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沼!本职:婶婶

【三日鹤】国王游戏(01)

-451-:

*MAD【CIRCUS】观看后产物。


*刀剑男士在现代之中的战斗游戏狂欢,整个世界都是他们的游戏场所。竞技类,随机组队或者自由组队,大量刀出没


*主三日鹤。大BOSS级别的三日月,站立于刀剑顶点的欧王(?)。与鹤丸关系时敌时友。其他CP待补


----------------------------------------------------------------------------           一.


        兜帽男子抬起头,看着大厦巨大屏幕里所播放的【刀剑演练】战斗放送。他打开了汽水罐,碳水化合物在喉咙里滑过一阵发麻。屏幕里打斗的声音越演越烈,兜帽男子抬起眼睛看着直播里头名为蜂须贺虎彻和长曾祢虎彻的刀在进行演练游戏。兜帽男子不禁想这两兄弟凑一起也真够凑巧的。屏幕解说非常激动,围观直播的人也热情高涨。兜帽男子低头按着手机,点击了好几个选项之后确认。


        “你好,这是你的零钱。”


        店员双手递过零钱,然后偷瞄这个男人。他穿着白色兜帽外套,腰间还挂着奇怪的鹤型挂饰,白色的头发和金色的眼睛十分引人注目。店员想了很久才鼓起勇气问:“请问你是鹤丸国永吗?”


        男子似乎刚回过神来,他笑着回应:“哦吓了一跳,居然被认出来了。”


        店员惊喜地捂着嘴巴,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演练游戏的刀剑男士。她慌张地到处寻找纸笔。在此时,外头响起了警报声。鹤丸抬起头,不同颜色的数码程序文字开始覆盖这个地区。周围附近的叫声此起彼伏,唯有那个店员还在寻找纸笔。


        【130号鹤丸国永确认参与A区演练游戏吗?】


        他毫不犹豫地按下确认键。


        店员看着名为鹤丸国永的刀剑男士衣服分解组成,外套渐渐演变成纯白的羽织,金黑色的刀出现在他的腰侧。因为场景变化周围一阵强风吹来,鹤丸仿佛震翅欲飞。数据在眼前开始覆盖重组,整个区域仿佛积木一样被快速拆开重建。演练游戏区域即将生成,无数虚拟屏幕已经出现在街道四周做好直播准备。


        在下一刻,这个现实世界即将变得不真实。


        鹤丸轻轻拍了拍那名呆住的店员,背后的世界风起云涌,所有的东西即将被卷入名为游戏的漩涡中。他朝困惑的她眨了眨眼睛笑道:“等我回来再给你签名吧。”


        【生成准备完成,一分钟后演练游戏开始。请参加人员准备就位。】


        刺眼的光从四方八面射出,店员抬起手遮住眼睛。名为鹤丸国永的男人慢步进去。扬起的羽织像白浪一样往后不断涌动。他犹如信步闲庭一样踏入光中,看着这个被数据重组的城市。鹤丸套上兜帽,嘴角的弧度因为兴奋而上扬。


        “让我好好享受新的惊喜吧。”


        二。


        新世纪兴起了一种名为演练游戏的活动。由审神者召唤出来的刀剑活在现世,像人类一样生活。被称之为刀剑男士的他们在政府中登记号码,参与演练游戏活动。


        参与的刀剑可以获得金钱和解锁地区特权。每次演练游戏都是世界直播,游戏规则每次不同,有些随机需要参加之后才知道。有些则是提前预约报名。由刀剑男士自由确认是否参与。当确认参与活动之后,部分地区会随机封锁产生二次空间,有可能是现实空间,也有可能是幻想空间。作战可能是单人也可能是团队,伏击战等等。全看玩法规则如何生成。


        鹤丸落到森林地区的树上,他从树上眺望远处的城,目的地似乎就是那里了。进入空间之后,规则在澄明如镜的天空出现。


        【目的地:山城最上层】


        【任务完成条件:到达城的最高点取得御守。并且持有十五分钟者胜出。】


        【其他:杀敌追加积分,击杀对手可获得高分奖励。团队积分可累计影响最后评价。积分可进行现实奖励兑换。主要分成两组,红色和蓝色。颜色和划分全部随机。不同颜色的则是敌人。你被划分至红组。同伴需要自行确认,遇敌系统会提醒。】


        简单明了。似乎是可组队模式。这就得视乎有多少刀剑男士确认了参加这次演练游戏。不过这方面的资料基本保密,鹤丸甚至不清楚这回到底有多少人参与。只是看来这次除了可以组队,部分人还可能会成为敌人。


        除了自己,有谁潜伏在这片森林里呢?


