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沼!本职:婶婶

【刀剑乱舞】灯塔 27

凌琅🐧:

27


*憋了26章的伏笔————————


上章[26]




“恭喜——!”


啤酒杯大力撞在一起,溅出的酒液泼在手臂和衣服上也没人去管,整个房间内散发着麦芽和喜悦的气味。五个人的军装皱巴巴的贴在身上,连最克己守礼的大典太都把袖子撸了起来,童子切东倒西歪的靠在三日月肩膀上傻笑,鬼丸扶着桌子才站稳,举着半满的酒杯醉醺醺的说:“为了庆祝三日月当上塔的首席,我提议我们轮番揍他一顿泄愤。”


数珠丸第一个举手响应,大典太蠢蠢欲动,童子切嘟嘟囔囔的:“可恶,我就差一点儿。”


“承认吧,技不如人。”刚刚从军校毕业,十八岁的年轻少校三日月得意的说。他头发剃的很短,眉目清朗,意气风发,穿着军靴的两条长腿搭在桌子上,啤酒把衬衫都打湿了,隐约能看到白色布料下紧实的腹肌。这副浪荡的样子如果被三条将军看到,估计一顿好打少不了,不过考虑到此时是他们的毕业party、也是三日月当上哨兵首席的第一天,一贯严厉的三条将军也会忍不住露出笑容,然后网开一面。


“首席又怎么样,还不是没有向导,单身狗。”数珠丸嗤之以鼻。他是个技术宅,战斗本来就不是强项,在五个人当中算是比较弱势的,对于谁当了首席并不是很在意,反正肯定不是自己。三日月成了首席完全不奇怪,只不过首席大人那志得意满的骄傲神情实在让人很有施虐的欲望,数珠丸故意踩三日月和所有向导都不相容的痛脚,而三日月表示一点儿都不在意。


“我才刚成年,急什么,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等他。”三日月说“我有预感,他很快就会出现了。”


“首席大人兼职预言家了?”鬼丸笑嘻嘻的说“那帮我算一下我的向导什么时候出现?”


“你?”三日月撇了一眼大典太,装作思考的模样“可能要孤独终生吧。”


鬼丸威胁要把的肋骨打断,童子切表示非常愿意做辅助。三日月被摁在最底下,被挠的上气不接下气,通讯器的铃声响个不停,三日月挣扎着伸出手:“喂!停!让我接个电话。”


大典太帮他拿了过来,瞧了一眼屏幕:“你爸爸。”


通话很快接通了,三条快速的说了什么,三日月震惊的睁大了眼睛:“相亲?”


其他四人对视一眼,无声的狂笑起来,在沙发上滚来滚去。


“不,爸爸”三日月困扰的皱着眉“是什么原因让您觉得我需要相亲?我才十八岁。”


“你都十八岁了!连个相容的向导都没有!”三条愤怒的指责他“我像你这个年纪,已经有好几个向导小男友了!”


“我非常相信您的人格魅力,可这并不代表我要跟您一样,找一个合适但不喜欢向导相处。顺便说我是在试管里出生的,您说服与您相容的向导贡献出了自己的DNA然后有了我们。您交了那么多向导小男友,最后却没有爱上任何一个人。”


三条疲倦的沉默了一会:“……酒会在一周后,我希望前一天能够看到你穿着得体的礼服站在家门口。”


三日月挂了电话。他酒意全醒了,其他四个人围上来,问他电话的内容。很多世家贵族出身的向导并不愿意在“灯塔”登记,向导太过稀有和珍贵,一个未结合的强大向导甚至会改变对于这个家族实力的评价。而当向导在“灯塔”登记之后,他的伴侣就由系统选定:“相容度测试”。无论是哨兵还是向导都会努力去寻找跟自己相容度较高的伴侣,这是本能。然而没有贵族会同意自己家的向导和一个一无是处的穷小子结合,仅仅因为他们之间相容度比较高。


他们惯用的做法是——相亲会。


“灯塔”分为哨兵分部、向导分部和综合事务部。向导分部的部长富士先生出自世家,他很懂得如何为与自己利益一致的人们考虑。富士先生借他每年的生日酒会邀请世家未登记的已觉醒向导和适龄的哨兵到场。


这是一场变相未结合哨兵向导的相亲会。


被称作“天下五剑”的本期最优秀的五位哨兵家世相似,很快明白了三日月的处境。


“惨。”鬼丸同情的评价。


“去年的宴会我去了。”童子切说,其他人用敬畏的眼神看着他“那没什么,如果你没有看对眼的,就说全都不相容好了,反正你的相容度低得惊人。”


“你去年有遇到相容的吗?”数珠丸问。


“有,粟田口的一个向导。”


“信息素是柠檬味,很……可爱。”童子切摸着嘴唇评价道。“但是他只有七八岁,太小了,不考虑。”


“老夫少妻也不错哦。”


“谢谢,我没有恋童癖。”


三日月长出一口气。“你要回去吗?”大典太问。


“嗯。很快就回来,不会耽误我们的毕业旅行。”


“放心吧,迟到多久我们都等你。”


“好啊。”三日月举起酒杯,五个人轻轻一碰。


 


**


“有感觉到相容度吗?”


“爸爸——你五分钟前刚问过,没有。”


整个酒会上散发着数百位未结合哨兵向导的信息素气味,简直像是一头扎进了人潮拥挤的小吃一条街,香水味止汗剂各种各样的信息素味道,三日月觉得自己的嗅觉都要失灵了。


“我出去一会,很快回来,我保证,我保证好吗?”


