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沼!本职:婶婶

【刀剑乱舞】Empath 01 造梦者

凌琅🐧:

 *就是管不住这双开坑的手…………


01

 

鹤丸目瞪口呆。

基于他人生中大部分时间都致力于让别人露出这样的表情,如果他的幼驯染烛台切在场,一定认为很有必要把这一幕拍下来,加入自己的豪华表情包2.0VER.

“鹤丸先生。”身高只到鹤丸腰这儿的今剑细声细气的柔声说“你能抱一下吗,我的手臂有点酸。”

他把手里抱着的一团毛茸茸伸长手臂递过去,鹤丸蹬蹬蹬倒退三步。

鹤丸实力惊恐。

那个被今剑抱着,举在他面前的团子,歪着脑袋露出一个软绵绵的甜蜜笑容。

啊……这一定是什么最新的迷魂药,让人神志不清,回过神来就会发现自己抱着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

鹤丸盯着自己怀里的小家伙脑袋上晃动的两只兔耳朵,犹豫的对内心腹诽做了纠正。

小男……兔子。

兔子三日月端端正正的坐在鹤丸怀里,袖口平整,动作斯文,表情严肃。今剑哼着歌晃着小腿剥橘子,然后递给三日月,三日月兔接过来咬了一口,酸的兔耳朵都抖起来,嫌恶的“呜~~”了一声。

“三、三日月老师……我想对于我的作业解释点什么……”鹤丸怂的声音都在抖。这不能怪他,任何一个普通的、看007和星战喝可乐吃垃圾食品长大的大学生过了二十多年无奇的生活突然被拉到这个超现实画面里,面对着自己变成了小男孩、还长着兔耳朵和兔尾巴的欧洲艺术史教授,都会有点懵逼。

三日月兔迷茫的看了他一眼,歪头想了一会,把手里的橘子郑重的塞给他。

鹤丸虚弱的说:“不……不……你不懂……”

鹤丸抱着一只兔子,神情迷茫。他熬夜赶作业赶到凌晨四点,略咪了一会就鲤鱼打挺穿过大半个校园来到本校最受欢迎的年轻男教授门外,头发乱翘,唇角有新胡茬,穿着皱巴巴的T。鹤丸在门外深呼吸,使劲抓了抓T的下摆让他看起来没有那么惨不忍睹——虽然作用不大。接着他敲响了门,今剑给他开了们,然后……

鹤丸把呆滞的视线转向今剑。今剑是三条家最小的孩子,三日月的弟弟,他在附近的小学读五年级。所有选修了三日月的课的学生都见过这位小少爷很多次,他经常放学后到哥哥的办公室里玩,鹤丸还帮他买过冰淇淋。

“发生了什么?”鹤丸一脸状况外。他顺手揉了揉兔耳朵,毛茸茸软绵绵手感很好,鹤丸忍不住又揉了揉。

然后被凶巴巴的咬了,三日月生气的对他略略略,露出两颗小兔牙。

麻麻……他好可爱……

鹤丸心里汹涌澎湃风起云涌,面上不动声色的把他抱紧了点儿。

“我下午有马术课。”今剑把背包背起来,“三日月说他可以开车送我,所以早上我和他一起过来了。他在工作,我在玩,然后他就变成这样啦。”今剑给他指了指办公桌:“当时他就坐在那儿。”

鹤丸抚摸着椅背,桌上放着待机中的笔电,墨水瓶没有拧上,三日月的钢笔被丢在纸上,滚了两圈,划出黑色墨痕。

一切如常。

他摁亮了笔电,屏幕上显示着邮件列表,鹤丸看到自己的作业已经被打开过,并且随即注意到最新一条来自一个西班牙的漂亮女生,她是心理学院的院花。鹤丸控制住了自己没有点开邮件看看这个漂亮妹子跟未婚男教授三日月说了什么,但他没有控制住从鼻腔里“哼”了一声。

