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沼!本职:婶婶

【刀剑乱舞】灯塔 26

凌琅🐧:

上章[25] 


26


*双11特惠,买一送一哦(看完就懂)


 


“额……”青江在众人的视线中心尴尬的咳了一下“我在转述。”


“幽灵先生?”小狐丸问。


青江点点头。三条和数珠丸状况外,石切丸快速解释了一下,数珠丸看青江的眼神就从“哈哈哈看看这个跟我同宗的哥们,so poor”变成了“我操我操他能跟幽灵讲话我操我操that's awesommmmmmmme”,两分钟后,他就紧紧的握住青江的手想跟他探讨一下有关生命和宇宙的大和谐了。


石切丸暴力制止了他。


今剑表现的很像霸道总裁,大手一挥:“我把我这儿的科研人员全都给你,要什么写个单子给我,这个挂”他点了点青江“也给你。”今剑笑眯眯的问石切丸:“你不会介意吧?弟弟?”


石切丸忍辱负重:“……不介意……”


鬼丸拍了拍数珠丸的肩膀:“到技术宅发挥余热的时候了,时返的研究就交给你了。”


“承蒙厚爱,一定不负众望。”数珠丸深吸一口气,掰了掰手指,招呼身后唰唰唰一大批研究员“开工!”


 


数珠丸把自己塞进实验室暗无天日的研究“时返”之后的一个月,童子切已经能够自如收放自己的两种能力,具体表现在他在训练室里打爆了所有人。现在整个三条舰上还有行动力的人都找了新乐趣,不当班的时候挨个挑战童子切,他们甚至为此开了赌局,赢了童子切的人全员帮他值班/洗袜子/打饭/给本舰上唯一一个单身适龄向导一期一振写情书之类的。


童子切听说了这个赌局,当天所有挑战者都是跪着出来的。


一期一振严词谴责了他这种公报私仇的行为。当时是在宗三的医疗室里测童子切的信息素水平,随即宗三表示童子切的结合热已经完全消退,三日月的信息素不再影响他,童子切可以跟三日月解除精神链接,也不用再住在隔离室里了。


童子切诚恳的拒绝了今剑给他安排的舱室,当晚强行挤进了某个水色发向导的房间。


同时消退的还有鬼丸留在鹤丸身上的临时标记作用。鹤丸不再黏着鬼丸了,并且对自己曾经的鬼迷心窍嗤之以鼻。


“都是临时标记的错。”他严肃的说“以我的品味,是不会喜欢那样的人的。”他安慰的用小短手试图拍三日月的肩膀,因为够不着而退而求次拍了拍他的胸口“三日月你放心,我绝对比较喜欢你这样的哨兵。”


三日月:“……谢谢?”


鬼丸:“说真的,我能不能打他。”


他们度过了战争以来最平静的一段时光,三日月每天陪鹤丸吃饭聊天散步玩游戏,过的像个溺爱孩子的退休老干部,正牌爹五条都被挤到一旁去了;一期和童子切艰难磨合中,在这段时间他们又拆了一间房半夜里把宗三闹起来打针,气的宗三在房门外挂了牌子“一期和童子切不得入内”;忙得脚不点地的数珠丸带着科研组24小时泡在实验室,青江被拉过去充当翻译器,后面跟着到点儿就催他去休息的黑面神石切丸,整个三条舰吵吵嚷嚷热热闹闹,几乎让人误以为这就是最好的时刻。


 


但随即大典太带来了坏消息。


“他开始经常性的腿疼,整夜整夜的疼到睡不着。”鬼丸说,他们站在医疗室门外等消息,烛台切安慰他:“时返之后他只有十几岁,也许是在长身体?”


“烛台切说的没错。”石切丸把手里的化验单子递过去“他确实在长身体,这在十几岁的少年身上很正常,但是时间的流速不对。”


“太快了。”他说。


“他的骨头长的太快了,时间数十倍的在他身上流过,本来1cm普通人要长好几个月才能供得上骨骼生长所需的营养,但是大典太在几天内就完成了这个过程。”


“时返的副作用。”小狐丸喃喃。


“对。”石切丸点点头,问三日月“鹤丸身上有哪里不对吗?”


“有。”三日月说“临时标记。”


哨兵对向导的临时标记最多两周就消退了,基本上第二周向导就不会再受哨兵影响,但是鬼丸对鹤丸的临时标记却持续了一个月才逐渐消退。


时间在大典太身上加快,而在鹤丸身上却放缓了。


他们和他们同处一个空间,却过着不同时间的生活。


“恐怕你也更努力一点才行,技术宅。”青江跟着鬼丸乱叫,他作为数珠丸和幽灵REborn之间的翻译器,理所当然的陪数珠丸没日没夜的泡在实验室,整个眼下都是青的。


“我已经每天工作十八个小时了!”数珠丸愤愤不平,而三日月冷酷的说“还有六个小时呢?”


