绿萝,青绿色的叶片很是养眼。素白色的格调中,绀色短发的男人温文尔雅,穿着白大褂抬首望向他,一双盛着新月的瞳眸不见波澜:


“你就是鹤丸国永吧?请坐。”


鹤丸一瞬有些恍神。这是个极美的男人,气质优雅从容,语言温和有礼,完美的找不出任何毛病来——至少第一眼看去是如此。


恍神也不过须臾,毕竟身在娱乐圈,见过长的好看的人自是不在少数,鹤丸也没讶异多久,便淡定地走过去,拉开对方办公桌前的椅子,长腿一伸,潇洒地坐下来。


抢在对方开口之前,鹤丸先一步勾起唇角,十分不羁道:“你就是我预约的医生?长的还不赖。”


或许是没有料到鹤丸一上来就会这么说,三日月愣了愣,而后才淡然一笑:“过奖。”他没有刻意地自夸,也没有贬低自己来抬高奉承鹤丸,这种不卑不亢的态度,令鹤丸在心里为他加分不少。


鹤丸手肘压在桌上,用手背撑着下巴,随性散漫地坐着。他弯着唇直直地盯着对方,也不觉得自己的举止唐突失礼。


求学归来的年轻医生平静地接受他目光的注视,修长的手指有规则地交错搁放在桌上,唇畔的笑容恰到好处的柔和:“那我们就开门见山了。鹤丸先生最近状况如何?不妨来说给我听一听吧,不用紧张,像心理咨询那样放松就好。”


鹤丸笑笑,突然前倾身体,凑近三日月,说了一句无关的话:“呐,医生,你的眼睛里有东西哦。”


三日月微怔:“什么?”


“你的眼睛里,”鹤丸以一个极近的距离与对方对视,他能清楚地看见自己的面容倒映在对方的瞳眸里,“都是我。”


三日月不动声色的与他拉开距离,面上的笑意不见喜怒。


“抱歉,我没想到鹤丸先生这么喜欢和人开玩笑。”


“哈哈,”鹤丸退回自己的身体,靠在办公椅舒适的靠背上,“突然间吓到你了吧?也不用太在意,这句话只是我一部电影里的台词。”


三日月倒也不恼:“如果鹤丸先生的兴致够了,就请说一说近期的状况吧。”


鹤丸耸耸肩,一副随意的模样:“你知道吗?其实我没有生病。”


“是吗。”三日月回给他一个平静的陈述句。


“你难道不好奇我为什么这么说吗?”


“不好意思,我的职责是关心病人的病情,除此之外的事情与我无关。”


鹤丸撇撇嘴:“真无趣。”


三日月不否认,他的确是个挺无趣的人。在他眼里公私分明,公事公办,私事私办。如果是在工作的时间内,他便绝不会为与之无关的事情多耽搁一分钟。本着时间就是生命的道理,三日月办事向来有条不紊,一丝不苟也不拖沓。很多医学界的老教授都十分欣赏他这一点,称赞他将来必有所作为。


“鹤丸先生,玩笑如果尽兴的话,”三日月道,笑容完美却十分机械化,“还请告诉我你最近的状况。一小时后我有一位提前预约的病人,届时,请恕我不便奉陪。”


鹤丸嬉皮笑脸道:“别这么死板嘛,多无聊啊。”


三日月抿了抿唇,又笑:“不用鹤丸先生说,我想我已经知道鹤丸先生生了什么病。”


“哦,什么病?”鹤丸挑眉。


“这里,”三日月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面上笑意不减,“我想鹤丸先生这里,有病,得治。”


 




鹤丸国永,27岁,时下炙手可热的一线明星,影视演员。长相上乘,身材俊朗,多次成为网络热搜词,占据各大娱乐杂志的头条,是众多人心目中男神级的人物。


而鹤丸也并非花瓶,徒有其表。拍戏时,他的态度严谨认真,对自己所饰演的角色极其讲究,性格神情拿捏到位,专业程度非同一般。再加上平易近人的好脾气,鹤丸在演艺圈内倍受业内人士赞言。


可以说鹤丸在演艺圈活的风生水起,前途灿烂,是无数人追崇爱慕的对象。


而娱乐圈的人形形色色,或谄媚讨好他或对他欲擒故纵,再或者小人之心、暗中陷害,有什么是他没见过的?


然而现在——


留学归国的年轻医生指着脑袋,唇角的笑容透着一丝丝无辜,朝他说:


“我想鹤丸先生这里,有病,得治。”


 


空气仿佛有片刻的凝结,挂在墙上的钟表盘咔哒咔哒发出响动声,来证明时间并未被不存在的魔法暂停。


短暂的安静中,鹤丸突然爆发出爽朗的笑声:“哈哈,太有趣了!”