三日月是学院里最受欢迎的男性,没有之一。长得好看又有钱,家境优越逼格高,脱下西装露出胸肌和人鱼线就能去出演《五十度黑》。他任教的所有选修科目都爆满,很多人根本分不清德加和雷诺阿,但所有人都愿意为了三日月这张脸花两个小时把自己如饥似渴的黏在阶梯教室硬邦邦的椅子上。他站在台上讲课的时候,仿佛十字军东征、文艺复兴、黑乎乎的中世纪油画经过他的嘴唇都变成了某种温柔甜蜜的东西。

身为一个连续三年出发点不明的选择了三日月的课,默默上课下课交作业绝不出风头的乖乖牌学生,鹤丸终于由于被正牌导师拖到实验室里暗无天日的泡了两个星期而错过了三日月布置的作业上交时间。

偏科严重的理科狗鹤丸又暗无天日的痛苦翻开了厚如大英词典的各种艺术史,开始赶作业。他怂怂的给三日月发了邮件解释自己延期交作业的原因,三日月没有回。

鹤丸坐立不安,为了自己的学分考虑,或许吧,也可能是他实在很想找个借口去见见三日月——他决定面对面的为自己迟到很久的作业道个歉。

最开始鹤丸和其他人一样,他对三日月的心情很单纯。鹤丸看着他,就像看着一朵花、一副画或者任何美好的事物,他欣赏的眼神坦坦荡荡毫无私心。

他每天都在看,都在等,都在想。时间久了,某些东西逐渐变得不同。这天有三日月的课就觉得开心,没有就很失落。他像追着太阳的向日葵,无知无觉的被阳光的温柔淹没。

但太阳没有错,它只是每天升起,每天路过。

鹤丸一般不怂,跳伞滑雪、极限野营、开越野车和朋友穿过沙漠,他什么都敢做。只有面对喜欢的人,才会整个人害羞的缩成一团,跟他对视都觉得紧张,怂的连在他的课上举手提问都不敢——

但是,现在。前所未有的,令人不可置信的,某天。

他敲响了门,然后抱起来变成兔子的三日月。

哇……简直是爱丽丝的梦游……

今剑拽了拽他的衣袖。

“可以走了吗?我的马术课要迟到了。”

“额,”鹤丸词穷“可是,我没有车。”

“给你。”今剑把钥匙塞给他“三日月的。你能把我送去上课,然后把三日月带回家吗?石切丸会照顾他的。”

三日月兔安安静静的被鹤丸抱着,困倦的打了个呵欠。鹤丸先送今剑去上课,然后把三日月送到今剑写给他的地址。

历史性的进步。鹤丸鼓励自己。前一天也许三日月根本不记得他的名字,今天他就已经登堂入室给三日月铺床了。当然,如果此刻的三日月不是一个三四岁还长着兔耳朵的……怪胎,这份惊喜会更让人心情愉快。

鹤丸给石切丸打了电话。他是三日月的哥哥,一位一天工作十八个小时的工作狂律师。石切丸在开庭前争分夺秒的接了鹤丸的电话并且在这珍贵的时间中因为鹤丸陈述的“三日月现在看起来只有四岁而且他长着兔耳朵”而沉默了三秒,最后温和的表示

“给他喝点水,让他睡觉吧。辛苦你了鹤丸先生,你也好好休息。我是说,特别指脑子。”

鹤丸愤愤挂了电话。

三日月兔歪着头,疑惑的看着他。

“你根本不懂。”

鹤丸小声说。他叹了口气,把三日月兔抱在怀里,喃喃道

“你根本不懂我有多喜欢你。”

 

预告: 02心读

*哎嘿嘿好想卖关子啊其实是一种想什么play都能搞而且合情合理的设定!不要小看我的脑洞!这不是普通的三明兔!(X 你们快猜快猜快猜快猜

 /) /)

ฅ(• ﻌ •)ฅ 


评论
热度(337)

© 一直手癌从未断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