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沼!本职:婶婶

【三日鹤中心、娱乐向】文本文档——第1话

-451-:

 *副校三日月X教师鹤丸。


*因为最近写正经东西较多所以急需写点轻松逗比的东西调剂


*本文抽风,现代背景,里面内容,纯属扯谈。大学背景,其他刀也是学生和教师。讲述一群教师和学生在大学里头扯谈的生活。


*主三日鹤,暂时CP有烛压切,其他待补


*名字我都还没想到,所以它暂时就叫文本文档。想到名字再改了


-----------------------------我是逗比的分割线-----------------------------


       一。


       鹤丸和三日月第一次见面其实挺不着调的。


       周六那天鹤丸把手上的钱全拿去买游戏,买完之后身上就剩下个坐车钱。十二点多了,他打电话给烛台切,对方告诉他自己正在某饭店和别人吃饭。鹤丸当即二话不说就表示:那你就让我蹭个饭吧。


       鹤丸坐车到了目的地。这家饭店在市内一直非常有名。据闻老板是一名热爱自然风雅的生意人,读过几年室内设计,所以这饭店设计都出自他的手笔。鹤丸在接待人的引导下穿过回廊,一片青竹叶落下,庭院那边的翠竹一层一层错落有致,如同碧玉一般屹立在褐色的土地上。小石围着的池塘映着蓝天,青蓝相交,澄明如镜。鹤丸觉得在房间里看着这样的景色吃饭真的好极了,就不知道钱包要破费多少。


      木门被推开,传统和式的房间里头两边坐着几个人。听到开门声他们齐刷刷抬起头。呃,可能是环境和氛围的关系,鹤丸觉得自己也该严肃一点。惊喜登场什么的还是先算了。所以他点头打招呼然后坐到烛台切隔壁。坐下的时候小声跟他开玩笑。


    “教师聚餐还是联谊啊?”


    “你最好注意措辞。”烛台切看了一下坐在隔壁严肃的长谷部。“不然我怕长谷部君要表演就地压切了。”


       其实在座的都是熟人。对面坐着的正好是学校里的教师石切丸和岩融,平时大家都熟悉。至于另外一个……生面孔呢。穿着大方得体,笑容可掬。就算不开口说话都能看得出这样的男人绝对是出生在教养良好的家庭。脸也真是过目难忘的好看。难道这顿饭是和他有关的?


      鹤丸听了一下他的自我介绍。原来他是退休的三条老教授的得意门生,名叫三日月宗近。留学归来,即将和他们在同一院校就业,今天正好约出来大家吃个饭。


    “请问这位是?”


       正准备喝茶的鹤丸听到提问。抬起头发现发话人是三日月。正想回答的时候长谷部已经先回应:“他是五条老教授的得意门生,也是我院教师。专攻多门学科,在学校里也是很有人望的。”


        一脸“我们这边都很有料”的样子。那边岩融听了以后哈哈大笑,用手指叩了叩木地板。


       “你说的很有人望是指打游戏那方面吗?”


          鹤丸低头看着自己放在地上的袋子,里头装着的不仅仅是游戏啊那根本是他半个月的工资。这次买得太多,地上的游戏盒都要掉出来了。鹤丸在长谷部凌厉的视线下扶好袋子,清咳两声后笑道:“多打游戏有助于开发智力,对促进师生关系也有帮助。做人别那么古板嘛。”


         这话与其说是对岩融解释,更像是说给长谷部听的。岩融哈哈大笑,然后对三日月说:“这家伙打游戏很厉害,以前大学读书和他同一个宿舍的时候我也没赢过他。”


         光看长谷部那表情就知道今天气氛不对着。鹤丸决定埋头苦吃,少说多吃。任由他们在饭桌上说着社交令辞自己也不插一句话。鹤丸装着专心吃饭不问世事,耳朵还是留心听着的。言谈之间他知道了对面那个留洋海归似乎要来他们大学任教。他们学校作为名牌大学,获奖无数,老师也是顶有名的。不少学生都是冲着学校头衔和师资而来。学校内派系非常之多,每个系竞争都十分激烈。上至老师,下至学生无一例外。今天他们三条那边来了个不得了的,难怪长谷部那么紧张。


        这饭说的是接风洗尘,只怕吃的人可不是这样想咯。鹤丸算是搞懂了一点前因后果,他觉得摸底应酬这事情真的无聊极了。还不如赶紧回家打游戏。所以吃完他找个借口说要回家搞课件,提起他那袋游戏就走了。


         鹤丸蹭了烛台切一顿饭,出了饭店门就收到他的短信。


      【鹤丸老师这一顿饭吃得挺大家闺秀的啊。】


       鹤丸快速打字抗议:【烛台切老师,你的学生有没有投诉过你的语文课遣词造句凶残至极?】


       估计那边的烛台切看到短信都在笑,连打字都带了表情符号【( ╯▽╰)多虑了。据说我今年又能入围优秀教师。噢我这表情符号打得帅吗?】


     【这年轻人卖萌的玩意,你就别学了。】


       鹤丸发现自己在人家店门口站太久了,于是忙打字:【我先回去,有事等下再说。】


      【等等,你有空送送人家。】


       送谁啊?鹤丸一转过头去,只见三日月在侍应的接待下慢步而来。看着他在左右两边弯腰鞠躬的侍应身边从容走过,鹤丸觉得这人还真有派头。三日月见到鹤丸还打了招呼:“顺路,我送你吧。”


      鹤丸觉得,烛台切小朋友,你说反了吧?结果鹤丸跟着三日月下停车场上了他那台Aston Martin才知道烛台切啥意思。确实得送送他,海归的车导航居然坏了。


    “你手机不能安装个吗?”