        忽然,乌鸦惊飞,树丛摇晃。鹤丸马上跳到另一棵树上,在相邻的树上急速移动。乌鸦一大片地从树林逃离,可是却不是因为鹤丸的动作。他们好像被杀气逼走一样慌忙逃离战场。


        地面的震动越来越剧烈,快要追上鹤丸。就好像地上的猛虎追逐飞鸟一样。鹤丸躲在隐蔽的叶丛之中,在一缕薄光从叶缝漏出切入身上的时候,鹤丸猛然抽刀。


        几乎是完全凭直觉挡下这一刀,那双红色的眼睛在黑暗中闪耀着妖异的光辉。只差一点,短刀就要没入鹤丸的颈部。胸口冒出蓝色代码,拥有天狗之姿的短刀张开嘴巴。


        “找到~啦。”


        此时,鹤丸的胸口出现了一个红色的代码,系统警报。


        【警报,敌人有两名。】


        鹤丸忽然感觉重心一斜,树木似乎被什么猛烈敲击着,鹤丸低头可以看到巨大的身影正用薙刀劈向树木。短刀栖身而上,鹤丸横刀一挥,然后借力一蹬树干退开拉开距离。在离地面还有几米的时候,鹤丸打了个响指:


        “申请使用坐骑花柑子。”


        【申请成功。】


        坐骑从空间中冲出,鹤丸翻身落马,然后“驾”的一声策马奔驰。同样半空中准备落地的短刀扭头看着逃离的猎物。他抿唇一笑,伸出手做了个射击的手势,迅速下达指令。


        “申请生成刀装。”


        然后,在他身后弓兵一字排开,全体拉弓搭箭,瞄准了骑马逃离的鹤丸后背。短刀落地后一挥手。


        “射击!”


        万箭齐发!


        背后空气仿佛被刺穿。鹤丸头也不回,他手一抬。“申请刀装生成。”


        就在最后一秒,盾兵逐一出现在鹤丸身后,他们如同城墙一样,整齐迅速地举起盾,无数弓箭好像雨点一样落在盾牌上,成功让主人避开这一波攻击。眼看着鹤丸要逃走了,失手的今剑皱起眉头喊道:“岩融!”


        “嘿!”


        早已从侧路冲出去的岩融一挥薙刀,半路的盾兵被打飞,视野瞬间开阔起来。可是还是赶不上马的速度。今剑跳到岩融肩膀上鼓起腮帮子。岩融手掌搭在额际,看着已经几乎快要看不见的鹤丸。


        “啧啧,还以为能狩猎成功。”


        今剑抱着岩融的脖子不满地说:“早知道刚才第一击就果敢一些。”


        “哈哈哈,还有机会的。”岩融爽朗地笑着安慰今剑。申请生成坐骑之后拍了拍今剑的脑袋。“追上去吧,说不定半路会遇到我们的同伴。”


 


        冲出树林之后是布满石块的平地,鹤丸在马上纵情奔驰。尽管看似很近,但鹤丸知道自己距离目的地还是有一定距离。此时警报声再一次响起。


        【注意,你的周围有一名敌人接近。】


        “哇喔,今天是大凶日吗?”鹤丸开始警惕起来。这段路上全是山石,敌人可能就藏身在里面。鹤丸并没有停下侦查的意思,比起漫无目的搜索他宁愿暴露在危险之中,全速前进。


        当猎物这种事情真是新鲜刺激,不过如果再遇到装备远程攻击刀装的刀,情势可能就有点不妙了。鹤丸刚才已经把唯一一个盾兵消耗了,剩下两个刀装鹤丸还保留着。现在的鹤丸孤身一人全是破绽,心跳得和马的脚步一样快。明明那么危险,但是他却更加兴奋了。


