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沼!本职:婶婶

Secrets 01 (鯰骨)現代校園架空測試

黑白靈:

1. 之前和噗嗶聊到妄想中鯰骨雙胞胎的不純潔互動(?

2. 之後又在山本的噗裡加深對這種不純潔兄弟情的印象.......我發現我真會各處打醬油wwwww

3. 鯰骨兄弟以上,情人未滿;內容沒到肉但是有點小污

4. 不要問我為什麼兩個從小孩子開始就那麼超過

5. 現代架空校園向、沒刀沒戰爭一切和平、純屬兄弟各種小情小愛各種少女向甜死人不償命的煩惱、OOC一定會有

6. 強烈要求脇差雙子同好來搭訕我!大家的水都太深了(?)我撈不著你們

7. 當我打上"測試"時,你一切留言和陪我碎嘴都會成為此篇發展的重要動力

8. 此篇隨時是個坑,當他坑了代表我沒動力沒梗,--請幫我加油--

9. 讀聲韻學好累,缺鯰骨糧好餓(完全不相干!

10. 副標題叫少年鯰尾/骨喰的煩惱



Secrets 01 (鯰骨)現代校園架空測試




  黏膩的水聲在狹小的空間格外清晰。


  骨喰微微退開奪取氧氣的來源,想要探出被窩呼吸一下新鮮空氣,卻立刻被攬在腰間的手給阻止。原本被分開一點距離的炙熱氣息毫不放鬆的糾纏上來,濕熱的舌頭再度探入口腔,不厭其煩的一一舔過貝齒、黏膜,甚至惡意的輕咬下唇。最後含住骨喰想把他推拒回去的舌,用力一吮——


  「唔!」舌頭一麻,肺部空氣瞬間耗盡。骨喰用力推開身邊的人,掙扎著爬出被窩,大口呼吸著外頭乾燥涼爽的空氣。


  酡紅的臉蛋面無表情,骨喰看向從棉被邊緣露出的半顆黑色腦袋和一根呆毛,接著翻了個身……


  「唉哟!兄弟你幹嘛踢我!」掀開蓋在身上的棉被,鯰尾慌張的避開第二次的攻擊,委屈的看向骨喰。


  剛才還柔順與自己相依偎的兄弟現在一臉冷淡,但臉上的潮紅還沒褪盡,淡淡的紅暈看不出他現在是真生氣還是單純惱羞。


  「鬧夠沒。」眼神微慍,他過來找鯰尾可不是為了幹這種事情。結果這傢伙拿了個心情不好很受傷的名義討拍,硬是把自己扯進了被窩。


  「啊喔……」含糊不清的發出幾個音節,鯰尾悶悶的垂下頭,兩人的房間原本還帶點曖昧的氛圍,頃刻間被憂鬱籠罩。


  看了自家兄弟有氣無力垂著的呆毛一會兒,骨喰才緩緩開口:「我沒上。」


  「咦?」猛然抬起頭,鯰尾慌張了起來,「我、我絕對不是要阻止骨喰去私立高中!只是一時想到要分開那麼久……我——啊啊!我不重要啦!你放棄名額了嗎?現在還有機會反悔嗎?」


  「是真的沒辦法上。」趕緊阻止差點抓著自己搖晃的兄弟,「你忘了我只是備取,今天分發沒上。」


  骨喰和鯰尾是雙胞胎兄弟。國中畢業前,他們兩人去考了私立升學名校的入學考。鯰尾差了幾分沒上,骨喰卻是備取。雖然只是個備取,但名次靠前,因此兄長一期一振極力推薦骨喰去現場報到,爭取最後的錄取機會。


  兩人收到成績通知時,一派開朗的鯰尾卻鬧起了彆扭。父母和兄弟們只以為他是因為沒考好而失落,他本人也沒什麼意識,但身為鯰尾的雙胞胎兄弟,骨喰卻立刻察覺到鯰尾鬧脾氣的主因。


  那所私立名校的距離離家中是有些遠的。剛從那所學校畢業的兄長就因為交通不便而選擇住校,直到最近才考上離家最近的醫藥大學。鯰尾和他,從母親懷孕、出生,直到長大都沒分開過。他們上幼兒園是同班;上小學除了中年級恰巧互相被分到隔壁班,其他時間也是同班同學;初中,依舊在一個班級。在他們十幾年的相處時光,對方幾乎沒有缺席過。哪怕是在中年級被分到隔壁班,只要一到下課或放學時間,總是立刻過去和對方碰頭。但高中學校的抉擇,卻讓他們第一次有了長期分別的可能性。


  早上去報到前,他看著躺在床上的兄弟悶悶把自己埋在棉被裡的模樣是有些擔心的,但最後還是選擇帶著資料,跟著一期哥外出等待錄取可能性。


  在得知自己前一位錄取成功,而自己只差臨門一腳落榜後,骨喰莫名感到鬆了口氣。反而是一期一振露出可惜的表情。


  回到家,骨喰第一時間就是回到房間,看到依舊鼓脹的被窩,正煩惱著要怎麼把人拖出來說這件事,結果卻被兄弟拉進棉被裡,接著就是一陣黏膩瘋狂的親吻,好像已經要世界末日似的。


  「對不起……」俯上前輕吻著骨喰的嘴角,鯰尾的手指沿著骨喰的肩膀徐徐下滑,最後摸到對方的手,覆上手掌,十指交扣,「對不起最近一直和你鬧脾氣,我真的不是真心想要你落榜的。」