       三日月绑好安全带,一踩油门。“我手机时差还没倒过来,暂时用不了。”


      “……”


      “我的意思是它坏了,石切丸帮我拿去维修了。”


        鹤丸在想三日月到底是不是和歌仙一样专攻文系,说话都那么玄。问了之后才发现人家啥都涉猎。八方全能,来学校任职教哪个科都可以。难怪长谷部有点紧张。他们这边还偏着科,人家那边徳智体美劳都全了。


        鹤丸百无聊赖地想着,然后把车窗拉下来。外头的风吹拂着他的头发,他侧头看着桥外的风景。天空和江水快要连成一体,耀眼的阳光模糊了天地的界线。三日月瞟了一眼支着下巴看风景的鹤丸,他白色的头发在风中恣意飞扬,阳光贴近他轮廓的线条,仿佛是用笔尖细心琢磨勾勒。鹤丸漫不经心地注视着掠过的景色,却好像没什么停留在他眼里。


        三日月笑了笑,觉得此情此景,应该播点音乐才对得起这么安静的环境。于是他按下了播放键。


       然后车里响起了《幸福安心委员会》。


        鹤丸立马回过头,觉得这画风实在不对。好像觉察到了一样,三日月解释:“之前来的时候今剑给我的,好像他们年轻人现在喜欢这种。我好久没回来了,不知道这边潮流。”


       “我对这歌没什么意见,只是觉得现在播放,太过洗脑。”鹤丸认为得让人家海归明白年轻人的多元化,于是说:“下次有机会我推荐点歌给你。我家里也有收点CD,下次借你吧。”


        “好啊。”


          鹤丸对三日月的第一印象还挺好的。人看起来随和,不像是有很多花花肠子。这时三日月把音乐按掉,问:“我现在暂时住石切丸那里,迟些配好房子再自己住。你是哪一楼的?”


        “我A栋的。石切丸B栋的。咋们住的地方隔着一个小区,不过也不算远。”看来对方也有聊天的意思。这也好,大家话匣子打开了,总比坐在车上沉默要好。于是鹤丸兴致勃勃地问:“你一直在外国读书吗?我家老教授跟你们家教授也很熟,但以前一次也没见过你。”


        “嗯,我长大不久就随父母出国了。我父母和恩师关系不错,所以恩师收了我当弟子。日常都是在国外的多。我也就回来过一两次。”


         鹤丸了然地点头,然后问:“你怎么不和石切丸跟岩融他们一起走。你也要回石切丸那里吧?”


       “我觉得吃饭气氛还是挺重要的。”三日月笑了笑。“还是放松些好。”


         鹤丸深以为然,顿时觉得这人跟自己还是挺合拍的。这次到三日月问:“以后大家也算是同事了。方便留个电话吗?”


       “可以啊。”鹤丸翻了翻袋子,然后把自己随身的纸笔拿出来写了个电话给三日月。写的时候还调侃他一句:“有人说过你长得不错吗?”


        “没有。”


         “真的假的?”


         “因为那是大家公认的事情。”


          “……”


          回到教师职工住宅区,鹤丸引导三日月去停车场后就算是大功告成了。和三日月道别之后,鹤丸心有余悸地给烛台切发了一下短信。


        【烛台切小朋友。】


        【怎么了鹤丸叔叔?】


         【吓死我了,我万万没想到。这海龟,冷笑话还说得挺溜的。】


         【……】




        二. 


       长谷部有点慌。


       他今天周日开会后第一时间就跑去鹤丸家,把他从被窝摇醒。鹤丸昨天通宵打游戏好不容易睡下,他抱着大枕头呻吟半天,视线朦胧的他随手往台几上拨了拨,摸到眼镜戴上看到长谷部后他第一句就是:“我让光忠递请假条,今天不加班。”


       长谷部一把将请假条甩他脸上:“间歇性神经紧张人格错位一天。这种请假理由你好意思?”


       鹤丸拿起请假条仔细看了一下,实话说他还挺吃惊的。“光忠懂的还挺多的啊。人才啊,他有没兴趣转医学院?”


    “你和烛台切互相包庇不是第一天,别太过分我就认了。今天我主召集全体教师开会,你居然敢缺席?”


      哎,他们的审神者校长开会那么多年,他都是选择性到的。只是今天长谷部看起来有点急,估计免不了要训他一天,所以鹤丸赶紧打了个电话给烛台切。谎称上次帮他买的东西到货了,赶紧过来拿。烛台切接了电话不疑有他,马上过来敲鹤丸的门。鹤丸一打开门第一句就是:“你下次这请假理由换一个,写得太艺术了。长谷部主任是个老实人怎么会信?”