        有声音在接近,鹤丸的视线迅速左右看了一转。只见大约六名轻骑兵从四面朝自己冲来。他们似乎打算截击自己。相信紧随着的岩融和今剑应该正在赶来。鹤丸迅速地开始判断情况。蓝队估计已经有部分人会合,而自己暂时还没找到同伴。不清楚这次系统分布机制,也不排除系统随机,红队可能只有他一个。


        当然如果是这样,那他实在是倒大霉了。鹤丸对自己的运气还没差评到这个地步。现在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不能停下来战斗,只能想办法摆脱追兵。否则他会被后头的岩融和今剑咬上,还可能被这几个轻骑兵的主人袭击。


        鹤丸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冲向了正前方的敌人,在快要接近的那一刻压低身抽刀,干净利落地拦腰砍向敌人。当温热的鲜血溅落他的衣服时,鹤丸觉得这种感觉真的好极了。


        心脏在高鸣,血脉在叫嚣。在这个荒诞的游戏之中,活着的感觉如此清晰。


        骑在马上的鹤丸抵御着敌人的攻击。六名轻骑兵在骑马战上并没有讨到好,反而被鹤丸逐一砍杀。在他砍落最后一个轻骑兵之时,侧边的巨石被拦腰斩断。紧接着,那柄长刀一挥,厉风带着凛然的杀意扑面而来,鹤丸首先做的动作就是勒紧了缰绳,他身下的马匹扬起马蹄往侧面退去。鹤丸差点要从坐骑上跌下去,他勉强稳住之后迅速下马往后跳。长刀三连击挥去,鹤丸灵活地躲开后跳起,轻盈的身躯落在刀尖之上。如同在刀尖展翅的白鹤。


        “真是吓了我一大跳啊。难得你这次来得那么迅速。”


        胸口出现蓝色代码的石切丸抬起头仰望鹤丸说道:“只是凑巧降落在这个地点而已。”


        闲话只是一瞬,鹤丸的刀已经往石切丸的头部攻去。这一下只不过是虚招,石切丸为了躲避果然是选择了移动,鹤丸从刀上落下半跪在地上,迅速弹起!他看准了大太刀攻击速度不快的这个弱点,刀刃往上一挑,眼看这一击就要得手了,结果鹤丸却选择马上退开。


        弓箭射落在鹤丸脚边,鹤丸抬起头就看到今剑和岩融骑着马赶来。他们身后跟着一排弓兵,刚才鹤丸和石切丸缠斗的时间今剑和岩融已经往这边进发。鹤丸“啧”了一声,果然是耗掉了太多的时间,被截击的敌人赶上。


        “真是吓了我一跳,今天你们三条派开派对?”鹤丸扶着刀柄从地上慢慢站起来。“无关人等不加入也可以吧。”


        回答鹤丸的是岩融的薙刀,飞沙走石之中鹤丸看到了狩猎者的眼睛。


        “所以现在就请你退场吧。”


        三对一,估计现在于外围看着这场演练游戏的人都在欢呼吧。被三名刀剑男士围攻,如同绝路中的困兽斗。目的地离自己还那么遥远,可鹤丸连胜利的指尖都不曾触碰过。


        在后方的今剑再一次举起手,背后的弓兵已经再次生成。鹤丸连生成刀装的时间都被剥夺,他已经成为那双血红之瞳里锁死的靶子。


        “射击!”


        鹤丸看着所有箭射来像万花筒一样在眼中旋转。若是全数射入这副躯壳,鲜血必然绽放如花吧?