数珠丸对他比了个中指。


 


可能是三日月的威胁起了作用,数珠丸很快表示有进展了。他晃着试管里的一丁点儿透明黏稠的液体:“把时返的反应分子全部逆转,我们得到了这个。我把这个叫做——逆旅,它能抵消掉时返的作用。”


“修正者确实很天才。时返不是一种药剂,而是一种系统。药剂只是其中最重要的一部分。”数珠丸给他们展示修复的七七八八的光脑和液舱。“他们通过这种系统把身体或者精神受损的哨兵向导送回他们能力巅峰的时刻。我模仿了时返的系统,只不过是逆向的。我的系统可以抵销时返的效果,让一切回到最开始的状态。”


“但是这一切都是——理论上。”数珠丸强调“我们没办法试验,时返是作用于人类的系统,而逆旅也是。只有人类才能进化出哨兵或者向导的能力,动物不行。我们只能用人类做实验。”


他耸耸肩:“我缺少试验数据,没有数据支撑,我不敢把逆旅用在鹤丸或者大典太身上。而鹤丸的情况更糟。”


“你需要什么?”三日月问。


“你不可能找到的。”数珠丸说。


“你需要什么。”三日月坚持。


数珠丸翻了个白眼:“需要一个量子兽被揍得半死不活精神损伤的哨兵或者向导,我对他使用静止,然后再时返,和鹤丸经历过的一样。然后把我们的试验体像泡发干木耳一样泡在“逆旅”里,看看是否起作用。关于这个连我都很没底儿,我确信逆旅可以抵销时返的作用,但我没办法预测抵销之后他的状态,是停留在了受损的时候,还是那些损伤会随着时间被带走。”


“我们可以找一些由于不可修复的损伤而退役的人员。”石切丸提议。


“不行,他们受伤都已经是过去式了,静止对他们没用。”


“而且,”数珠丸补充“时返是有限制的。举个例子,如果你昨天是健康的,但是今天感冒了。这个身体状态下被时返也不会有任何作用。时返系统会确认这具身体素质最佳的时候,然后自动修正到那个时间段,但是像感冒这种小损伤,会被默认是无伤状态。”


小狐丸对此做了总结:“你是说试验体必须要挨打,打轻了还不行因为时返系统识别不出来,只能打到生活不能自理级别。而对被打倒残废的试验体进行逆旅试验后,试验体身上的时返效果会被抵销,但是你不知道抵销之后的试验体身上原本挨打的痕迹是随着时返消失,还是继续停留在他身上。”


“阅读理解给你满分。”数珠丸摊开双手“就是这样,所以没有人会愿意做这个试验体,风险很大,精神损伤很可能会永久留在他身上。”


众人沉默了一瞬。


“我可以。”三日月说。


数珠丸第一个表示反对:“你没听到我和小狐丸说的?”


“听得很清楚。”三日月说。


数珠丸觉得他不可理喻,更不可理喻的是三条家的其他人并没有表示出异议。“你们倒是劝劝他啊?”他着急道。


“劝不动的。”石切丸温和的说。


数珠丸无奈的说:“这是冒险。我可不想让我的朋友的职业生涯断送在我的手术台上。”


“就算那样也不后悔。”三日月笑了“我愿意为他冒险。”


 


“就这么定了?”


“就这么定了。”


“好吧。”数珠丸耸耸肩:“首先你要找人打你一顿,谁来?”


所有在场的哨兵都蠢蠢欲动,吊打首席一直是所有哨兵隐藏在心底最深的渴望,数珠丸话音刚落他们就控制不住露出了如饥似渴的表情。


“别想太多。”数珠丸冷酷地说“我需要三日月模拟鹤丸的状态,也就是说需要精神损伤。你们谁有自信能打破三日月的精神屏障?”


三日月作为一个单身三十年没有向导的哨兵,建精神屏障的技术一流。因为他知道自己精神受损没有向导能够救他,因此越发把防御墙造成铜墙铁壁。攻破精神屏障本来就不是肌肉和五感一样发达的哨兵的强项,数珠丸这么一说,所有蠢蠢欲动的哨兵都往后退了两步。


“我可以躺平给你们打啊,不反抗。”三日月无辜的说。


“你是在逗我还是认真的??”数珠丸指着他的鼻子“你能控制肉体让自己在收到伤害的时候不反抗,但肉体和精神不同,人在受到伤害时会有反抗的本能,这种本能会命令你的大脑反击,速度远远快于你强迫自己不要反抗的命令。所以这个揍你的人一定要强,不说压着你打,也要五五分吧。”


这下所有人都看向了童子切。在场所有人,能跟三日月打的难分高下的,也只有同时拥有哨向双重能力的童子切了。而且他还同时是一个向导,这更有利于攻破精神屏障。在童子切的能力稳定之后,三日月和他的精神链接也解除了,一日伴侣百日恩,童子切大大毫不留情,把EX三日月拖进静室翻来覆去的打了一个小时。


最后童子切出来的时候三日月都躺着没动。童子切冲数珠丸比了比:“进去吧,不小心把他的量子兽的腿都咬断了,他现在昏迷。”


数珠丸:……


数珠丸认命的把昏迷的三日月拖进实验室推进立式液态舱。首先进入“时返”程序,试验顺利的话,三日月就会回到被童子切花式殴打之前,完美,强大,风华绝代。


试验一直持续到深夜。鹤丸虽然不太懂大人们在做什么,但三日月不在他身边令他感觉不安,他窝在五条怀里睡了一会,强打起精神撑着脸盯着实验室的窗口。


试验结束的提示灯亮起来。众人蜂拥到控制台,把昏睡的数珠丸弄醒。数珠丸揉着眼睛快速的扫过屏幕上三日月的各项体征,渐渐睁大了眼。


他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困惑和费解。


“三日月的身体特征很健康,精神状态也很好,只是……他似乎,也回到了十年前。”


八岁的小鹤丸昂着头,望着巨大立柱里静静沉睡着的,十八岁的三日月。


——TBC—— 


 


*真的不能同时开两个不同类型的坑,文风会串……


*大家双11快乐啊,尽情买买买!千金散尽还复来,商品下架再没有


*不配图就觉得浑身不对劲儿






评论
热度(606)

© 一直手癌从未断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