“你还真是吓我一大跳啊,医生。”




若是一般人,在面对鹤丸毫无顾忌的笑声时绝对会尴尬地下不来台,毕竟不是谁都敢直言一个声名显赫的大明星有病。然而三日月偏生是这个非一般人,在鹤丸的笑声里,他神色未变,如屹立于风雨中的山石般泰然,好似刚才说过的话并非他口误,而是不容置疑的事实。


鹤丸一边用右手把玩着自己垂落在脖颈两侧的发丝,一边直直注视着三日月眼底镶嵌的两弯新月:


“怎么办呢,医生?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因着独特出众的外貌,三日月听到过这种类似的话很多次,男女兼有,于他而言已不是什么罕闻的事。对此三日月早不以为然:“承蒙鹤丸先生厚爱,不过我并不需要。”


鹤丸的手指不紧不慢地敲击着三日月的办公桌,他并没有因三日月的拒绝而感到有丝毫失落。微微扬起下巴,鹤丸道:“喂,我看上你了,要不要考虑来做我的私人医生?”


“抱歉,鹤丸先生的厚爱请恕我无福消受。”三日月毫不犹豫的拒绝。


“是吗?那还真是遗憾。”鹤丸露出颇为伤感的神情。


“但是呢——”接着他又刻意拉长语调,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


 


“我是不会放弃的。”






“请做好准备吧,医生。”


 


 


 


 


与看病无关紧要的话说归说,但终究还是要回到正事上来。之后,鹤丸乖乖配合了三日月的诊断,没有再说些与病情无关的话,很快便结束了这次不长的问诊之旅。


鹤丸离开房间时,才过了三十分钟不到。门外的长廊里,烛台切正在打电话,见到鹤丸出来,便朝电话那头的人道了一句“保重身体”后挂断,向他走来,问:“就诊完了?”


“嗯,开了张药方,要我自己去前台办卡拿药。”鹤丸晃了晃自己手里的纸张,应道。


烛台切从皮包里翻出一张卡:“卡我已经办好了,去拿药?”


“哈哈,不愧是光忠,考虑的真周到。”鹤丸笑着用手肘顶顶他的手臂,“话说刚刚在跟谁打电话?大俱利吗?”


“嗯,他接手了一桩比较棘手的官司,最近挺忙,没办法跟我们聚一聚。”


“这样吗?真可惜。”


两个人到前台刷了买药的钱,去药房领药。来这所医院看病的人不多,鲜少看到西装革履的中年男性匆匆走过,片刻又消失在走廊的拐角。


“斯舒达胶囊、温胃舒颗粒……“等到药师拿药的过程中,烛台切一一看过药方上写着的药品。薄薄的纸张上,男人手写的字体刚正有力,整整齐齐,乍一看之下,他还以为是打印出来的。而药方上不仅陈列着建议的药品,最低下还有详细的用药方法与用量,让人不难看出这是一个极其负责的医生。烛台切还记得给鹤丸预约那会儿,看到推荐医师三日月时,心中闪过的犹疑:一个刚留学回国的年轻医生,真的能胜任这份需要丰厚学识与经验的工作?


现在看来,他的担心是多余的。留学回国的医生相当优秀,不禁待人温和有礼,而且对症下药也很有讲究。相信回去后让鹤丸吃了这些药,他再注重一下饮食搭配,鹤丸由于长期拍戏工作而引起的胃炎会有所好转。


 


拿过药后,两人出了医院坐上私家车。见他们坐好后,私人司机扣下车门的反锁键,启动了车子。


医院的位置处在市内的三环线附近,比起一环的商业闹市区,要显得静谧许多。而这所三条集团投资的高档医院,一般的民众消费不起,因此大多数来这里的都是些著名企业的老板、董事,许多明星也喜欢来这里进行就诊,而不用担心被狗仔和粉丝叨扰。幽静的环境加上强大的资源配备,在上流社会的业内,这是口碑最好的一家医院。


汽车奔驰在宽敞的水泥路上,烛台切打开收音,收音里正放着瑞秋普拉滕的《Fight Song》。女歌手的嗓音清越而富有激情,听烛台切过几十遍,至今都不觉得腻味。


鹤丸坐在后座看着逐渐消失在视野里的医院,忽然问他:“烛台切,我近期有什么行程安排吗?”


烛台切回答:“你刚拍完一部电影,需要适当的休息。我跟公司商量好了,除却一周后的电影首映式你需要出场外,这一个月内,你暂且是自由的。”


言下之意,就是鹤丸想做什么,都可以自己安排。


鹤丸道:“那真是再好不过了。”他已经有自己的计划了。


 


摸着下巴略微思索了一番,鹤丸又说:“对了烛台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三条集团的当家三条宗近,好像有一个私生子……”


 


“是叫三日月宗近吧?”




TBC.




=====


大家好,我是一个爱开坑却填的老慢的家伙……


标题HIV的深意欢迎大家来猜(很好懂)


以及这篇文写的有点忐忑,毕竟职业、娱乐圈设定已经不新鲜了。风格也是尝试来一次自我挑战。总之希望能带给大家一些不一样的感受吧。




谢谢阅读^-^






后:(02)  (03)  (04)

评论
热度(176)

© 一直手癌从未断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