        鹤丸咧开嘴笑了。


        岩融和石切丸惊讶地看着鹤丸完全不闪躲地冲过来,几乎是孤注一掷的姿态。金色的瞳孔耀眼到极致,犹如他刀上锋芒。


        若要倒下,至少在被鲜血染红之前取下敌人的首级吧。


        “刀装生成。”


        在生死之间,冷淡的声音从鹤丸身后传来。然后,无数巨石从天空呈抛物线飞过砸向了今剑身后的弓兵。鹤丸回过头去,只见站在石堆之上那名皮肤黝黑的刀剑男士在投石兵前冷眼看着他们。受到波及的今剑发出了一声惊呼,岩融见状马上冲回去挡在今剑面前一刀劈开落下的巨石。


        “今剑!怎样了!”


        虽然战斗过后可以用材料修复,但是在游戏里头刀剑男士还是会受伤。今剑刚才被投石击中,左手暂时不能用了。而且弓兵也损失过半。今剑吃痛皱起眉头,石切丸看到他们无事稍微松了一口气,却看到今剑看着他喊道:“小心!”


        石切丸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鹤丸已经从左侧攻来,他虽然马上挡下,但是右侧出现了另外一个身影实在令他措手不及。那把指挥着投石兵的刀无声地潜入,他手臂的龙纹纹身似乎在随他的动作舞动着。近距离贴身战斗对大太刀挥舞非常不利!


        几乎是一瞬间,右侧的刀已经确切砍中了目标。但是中段好像被卡住一样无法切入。正在惊讶之际,鹤丸背后传来了其他人的声音。


        “小俱利,鹤丸,马上回来。”


        在石切丸两侧的大俱利伽罗和鹤丸马上后退,放弃了这一次攻击。石切丸身上散发出一股清净之气,刚才受到攻击的伤口开始渐渐治愈。连续两次在石切丸这里失手的鹤丸不爽地低声说:“居然使用了【神祝】。”


        同一时间,周围忽然乌云盖顶。负伤的今剑背后张开了巨大的翅膀。他仰起头身体似乎在发生变化。鹤丸和大俱利伽罗接收到信号,就好像动物察觉到危机一样迅速逃离。他们的目标是站在山石高处的那名同伴。在风云变幻中,在高处戴着眼罩的独眼男子审视着下方的局势。


        烛台切沉吟了一会儿。“【转生】吗?”


        每名刀剑男士的特性都不一样,所以具备个人特别的技能。诸如灵格高的石切丸使用【神祝】可以缓慢恢复伤口。曾经是大太刀的今剑则可使用【转生】技能,获得短时间的变化,交换刀种。本来小巧的今剑渐渐变大,手上的短刀也发生了变化。不过今剑负伤估计撑不了多久,这时转生身体负担很大,烛台切并不太担心。


        当机立断,烛台切喊道:“小俱利!”


        “别命令我。”大俱利伽罗不满地说着,但还是好好指挥着自己的投石兵对敌人进行袭击。虽然变成了大太刀攻击力增强,但是速度明显也慢了下去。眼看着今剑三人一边走一边击碎投石攻击强硬前进,鹤丸和大俱利伽罗已经快到了。鹤丸抬起头打招呼:“光忠你这个惊喜我喜欢啊!”


        烛台切比了个拇指:“大逆转很帅气是吧?”


        自然。此时在外界观看直播的也是一片掌声。人气网站的评价不停刷新,网络视频的弹幕都要把他们的表情掩盖了。


        演练游戏屏幕中的鹤丸和大俱利跳上高地,看着第一排的投石兵已经快被清理完,而今剑三人也有不同程度的伤。唯一好点的大概也就岩融,石切丸的恢复速度不快而且再添新伤,今剑则是要承受身体的负荷。此时,大俱利伽罗再生成了一个投石兵刀装。鹤丸见状都不由得佩服地搭着大俱利伽罗的肩膀:“你小子也真厉害,带两个投石兵。”


        “哼。”


        “鹤丸你也算是大胆啊。”烛台切不由得感叹:“要是我两不是你同伴,你现在靠过来随时可能被砍杀啊。”


        “总比被三条派的打败好吧。”鹤丸看起来似乎完全不紧张。“更何况我觉得我的运气没那么背。”


        烛台切笑了笑,他和大俱利伽罗的胸口同时出现了红色代码,同伴结盟确认。他们三人开始疑惑这组合真的是随机抽签?审神者肯定对结果有干涉吧。


        “好了,认证完毕。可以出发了。”


        “哇,要是我真是和你们不同队的话你打算现场砍了我吗?”


