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沼!本职:婶婶

【刀剑乱舞】灯塔 28

凌琅🐧:

你们对肉本的热情真是吓到我………………


28.


上章[27]


一把刀。


一把白底金饰的华美太刀,刀鞘上挂着漂亮的兵库锁,随着三日月的动作互相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鹤丸一副“求表扬求表扬”的骄傲表情期待的盯着三日月的脸,当他发现对方震惊多于惊叹之后,圆嘟嘟的包子脸委屈的皱了起来。


“你都不夸奖我。”他控诉道。


“我只是……有点惊讶。”三日月困难的措辞道。


小向导开心的笑了起来:“吓到了吧?我爸爸说这个魔术只有我会,很厉害的哦。”


“你能够把精神力物质化,对不对?的确厉害,而且独一无二。”


鹤丸矜持而骄傲的表示了肯定。像鹤丸这么小就觉醒的向导很少,而拥有特殊能力的向导就更加稀有了,小向导巴巴的把自己最厉害的东西展示给哨兵看,感觉得意极了。


“要送给我吗?”三日月问,鹤丸用力点了点头。


三日月抚摸着刀鞘。他在学校是剑道部主将,谁也搞不懂为什么首席哨兵沉迷于这种古老的冷兵器,只有三日月明白这些沉重而锐利的金属有多么令人着迷。他反复的抚摸着太刀的每一寸,爱不释手。鹤丸被完全无视了,不开心,放出自己的精神动物独角兽去蹭三日月的小腿。


“麒麟。”三日月在精神图景里喊了一声,深蓝色的瑞兽轻巧的落在地面上,鹤丸两眼放光,“哇”的一声扑上去抱住了麒麟的脖子。


“麒麟原来有两只角!”他兴奋的说。


“本来就是两只。”


鹤丸的嘴巴震惊的张成O型。


“画册里的麒麟都只有一只,像我的独角兽一样。”他不可置信的喃喃道“我的世界观被颠覆了。”


三日月哭笑不得,八岁的小孩子的世界观破碎的真快。鹤丸大惊小怪的“呀”了一声,指着三日月的肩膀:“我的独角兽!”


“什么?”


“我的独角兽,很小,半透明的一个,它刚刚靠在你肩膀上。”鹤丸比划了一下,眼睛睁的大大的。


三日月想了想:“是不是因为临时标记?你可以把精神力实体化这意味着你的精神力密度比普通向导要高得多,这也表现在视觉上。临时标记交换的精神力很薄弱一般,哨兵向导只能闻到气味或者感受到,但是你可以直接去看,甚至可能去碰触。”


鹤丸露出了“我都不知道我居然这么厉害”的迷茫表情。


“这把刀真的给我?”三日月问“它是你精神力的实体化,我带走它会不会伤害你?”


“你真温柔呀。”鹤丸喃喃,三日月笑了笑:“是吗?”


“不会的,它实质化之后就好像我掉落的头发一样,不会痛,也并不依赖我。”鹤丸想了想“只不过,我觉醒这么久以来只掉了这一根头发。”


他叉着腰给自己打气:“没关系,以后会有很多很多的!”


“第一个?”三日月笑“这礼物太贵重了。”


鹤丸骨碌碌转着眼珠,鬼精的趁机伸手:“那你回赠我一些别的东西吧,这样才公平。”


“你想要什么?”


“时间。”鹤丸说。


“你是最强的哨兵,现在是,一直都是,我很想做你的向导,但是我还太小了。”鹤丸撑着栏杆坐上去,靠着三日月的手臂,玩他怀里的绣球花。


“我想要时间。我想要你等我长大。”他希冀又忐忑的望着那弯上弦月:“你会等我吗?”


你要等我去学习,去实战,去积累经验。你要等我成为一个优秀的向导,与你并肩作战。


三日月亲了亲他的脸。


小向导脸红了。


“噢……我想,我们之间的临时标记还没消退,不需要补充信息素。”他结结巴巴的说。


“这是一个吻。”三日月说。


他接过鹤丸手里的花:“我答应了。”


 


**


“真的——我是说,一个都没有,和你相容的向导?”三条将军双臂撑着办公桌,盛怒让他看起来像一座要爆炸的火山。


“没有。”三日月斩钉截铁地说。


三条颓唐的倒在靠椅上。


“已登记的向导都跟你不相容,今年的相亲会把所有贵族世家里未登记向导都请来了,他们之中也没有,我就只能指望黑市的向导买卖了。”


三条将军说的是气话,向导买卖是国内正在严厉打击的犯罪行为,在军部担任重责的三条将军比谁都要恨那些黑市商人。“灯塔”和相亲会的希望已经断绝,恐怕这世界上只有黑市的未登记向导还有可能跟三日月相容吧。


三条抽了抽鼻子,“你身上是什么味道?又冷又甜。信息素?”


“我吃了个冰淇淋,在宴会上。”三日月面不改色的说。


三条怀疑的盯着他。


“你从来不吃甜食。”


三日月想到某位小不点,忍不住笑了一下:“最近口味变了。”


三条哼了一声。“你的就业申请表我看了,你想去前线?”