      烛台切一听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他觉得必须解释:“鹤丸老师,我帮你请假条写了那么多年,已经写到无病可写,只能研究精神病科。不然估计就剩妇科了。”


     “烛台切小朋友,你真写妇科疾病,估计我都得给你吓死。”


       鹤丸让了条道给烛台切进来,烛台切一边说着“东西在哪儿呢”,一见到长谷部,烛台切脚立马收回去准备转身。那边长谷部环抱双手坐在沙发上背对着他说:“去哪?回来!”


      烛台切就知道绝对没好事。心中仰天长啸,不由得说:“哎长谷部君,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呢?”


       鹤丸洗刷完毕出来问:“什么同根生?你是太刀他是打刀,你说这话合适吗?”


      “鹤丸国永。”


      “行,行,你当我没说话。”


       烛台切叹着气,只能借泡咖啡的名义去厨房躲几分钟。鹤丸坐着沙发和长谷部面对面。长谷部问:“你还记得昨天和我们吃饭那个三条的么?”


       鹤丸还是有印象的。“噢,你说那个海归啊?”


       长谷部一脸痛心,鹤丸都不知道什么事,就看到烛台切端着咖啡盘子出来说:“那个海归不是过来当老师的,人家是来当副校的。今天校长开会,就是他任命这事。鹤丸,你空腹就喝水。”


       鹤丸“噢”了一声,端起水杯视线游移。想来他们副校这个位置空了很久,一直都没消息。长谷部多年兢兢业业,在学校评价优秀,能力算得上出类拔萃。副校这个可以算是校长的左膀右臂。长谷部是个校长控啊,他当然希望自己是离校长最近的。


     “没事,我们学校副校两年一换,到时候可以重新投票。”鹤丸鼓励了一下长谷部。“下年我支持你,放心啊。”


     “这事情得公平公正,实力说话。”这方面长谷部倒是很有原则。他在意的最主要也不是这事。“主要那天也没问出什么根底。这人能不能真的帮到我主,人品怎样。鹤丸你那天和他回去感觉这人怎样?”


        啊?怎么忽然问起他来了?送人的时候没说有侦查工作啊,现在怎么就要他汇报呢?


      “人……还行吧。”鹤丸也就勉强挤出点评价。“冷笑话说得还不错的。”


        鹤丸感觉长谷部看他的眼神都十分嫌弃。长谷部也冷静下来了,他说:“我来找你,是让你最近收敛点,可别干什么乱来的事。新来那个副校看着好说话,可知道你没来,就问了你出勤情况和工作评价,我觉得不好对付。”


    “随他,我不舒服,他还能来捉我?我病假还没用完的。”这点鹤丸倒不怕。他除了不大爱开会,工作没事基本不会缺席。跟学生关系挺好,除了有时候人有点爱恶作剧,其他也真没什么了。至少数据上他还是过得去的。


    “总之这段时间自己注意点。不得怠慢!”长谷部严肃地三申五令。然后对以为没自己什么事的烛台切说:“你也是!”


      烛台切喝着咖啡一愣。“啊?”


    “最近大俱利伽罗很不在状态,再这样下去我怕他成绩得飘红了。”提起大俱利伽罗,长谷部也没少操心。“他是你亲戚,就算他还是学生。说不定也会给重点关注。最近让他别太懒散了。”


      烛台切对大俱利伽罗一直采取自由成长政策,没想太强迫他干啥事。而且大俱利伽罗那个性格,强迫可不行。他委婉地说:“你也不是不知道,现在的学生很多事情不能来强的。特别小俱利那个性格……”


    “你就不会找个方法说吗?”长谷部立马打断了烛台切的话。“他那么喜欢一个人,就不能叫他一个人拿第一名,一个人做年级第一吗?分数和一堆人一样,算什么一个人?”


      听得烛台切也愣了半天。不由得说:“教育界要是少了你,孩子们未来都要没希望了。”


      长谷部训话了将近一小时,期间多亏烛台切接了不少话,长谷部才没完全把火烧到鹤丸那里。半天了烛台切好不容易找个借口带走长谷部。临走前烛台切笑着和鹤丸说:“今天不提供送餐服务。”


     鹤丸要再说什么,烛台切已经关门了。鹤丸摸摸肚子,他睡意没了肚子也开始叫了。哎可惜得罪了烛台切,还是叫外卖吧。


      正当鹤丸准备打电话叫外卖的时候,门铃就响了。这一来一去间隔时间不长啊。鹤丸心中给烛台切点了一百个赞,给他发了五百张好人卡后马上开门,深情地说:


     “光忠我就知道你是爱我的。”


       门口这人穿着西装,看起来就像刚开完会一样。气质温雅,表情似笑非笑,看起来特意味深长。鹤丸刚开门就愣住,半天才说:


       “哦,海归啊。”


                                                                                                   TBC



评论
热度(755)

© 睡眠不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