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沼!本职:婶婶

【鲶尾骨喰】宴花录——空想

-451-:

那个人的存在,终于成为了一场空想的默剧。在回忆中默默演出,在空想中维持生命。成为他唯一的记忆。 




 蝉声在耳边一直在嗡鸣,完全没有停止的意思。 


胸口的闷疼一直都在。 


骨喰独自一人回到房间,折叠着刚收好的衣服。周围太过安静,他就好像不存在于这个空间一样默默地做着这一件事。每天重复着独自收拾,打扫,出征后回来安静地看着窗外的景色出神。骨喰想起不久前一期提议,要不要让其他兄弟过来同住,骨喰没有表态,一期也没有勉强。 


一期哥是以为,他在等鲶尾到来所以留着房间的位置吧。毕竟一期哥来到本丸的时间不长,所以并不清楚情况。但只有骨喰自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骨喰如此想着,然后昏昏沉沉地睡去。 


蝉鸣的声音,渐渐安静下来。 


“骨喰,呐,骨喰。” 


刀也会做梦吗? 


骨喰缓缓睁开眼睛,他睡眼惺忪地抬起头,然后在阳光中他看到了那头熟悉的黑发。青藤围绕着墙壁,那个人伏在窗边侧脸看着他。面对着骨喰惊讶的眼神,他只是一如既往地笑着。 


“鲶尾……” 


骨喰难以置信地看着身边的他,平静如死水的心忽然剧烈地翻涌。他情不自禁地再呼唤了一声:“鲶尾……” 


看着骨喰颤抖着伸出的手,鲶尾咧开嘴笑着,伸出手点了点他的鼻尖。 


“我在这里啊。骨喰,你怎么了?” 


骨喰忽然醒来。 


蝴蝶轻轻落在他的鼻尖,然后拍动着翅膀飞向了远方。骨喰维持着伸出手的动作,茫然地看着身侧。 
 一个人都没有。 


骨喰忽然站起来,然后推门跑出去。他茫然四顾,走过每一个地方,可是却怎么都找不到刚才看到的身影。脚步声从身边经过,他猛然转身,但是周围什么都没有。那些蝉鸣声好像令骨喰产生了错觉。有人一直在他身边擦肩而过。 


仿佛是回忆在和他玩捉迷藏。 


骨喰漫无目的,跌跌撞撞地走着。世界天旋地转,他扑通地跪坐在地上喘气。到底在哪里呢?鲶尾到底在哪里呢?骨喰几乎想要大喊出声,可是他的喉咙仅仅只是发出了几声颤音,犹如被堵住了一样难受。 


“骨喰殿下,你怎么了?” 


世界里头终于出现了其他声音,骨喰慢慢抬起头。只见歌仙忧心地看着他。歌仙的身影在骨喰眼中晃了晃,好像分开了两个影子。令他忽然想起了一个多月前的事。 
 主人对外宣称一队于出征时经历了重创,继鹤丸之后,歌仙也被找回来了。只是歌仙过去的记忆出现了错乱。为了不刺激他,所以希望大家不要再提过去的事了。 


看着面前的歌仙。骨喰心里想到。 


全是骗人的。 


但若不这样说,他们又该怎么解释这个歌仙的存在呢? 
 看到骨喰久久不回应,歌仙不禁伸出手。“骨喰殿下,你的脸色很不好。是有什么事吗?” 


骨喰抬起苍白的脸,空洞的视线直勾勾地看着歌仙,问到:“你到底是幻想,还是亡灵?” 


落叶在他们之间吹落。骨喰清楚地看到歌仙瞪大了眼睛。他避开了歌仙的手和视线,装作没有觉察到他那一瞬间的僵硬,然后转身跑开。 


明明决定要保守这个秘密,可是看着歌仙的时候,骨喰终于还是控制不住自己。想起那一天大家玩百物语的时候,谁也没读懂他的落寞。若是不曾相遇,或许也不会如此痛苦吧? 


无数次骨喰都在想,若是这个世间真有亡灵的话,该有多好啊。但像他们这种非人之物,灵魂真的能如人类一般存在这个世界之中吗?每当看到歌仙,骨喰就会感到恐惧。既希望鲶尾再一次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但是又害怕这个结果。 


若是鲶尾变得像歌仙那样的话,他又该怎么办?那样的鲶尾,真的是鲶尾吗? 


骨喰拖着沉重的身躯回到房间。他终于再一次认清楚现实。他看着房间打开的窗户,那里一片白光,什么都没有。骨喰走过去坐下,双手叠在窗台上眺望远方。 


不禁想起很久以前,他伏在窗台休息。迷糊之中有人轻轻碰了碰他的鼻尖。他慢慢睁开眼睛,视线模糊中出现了一片斑斓。鲶尾从捧着的花束后探出头来。他的脸上黏上了泥土的褐色,但是笑容灿烂,看起来非常高兴。 


来,给你。 


他递出的花枝正好碰到骨喰的嘴唇,柔软的触感带着清浅的芬芳。然后渐渐化作幻影,被阳光穿透。 


唯有蝴蝶落在骨喰的唇上,他轻轻闭上眼睛。 


那个人的存在,终于成为了一场空想的默剧。在回忆中默默演出,在空想中维持生命。成为他唯一的记忆。 


此瞬唯有蝴蝶在白光中蹁跹而过。 


END

评论
热度(77)

© 睡眠不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