三日月屏住呼吸从一个信息素闻起来像榴莲的哨兵身边穿过,庭院里清爽的夜风让他觉得好受了一点。三日月穿过曲曲折折的回廊,漫无目的沿着小池塘往前走,庭院里盛开着绣球花,一朵朵一簇簇,像是漫天坠落的繁星挂在枝梢上,又热闹又可爱。灵敏的听觉让三日月很快察觉到了花丛里的动静,他戒备的后退了一步。


“哇!吓到了吧!”


从盛开的绣球花丛中,冒出来小孩子猫一样脏兮兮的脸颊。七八岁的小男孩怀里抱着折断茎部的大捧绣球,金色的圆眼睛滴溜溜的闪着光。乌云散去,月光洒满了寂静的庭院,鹤丸昂头看着深蓝月下的三日月。


他敏感的抽了抽鼻子,“什么嘛,完全没被吓到。你是哨兵吗?”他问。


“是的。”三日月说,小孩子抱着绣球花困难的从花丛里试图爬上来,而三日月把他抱了起来放到地面上。他的脸上和小腿被枝叶划了几道印子,小皮鞋上沾满了泥土,那些泥土也蹭到三日月整洁的礼服上。


但三日月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走开,他伸出手指抹了抹鹤丸脸上的划痕,鹤丸的皮肤紧紧贴着他的,那感觉真的很奇妙,所有诗句都无法表达此刻的命中注定。他站在那里,他的小向导从花丛中钻了出来,然后对他说:


“你长的真好看!你有向导了吗?觉得我怎么样?”


首席哨兵大人有点心塞。


这么小就会自我推销了,一不小心被别的哨兵拐走怎么办?


三日月蹲下身跟他平视:“你很想要哨兵吗?”


“想啊。”小向导点点头“我爸爸说向导要找到一个强大的哨兵才能发挥自己的能力。你看起来很厉害。”鹤丸单手叉着腰说:“我将来也会很厉害的!”


三日月假装苦恼的说:“可是厉害的哨兵那么多,你现在选择了我,以后后悔了怎么办?”


“不会的。”小鹤丸拍着胸口保证“我没有见过比你更好看的哨兵。”


颜控党真是一群简单易懂的生物……三日月第一次觉得这张脸很有用。


“如果我遇到比你还好看的哨兵”鹤丸考虑了一下“我会努力不被他诱惑的!”


“好吧,我相信你的努力。”三日月伸出小拇指想跟他拉钩,而鹤丸利落的捧住他的脸亲了他一口。


三日月:……


现在的向导都这么主动了?


“临时标记。现在你是我的哨兵了。”鹤丸严肃的说“我相信你不是那种沙文主义的傲慢哨兵,但是如果你敢瞧不起向导侮辱向导,如果你伤害我的尊严,我就要家暴你。”


他比划了一个旋转的手势:“我要用精神触梢惩罚你,就像把螺丝起子钻到你脑子里搅拌一样疼。”


“……你的形容能力很出色。”三日月拍了拍裤子上被鹤丸粘上的泥土,站起来“我要回去了。”


“回哪里去?宴会里?”


“对。”


鹤丸不高兴的撅起嘴:“你刚刚才跟我约好,现在就要回宴会勾引别的向导?”


他指控的内容很严肃,但无论是他只到三日月腰间的身高还是他圆嘟嘟的脸颊都让这份指控的严重性大打折扣。三日月忍着笑说:“好吧小向导,我不回去了。你是五条家的孩子吗?”


“你怎么知道的?”他瞪大了圆溜溜的金色眼睛:“我父亲是五条国永,我叫鹤丸。”


“我是三条家的三日月宗近。”


鹤丸装出恍然大悟的样子,而三日月毫不留情的拆穿了他“不要装了,你刚才就知道了是不是?”


鬼灵精鹤丸挫败的耸耸肩:“好吧,你比我想象的要聪明。”


“谢谢你的称赞?”三日月说。


“深蓝色头发,眼睛里有月亮。你太好认了。”鹤丸皱了皱鼻子“我听很多很多很多人说过你。”


“说我什么?”三日月在栏杆上坐了下来,而鹤丸趴在他膝盖上,三日月帮他抱着新摘的绣球花。


“他们说你很厉害!很多人都这么说。他们说你是军校里最厉害的哨兵,而且现在是全世界最厉害的了。你刚当上首席对不对?我一直很想见你。”鹤丸叉着腰“爸爸说我会是最厉害的向导,那我一定要和最厉害的哨兵做搭档。”


“嗯……我很欣赏你的梦想。”三日月的手指穿过他柔软的头发“你要快点长大来做我的向导,不然时间久了我忘记你,和别的向导结合了怎么办?”


事实上他哪里来的别的向导,十八年也只遇到这么一个而已,但是看着小孩子正经的表情就忍不住想逗他一下。


“不行。”鹤丸严肃的说“抛弃一个向导是不道德的,你会被向导保护组织写成负心汉渣男、然后帖子置顶在乱舞论坛上,你会被骂的体无完肤不敢出门的。”


……这些都是谁教的。三日月不禁担心起了五条家的教育问题。


鹤丸想了一会:“我给你一个信物好了!这样你每次看到就会想起我,就不会被别的向导小妖精勾引了。”


三日月还是决定跟五条谈谈教育问题。


鹤丸直起身,他穿着白衬衫,背带裤和小皮鞋,浑身上下一个兜都没有,完全看不出哪里能藏什么信物。


“我是一个魔术师哦。”他得意的炫耀,神神秘秘的双手交握放在胸口“你看。”


交握的双手逐渐分开,距离拉长,在鹤丸的手掌之间,悬浮着一把白底金饰的华美太刀。


 


——TBC——


 


*绣球花又名紫阳,花语是重逢、相聚和希望。三日月的精神图景里也是这种发发≖‿≖✧你们懂


*鹤丸:“你长得真好看。”↓




评论
热度(649)

© 一直手癌从未断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