  「落榜不干你的事。我們以後又要讀同個學校,兄弟。」


  選擇回吻鯰尾的臉頰當作安慰,卻立刻被撲倒壓回床上。棉被再度被扯起遮蓋兩人的身影。幾枚潮濕的吻胡亂落在骨喰的瀏海和眼睛上,緊接著又是唇齒的交疊,呼吸的緊密糾纏。


  兩人的雙手也不安份起來,互相撫摸著對方的身體和頭髮。身體的磨蹭帶來細小的滿足感。


  ——這一直是他們兩人之間的小秘密。早不知在什麼時候,屬於兄弟親暱的親額頭轉變為接吻。起初只會淺淺的雙唇觸碰,或是互相親吻臉龐;甚至純情的覺得只要吻到脖子和肩膀就已經很過分了。但隨著年紀越來越增長,單純的觸碰越來越無法滿足,直到第一次將舌頭探入對方口腔,舔過對方的口中的每一處,屬於他人的唾液一點也不讓鯰尾覺得噁心,甚至覺得掠奪骨喰口中的津液才能讓心裡偶爾莫名的焦躁感平復。


  他們甚至學會了在親吻中,將手從衣服下擺探入,撫摸對方的身軀。鯰尾喜歡撫摸骨喰的腰,引起對方一陣陣細小的輕顫;骨喰則會像順毛一樣摸上鯰尾的背脊,異樣的酥麻感總會讓鯰尾有點失控,在親吻中不小心咬傷兄弟的嘴唇。


  他們親暱的模式一直都是這樣的,鯰尾主動,骨喰配合。那時候他們連初中都還沒上,懵懵懂懂中就開始從最親密的兄弟身上開始汲取「舒服」的感覺。直到兩人上了健康教育的兩性課程,才震驚的領悟這是所謂只能對「情人」做的事。


  「只有在碰上你最愛的女孩子,才能親吻對方喔!」老師上課的內容言猶在耳,對兩個小孩來說幾乎是毀滅性打擊。


  那一天骨喰拒絕了鯰尾的觸碰。放學後甚至很嚴肅的面對面坐在他們的床上,討論著要怎麼改變兩人的相處模式。


  刻意的拉開距離、吃飯分配位置時故意一左一右坐在一期哥身邊、洗澡時不再共用浴室、兩人的床鋪用棉被隔出一個楚河漢界、上下學強忍住牽手的慾望,突兀疏離的相處態度讓哥哥和母親一度很擔心他們是不是吵架了。


  如此強撐了不到半個月,在一次鯰尾克制不住吻上骨喰的額頭時,立刻全面崩盤。沒有任何抗拒,甚至主動的擁抱鯰尾。愧疚感在兄弟久違的接吻時,被輕易的拋諸腦後。


  之後兄弟倆只能在房內用手指打勾勾,做出約定:親吻、擁抱和太過分的撫摸只能兩人私底下做。不能被別人知道,就連一期哥都不行。誰說出去誰吞一千根針。


  一直到初中畢業,他們私底下的互動都不為外人所知。大家眼裡他們是情感很好的兄弟,做什麼事都會在一起,或是莫名一起神隱又一起出現。


  感情,很好的兄弟——他們一直都是啊!


  鯰尾有時候很困惑他和骨喰的關係。說是兄弟,是的!他們是。但總覺得還有哪裡不足。應該要有比一期哥、比藥研、比五虎退這些兄弟都還要更刻骨銘心的形容,才能更深刻描繪他和骨喰的關係。


  最後這些疑惑只能化為一次次的索吻,貪婪的親吻兄弟的身軀,任性的要求骨喰的擁抱和撫摸。


  反正只要骨喰不會討厭就好了——即使被棉被遮住光源,鯰尾依然可以感覺到身下兄弟的每一個反應。


  因為激烈的接吻開始喘不過氣、因為腰上的敏感點再度被他掌控的顫抖、因為情動開始無意識對他撒嬌起來。忽然很想掀開棉被看看骨喰現在是什麼表情,一定是和平常冷淡面容不同,非常可愛的表情!


  只是最後一絲理智阻止鯰尾掀開棉被的動作。骨喰進房時沒有鎖門,如果一期哥或其他弟弟突然進來,那他們將會無所遁形……那麼,作為無法看到骨喰表情的回報,他可以再做更過分一點的事情吧?


  在兄弟腰上流連的雙手往下滑,正想從褲頭探入,一個敲門聲立刻定格了他們所有的動作——


  「骨喰、鯰尾,你們還好嗎?」


  慌忙的分開從被子裡鑽出來,鯰尾的聲音有著不自然的高亢:「還、還好。怎麼了嗎?一期哥。」


  「沒事就好,你們一直窩在房間裡讓我有點擔心。」溫柔的嗓音說道:「厚和五虎退從鬼丸叔公那邊帶了蜂蜜蛋糕,一起下來吃吧!」


  「好,我們等等下樓。」


  側耳傾聽,確定兄長的腳步聲離房間越來越遠,他們才同時鬆了口一氣。


  沉默了一下,骨喰率先起身整理被鯰尾弄得凌亂的衣服和頭髮,低聲道:「晚上記得拿市中的確認入學單給父親和母親,他們傍晚會從國外回來。」


  「嗯,好。」起身輕啄了兄弟的唇,鯰尾才開始重綁自己早就散掉的馬尾。


  這之間的互動,是他們的小秘密。但是他們這樣又算什麼呢?在不為骨喰所知的地方,鯰尾小小煩惱起來。



评论
热度(67)
  1. 睡眠不足黑白靈 转载了此文字

© 睡眠不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