“是。”


“为什么没跟我商量?”


“您不会同意的……”


“知道我不同意你就不该填这个表!”三条愤怒的把申请表拍在桌上。“你连个向导都没有,别说相容度高能结合的向导,连一个跟你相容的都没有!你在前线作战,精神受损怎么办?向导医生根本起不了作用,不过杯水车薪而已。你这样我怎么放心让你去?”


三日月握紧了手指,指甲陷在掌心里,他最终什么都没说,服从了一个疼爱儿子的父亲的意愿。


“三日月,等一下。”三条将军的秘书跟了上来“不要生你爸爸的气,他是为你好。”


“我明白。”三日月简单的说“好久不见,‘医生’。”


“我喜欢这个称呼。”秘书笑着说。他是一个气度谦和的中年人,带着金丝边眼镜,看起来像个儒雅的学者,嘴角自然的微翘,不笑的时候也让人觉得温和安宁。他从医学院毕业,兜兜转转却进了军部成为三条将军的秘书,而且一做就是二十多年,三条家的五个兄弟都是被他看着长大的。他没有机会做医生,就很喜欢听别人喊他‘医生’,似乎能从这个称呼中得到某种满足。


“你怎么了,状态似乎不太好。”医生问。


三日月看了他一眼,摇摇头:“没什么。”


医生一阵大笑:“得了吧,我从你还是试管里的胚胎的时候就认识你了,你的表情是什么意思,我还能看不出来?”他叹息的摇摇头“你们这几个兄弟呀,表面上看你最乖巧懂事又品学兼优的,实际上个性最难搞。脾气大,性子傲,对不对?”


他用温煦而熟稔的长辈眼神看了三日月一会,笑着拍了拍他的肩,三日月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哦好吧……我很苦恼。”三日月说。


三日月事实上很清楚自己的相容度为什么这么低。他是在试管中出生的,融合了当时的首席哨兵三条和首席向导的基因,‘创造’出了三日月。两个超S级能力者的孩子继承了他们所有优点,但也同样造成了巨大的缺陷。


“不可相容者。”


三日月的基因链等级比一般的哨兵向导都要高出来一截,他没有相容的向导,是因为他和一般人的起点根本就不同。就好像飞机缺少一个零件,却非要从汽车身上找,还要怪为什么所有汽车的零件飞机都不能用。


搞清楚这件事之后,三日月几乎放弃了寻找向导。他的精神屏障坚不可摧,军校中最厉害的向导也无法攻破,他想,只要不受伤就好了。


只要不受伤,就不需要向导,这种痛快的孤独还可以一直持续下去。


直到他真的遇到一个向导,才觉得一切都变得不一样。


“说说看?”医生鼓励他。


医生对三日月来说是最亲密的长辈,比三条更甚。老将军一辈子征战沙场、性格冷硬,他的固执越来越远的推开了父子之间的距离,反倒是面对温和儒雅的医生,三日月更容易吐露心声。


“我找到跟我相容的向导了。”三日月说。


医生的瞳孔猛然一缩,兴奋的颤抖起来。


“是谁?”他问。


“一个小不点。”三日月说“这也是我苦恼的地方,他年纪太小了。”


“你应该告诉你父亲。他会为你高兴,我们都会为你高兴。”医生的手抓着三日月的肩膀,手指的力度几乎让人疼痛,三日月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


医生看起来比他还要兴奋,他的神情几乎是狂热的:“那个向导能力怎么样?评级呢?”他满怀热忱的说:“你的基因是最高贵的,你应该得到最好。”


“他会是最好的。”三日月说“只不过——现在他才八岁,刚刚觉醒不到两年。”


“哦,那没关系。”医生无条件的欢欣着,而这欢欣让三日月非常不适。他感觉到了什么不寻常,但又抓不住点。谈话继续下去让他很不愉快,他随便找了个借口,很快抽身出来。


 


三日月的背影远远消失不见,医生依然盯着那个方向。他控制不住身体细微的颤抖,过于激动和兴奋让他温和儒雅的五官看起来有些可怕。通讯器响了一声,很快被接通,视频那端穿着白大褂研究员模样的男子停下手中的动作跟他打招呼


“嗨,‘医生’。”


“嗨,REborn.”医生说。


“有一个好消息,三日月有向导了。”


“真的?!”REborn的眼睛一下子被放大,他激动地整张脸都贴在了通讯器上。眼底全是血色,瞳孔由于黄疸透出病态的阴影色,眼珠激烈的转动。


“是真的。我们等待了这么久,他终于出现了。”


REborn疯狂大笑。


“这会是最好的生日礼物,对不对?”他温柔的朝背后说。


透过他侧开的身子,可以看到身后装满透明药液的巨大立式试管中静静漂浮着一个浑身赤裸的年轻男人,他的发色似银非雪,闻言,缓慢睁开的瞳孔中,悬挂着一弯新月。


 


——TBC——


*医生啦就是那个医生~童子17的红娘!(不是


*30章肯定写不完了又要爆字数(打滚挣扎……


是这样的→

评论
热度(561)

© 一直手癌从未断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