        烛台切亲切友好地笑道:“怎么会呢?我可是和平主义者啊。”


        鹤丸打量着烛台切,也不由得庆幸自己运气还没有那么背。“你体贴又现实这点我觉得很不错呢。”


        三人一同生成坐骑往目标奔去。这一路上没有敌人,看来这次的演练游戏纯粹是两队厮杀看谁取得胜利。鹤丸半开玩笑地说:“希望我们可以找到新的同伴啊。因为这次看起来很像三条派狂欢啊。”


        这时候系统传来消息:【敌方减员一名。红队各人获得三百积分。】


        看来敌方减员了。刀剑男士受伤进入濒死状态的话会自动受到机制保护传送离场。比起有他们所不知道的同伴击败敌人,烛台切更偏向是今剑退场了。因为受伤不轻的情况下再进行【转生】对身体负担太大了。


        “狂欢对象似乎消失了一个。”烛台切确认了一下信息。“没事,就算场上全是他们三条派现在也就三人。毕竟那一位只参加每个月固定两场比试,从来没有参加第三次。”


        那一位啊……鹤丸抬起头看向天空。从今剑施展【转生】开始,天空就一片乌云盖顶,空气变得闷热。看着阴沉得像夜幕的天空鹤丸不禁说:“空气真令人不舒服。”


        他们策马奔驰,临近目的地,这地势险要,实在不适宜骑马进发,鹤丸他们只能回收坐骑,然后循着山路来到城门口。他们各自点算刀装。大俱利伽罗的两个投石兵在刚才已经耗尽。烛台切还有一个重骑兵一个轻步兵。他看着鹤丸剩下的两个轻骑兵刀装不由得感慨:“城内只能使用步兵啊,这岂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可以生成刀装?”


        “在城内骑马也是惊喜的一环啊。”


        “……你是笨蛋吗?”


        三人各自说完后,烛台切说了一声打扰了,然后一起推开高大的木门进入城内。这城建筑在山上,位置险要,从高处俯瞰就能尽览山下景色。鹤丸在无人的走廊里行走,木制地板似乎因为年代久远所以发出了一些奇怪的声音。看向窗外,阴沉的天色已经完全覆盖了这个世界。演练游戏区域的时间天气似乎都是随机的,而看现在这个天色,应该是准备入夜了。


        进来的时候天气还是上午,那么快就直接跳到夜晚吗?在鹤丸疑惑的时候,大俱利伽罗忽然停下脚步,鹤丸和烛台切觉察到不妥不禁问:“怎么了?”


        大俱利皱起眉头不停四下张望,他的脑海里出现了脚步声和一些动物的脚步声。鹤丸和烛台切的声音反而变得含糊不清。大俱利伽罗觉得自己好像置身在水中,耳膜被奇怪的东西充斥着。为了挣脱这个现状,他忽然抽刀。


        烛台切抽出刀挡下,他看着大俱利伽罗喘着气,情绪似乎非常不稳定。鹤丸马上警惕地环顾四周。“这里有人!”


        有比他先到达的敌人吗?系统还没提示,是因为有一定距离吗?大俱利伽罗似乎受到了影响,但是烛台切和鹤丸暂时无事。交换眼神之后,鹤丸马上迅速到其他地方寻找敌人的所在地。


        大俱利伽罗似乎已经分不出敌我,开始攻击烛台切。烛台切为了不伤到大俱利伽罗所以只是进行着防守,心里希望鹤丸能尽快找到敌人的所在,说不定大俱利伽罗就能恢复正常。只是此刻忽然在木栏之外出现了高大的黑影。不知何时悄然到来。烛台切惊讶地转头一看,雷鸣闪电之中,岩融出现在这一层的屋檐之上,在大俱利伽罗一刀挥过去的时候,岩融也举起了薙刀。


