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沼!本职:婶婶

【刀剑乱舞】灯塔 29

凌琅🐧:

*降温是更新的最大阻碍……(好冷啊!!写一会就要搓手TUT)


 上章【28】


29


 


小鹤丸兴奋在床上滚了一圈,通讯器被他丢在床上,光线交织映出三日月的立体影像。鹤丸晃着两条小腿,捧着脸一再确认:“真的吗?是真的?你要带我去?说好了哦。”


  


“嗯,说好了。”


 


鹤丸开心的发出一声尖叫。“三日月你太酷了。”小孩子的眼睛闪闪发亮“你知道好——多——好——多别人不懂的事情。”他随即不忘夸夸自己“不愧是我选的哨兵。”


 


三日月看着视频那端鹤丸小猴子一样窜来窜去不由失笑。哨兵和向导之间的相容度除了基因的原因之外,也受到后天哨向之间关系的影响。虽然效果微乎其微,但许多哨兵和向导一旦确定搭档关系之后多数会变的亲密起来,试图让彼此之间的形容度增加那么一星半点。这也导致了哨向组合很多都是幼驯染,像三日月和鹤丸这样年龄差距比较大的养成系也不少见。


  


对着一个身高只到自己腰间的小鬼,三日月不可能有什么旖旎的心思,但是期待已久的向导是鹤丸,三日月还是很满意的。


 


他从觉醒开始被外界烦乱的信息流折磨的时候就期待着跟自己的向导相遇,后来等了太久太久,在这个过程中学会了建立精神屏障,抵御精神攻击,三条给他准备了最好的向导医生,三日月很快发现他似乎并不是那么需要向导——缺少向导的生活依然很完美。


 


那种期待感慢慢被消耗,像被堆在心房角落里的钢琴慢慢落满灰尘,它的声音逐渐被主人忘却,直到有一天,有人兴致勃勃的抹掉了钢琴上的落尘,重新奏出悦耳声音。


 


单从搭档关系来说,三日月很满意鹤丸,有天分,性格也讨人喜欢,有点可爱的不守规矩,但分寸把握的很好,不会让人讨厌。虽然表面上似乎看不出,三日月有着相当自我中心的一种傲气,具体表现在他并不在意、事实上可能很不耐烦关注别人的事情,作为要和他绑定一生的向导,鹤丸不会给他添麻烦的聪明个性让三日月对他们以后的关系多了一份期待。


  


至于以后能不能从搭档变成伴侣,三日月暂时没有考虑。对着八岁的小孩子计划未来什么的,怎么想都是犯罪吧?


 


 他想做自己理想的工作,就必须需要向导。而恰好这个向导很合他心意的时候,这种满意和欣赏就变成了双倍,让首席哨兵乐意每天抽出时间来陪小鬼视频——如果被鬼丸他们看到,估计会惊掉下巴。


 


“呐呐三日月,我明天要去武馆上体术课,难得能出来。”鹤丸鬼灵精的转着眼珠“你来找我玩好不好?”


 


三日月翻着书,漫不经心的问:“五条将军知道了不会骂你吗?”


 


鹤丸吐了吐舌头:“我相信你的隐蔽能力。”


 


五条将军就这么一个小儿子,宝贝的什么似的,现下向导买卖猖獗,自家儿子又是个相融领域极广的未结合向导,五条将军恨不得把鹤丸锁在家里保障安全。上次的“相亲会”就是鹤丸听说了三日月回来偷偷跑去的,把五条宅上上下下贿赂了一遍才瞒下,目前五条将军还不知道自家儿子眼巴巴的冲上去把自己卖给首席哨兵的事情,否则搞不好会把他禁足禁到明年。


 


“爸爸太小心啦……”鹤丸嘟囔着“我又不是深闺里的小女孩!”


 


“明天没什么事,我会去的。地址发来。”


 


鹤丸唯恐他反悔似的快速把地址发了过来,跟他约好课程结束后去吃冰淇淋。正说着,门被规矩的敲了两下,三日月哄着小鹤丸自己玩,关了视频请人进来。




‘医生’注意到他放在桌上的通讯器,问:“我打扰你了?”


 


“没事。”


 


医生挑了挑眉,挂着八卦的笑容:“是不是上次你说的那个小向导?”


 


“是他。”三日月大方承认。


 


“你准备什么时候告诉你父亲?他已经期待很久了。”


 


“我会说的。”三日月把手里的书合上:“他现在年纪太小不可能跟我结合,另外似乎他父亲那边……并不乐意公开他的向导身份。我尊重他和他的家庭。”


 


医生故意装出惊讶的表情:“你都在为他考虑了,这可真了不得。”


 


被取笑了的三日月浑不在意岔开话题:“您过来有什么事?”


 


“你的毕业旅行。”医生说“需要的东西都帮你置办好了,注意安全,每到一个地方记得通知你父亲一声。”他把手里的东西递过去“喏,通行证,你父亲盖了章,A级以下保密地区都可以进。”


 


三日月为父亲过度的控制欲叹了口气,医生拍了拍他的肩膀,凑近的时候三日月闻到他身上沾染的香气,像被摇晃的烈酒,缓慢散发出辛辣清冽的味道。


 


“换了香水?”三日月皱了皱眉,不动声色的问。


 


医生嗅了嗅自己的袖口,道:“人呐,喜新厌旧,是不是?有人新送了我一瓶。”他笑了笑,推开门走了。三日月站在原地,指骨抵着鼻尖,心中有某种隐约的失控般的预感。


 


医生身上的气味……他再熟悉不过了。


 


那是三日月的信息素。


   


那么……这两天跟自己根本没有任何接触的医生,是怎么沾染到自己身上的气味?