        【注意,有四名敌人在附近。】


        喂喂,四名也太夸张了吧?如此想着的烛台切扯着大俱利伽罗往地上一滚,岩融接下来的一击往地面劈落。这一下攻击在地面劈出了断层,除了岩融之外他们全体往下掉落。烛台切保护着俱利伽罗撞落地面。在落地的一瞬他已经看到石切丸在最下面。他们跌落地面的那一刻烛台切马上半跪起来,堪堪举起刀挡下石切丸的一击。


        大俱利伽罗跌落地面头脑发麻,但好歹清醒过来了。他看到烛台切被石切丸的刀势压着,马上来帮忙。只是脑海里奇怪的声音依旧在干扰着。但大俱利伽罗还是能分辨情况的,他振作了一下马上攻击石切丸。一招虚晃成功帮烛台切脱离困境,烛台切马上拉着大俱利伽罗。


        “走!”


        他们逃到庭院,大俱利伽罗总算听不到那些声音了。烛台切还有些惊魂未定,他问:“大俱利伽罗,你还好吗?”


        “……声音消失了。”


        果然是有东西干扰了大俱利伽罗。不过这个东西似乎是有范围性的。看来城内是已经成为了什么人的领域,他们不宜接近了。看着岩融扛着薙刀和石切丸走出来。大俱利伽罗皱起眉头。被敌人摆了一道这件事令他非常恼火,两个敌人是攻击力范围大的刀种,自己有优势和劣势。大俱利伽罗的身上涌出一股强烈的气场,进入了【不屈】的状态。


        烛台切也赞成大俱利伽罗的决断,现在大俱利伽罗使用【转生】不一定有利,【不屈】反而可以提升他的防御和生存力。烛台切捂着他的眼罩,拿下之后,被刘海遮挡了一半的眼睛散发着金色的光芒。


        那是并非人类的瞳孔,而是龙的眼睛。仿佛寄宿着其他东西的灵魂,被这双眼睛注视着就已经无处可逃。


        “那么,来一场帅气的战斗吧。”




        三.


        在外界的大屏幕里头,视点分成两边。一边是烛台切,大俱利伽罗与石切丸和岩融二对二的战斗。另一边则是往最高处奔跑的鹤丸。推特的信息刷新全部都变得热闹起来。所有人都在论坛版块开始竞猜到底在城里头的蓝队成员是谁。外头的世界可以说是一片狂欢,视频点击数也在不断刷新。


        而在演练游戏里头,鹤丸自然是不知道外面那么多事情。他的周围非常安静,当听到刀的声音时他从护栏往下看,大俱利伽罗和烛台切已经在下方和石切丸还有岩融开战。看到大俱利伽罗恢复常态鹤丸总算松了一口气。


        这种时候他可不能掉链子啊。山城最上方就是御守所在,只要夺得那个,再坚持十五分钟他们就赢了。


        只是鹤丸也困惑。系统并没有提示御守已经落入其他人手中。敌人也在寻找御守吗?


        鹤丸一路上非常警惕,但这路上实在平静得出奇,他完全没有被袭击。当来到最顶层,鹤丸打开了一道又一道障子。就好像层层叠叠的帷幕被他逐一拉开。终于,他打开了最后一道障子。


        在尽头的房间之中,周围的墙壁描绘着若松飞鸟的金漆壁画,看起来贵气非常。右侧则是没有墙壁的朱漆木栏设计,想来这里是山城最高点,可以清楚地看到天幕里巨大的明月。当浅淡的月光照入室内,连金色的壁画都染上了一片阴寒。


        而就在那明月面前,有一名穿着平安时代服饰的男子跪坐在榻上。他坐姿端正,气度从容。摆放着御守的神龛就在身侧,他缓缓睁开眼睛。眼中的新月在黑夜之中发出妖异的光芒。


        三下鼓声打破寂静。盘膝而坐的白发男子轻轻一拍肩上的鼓,他抬起眼皮,看着来者。他微微一笑:“难怪没有受影响,原来到这里的人是灵格极高的你。”