** 


白色的短发下面两颗瞳孔像透彻的琉璃珠子,冰冷冷的反射着幽暗的光。和三日月宗近有着同样容貌的男子静静坐在REborn身后,他的脸被光线照亮了一半,另一半深邃的五官隐没在晦暗之中,只能看到高挺的鼻骨和狭长的眼角,他像一个过于有存在感的影子,静静蛰伏在黑暗中,等待一击必杀的机会。


 


“嘀”的一声轻响,REborn头也不回的说:“‘医生’来消息了。哈哈秘书的身份真是方便动手脚,安个窃听器根本不在话下……”


 


雕像一样静止着的影子悄无声息的站了起来。


 


“五条?”REborn嘀咕着,手指灵活的在键盘上敲打“我查了三日月那天参加的宴会没有五条家的人……啊看这里,五条有个八岁的小儿子,哈,年龄对上了。没有在‘塔’里登记过,看样子是隐瞒了觉醒的事实啊。估计是小孩子瞒着爸爸跑去宴会上玩刚好遇到我们首席哨兵……让我看看这位小少爷的日程表……嗯……明天下午,他有一场体术课。”


 


“给我地址。”影子说。


 


“迫不及待了?”REborn调笑道,他让开了一点,屏幕上金色眼睛雪团一样的小孩子映在影子的眸中“他就是三日月的——也是你的向导。”


 


狂热在REborn眼中燃烧:“十八年前,三条宗近提供了最强哨兵和最强向导的基因,‘创造’了三日月宗近。但三条并不知道我和医生利用他提供的基因同时‘创造’了你,你和三日月是双子,你们基因链相同,对向导的渴求也相同——去抢回属于你自己的东西吧。”


 


“给我地址。”影子说。他让匕首在手中转了个刀花,凌冽的刀光映出猩红的瞳孔。


 


 


** 


“三日月——”鹤丸拿着新摘的绣球花,小炮弹一样向那个身影怀里栽去。三日月把他抱了个满怀,鹤丸随手把花枝塞在衬衫上的小口袋里,不老实的晃着小腿:“你来的好早,不是说好两点吗?”


 


“想早点见你。”三日月说。他的怀抱有些粗暴,鹤丸的手臂被他勒的生疼,鹤丸不安的动了动。三日月很奇怪,说不出哪里不对,还是那张漂亮的脸,还是那双眼睛,连信息素的气味都一样,可是,哪里不对呢?


 


心中动摇的预感像阴影一样逐渐扩大。


 


“我带你去个地方。”三日月说。


 


“去哪里?”鹤丸紧张的问“我偷偷跑过来的,很快就要回去,不然被老师发现告诉我爸爸,他就要骂我了……三日月?”


 


是了。


 


鹤丸终于发现今天的三日月有哪里不同。


 


他没有笑。


 


与他四目相对的三日月那雕像一样完美又冷硬的面孔上,没有一丝表情,鹤丸看到他的瞳孔中,倒映着自己逐渐漫上恐惧的眼睛。


 


“不回去了。”这个“三日月”低声说“永远——都不用回去了。”


 


 


** 


“救我。”


 


三日月的猛然刹车,那哀求的声音如此强烈,让他心神不宁。


 


“鹤丸?”他喃喃。


 


“救我,三日月救我!”小孩子尖利而惊恐的叫声反复回响“我不要,好可怕……救我!”


 


三日月把操纵杆推到底,车子闪电一样穿过奔流不息的街道,而当他跳下车来到跟鹤丸约好的地方,来回寻找,不断徘徊,却只能徒劳无功的从沙地上捡起一朵被揉碎花瓣的绣球花。


 


它曾被捧在鹤丸手上,准备献给自己一生的搭档;它曾经被插在鹤丸的口袋里,感受着鹤丸的满心欢喜扑向某个被等候的人;最后它被无情丢弃,揉碎了躯体,流出了汁液,像鹤丸充满恐惧的眼睛。


 


三日月把花朵塞进衣兜,疯狂的向某个方向追去。


 


还在这里……就在附近……没有走远……


 


临时标记的作用让他能够听到鹤丸心底惊惧的声音,他心急如焚,头一次怨恨自己的不周全。


 


到底哪里出了错?


 


麒麟从他的精神图景里跳出来,焦躁的踢着脚下的地面,跟着他飞快的向前奔去。很近了,似乎听到飞行器发动机的轰鸣,三日月抬起头,看到楼顶上有一架飞行器正打算缓缓降落,而站在那狂风之中的,正是另一个自己。


 


影子把打昏了的鹤丸抛给飞行器上的人:“被发现了。”他淡漠的说“我来应付,你们走。”


 


他抽出枪,迎着飞行器升起的巨风一动不动。哨兵的高敏视觉让他几乎能看到三日月脸上愤怒到极致的表情。


 


真有趣……


 


他的兄弟,跟他拥有同样基因,却拥有完全不同人生的天之骄子。


 


影子一生活在阴影中。而这一刻,他在阳光下傲然而立,准备杀死自己的一半灵魂。


 


-TBC-


 


 


 




 



评论
热度(605)

© 睡眠不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