        鹤丸看着他们两个,顿时觉得今天果然是三条派的狂欢日。人生真的是充满惊喜,烛台切的消息很明显出现了误差。


        “果然是你啊,三条派的老狐狸。”鹤丸低声说着,然后看向另外一位。他相信外面的世界应该在一片沸腾。估计今天网站点击率要爆炸了吧?没想到从来只参加两场演练游戏的这一位,这个月居然出现了第三次。


        站立于刀剑顶点,拥有天下五剑之名的三日月宗近。


        “我今天可真是走运啊,居然能遇到三日月宗近大人。”


        听着这一句调侃,三日月宗近缓缓睁开眼睛。他只是微笑着,但是眼中没有温度。小狐丸放下肩鼓来到他的跟前,半跪着有礼貌地介绍:“那是五条国永的作品,鹤丸国永。”


        三日月终于打量了鹤丸国永一眼,然后仿佛恍然大悟:“是五条国永之作啊……我有点印象,我记得好像是个孩子……”


        “兄长大人,那已经是以前的事情了。”


        三日月哈哈笑了两声。然后审视着鹤丸。呢喃着“甚好,甚好”。鹤丸看三日月和小狐丸闲谈,对方根本没有正眼看过他一次,似乎一直不在状态。这令鹤丸感到不满,那种上位者一样的姿态未免令人不快。三日月似乎乏了,他举起袖子遮住嘴巴侧头朝小狐丸说:“小狐,时候不早了,速速解决吧。”


        “是的,兄长大人。”


        小狐丸站起来,三日月已经对战场没有兴趣了。他侧头看向外头的月色。此时明月高挂,三日月似乎无心参战,只是在一旁休憩。明明身为对手,但他却像观众一样在旁摆出观赏的姿态。小狐丸颔首之后,站起来手放在刀柄上,与鹤丸面对面。鹤丸此刻心情不快到极点,这未免实在太看不起他了。


        “真不愧是天下五剑,架子真大。”鹤丸拔出刀,沉声道:“该说你们三条派的人真令人火大。”


        “若有不满,等战后再说吧。”小狐丸不为所动,只是轻笑。他眼中的红光大盛。“现在,就来和小狐我跳舞吧。”


        比试一触即发。


        此时外头世界各方的支持者已经在不停刷屏,大屏幕里头重点播放着这一场战争。鹤丸和小狐丸打得势均力敌,两方都是身手矫健之人,小狐丸攻击灵敏,倒是有几分舞蹈的韵律。鹤丸也是身手灵活,但比起小狐丸他更有一股好勇斗狠的战意。小狐丸在过招的时候,不禁说:“如此粗暴的战法,与你真是不相称呢。”


        “废话少说吧!”鹤丸一刀刺过去,却只有残影。他猛然回头,只见小狐丸身上一阵金光包围,然后迅速冲向鹤丸。好像金色的光线忽然射出,野兽的獠牙要把他咬杀。


        【狐神加护】,小狐丸通过这一技能提升了自己的神格,进入了开神的状态。他的刀切入了鹤丸的腹部。还好因为鹤丸本能反应驱使才移开了一点,没有命中要害。他往后滑开,然后咬紧牙关。小狐丸站好后,评价:“您也是非常顽强。”


        不过是一句客气话罢了。鹤丸看着那边三日月依旧一脸休闲,比起欣赏这场战斗,外头的月色似乎还比较吸引他。而且御守虽然在他身边,但他完全没有夺取的打算。仿佛笃定对方一定拿不到。鹤丸觉得自己完全就是被小看了。


        鹤丸忽然一扭身,同一时间小狐丸马上绕过来。刀剑交击,两人开始再次缠斗起来。小狐丸看穿了刚才鹤丸企图接近三日月的动作,准确地抵挡了他的攻击。


        鹤丸的攻击太急躁了。看准了鹤丸的动作破绽,小狐丸的刀一挑,把鹤丸手中的刀击飞。现在正是好时机!小狐丸眼睛一瞪,横刀挥去!武器离手鹤丸完全不慌张,他反而是整个人压低身,然后双手按在地上使出了一记飞踢。小狐丸前倾重心不稳,被这一扫整个人踉跄数步,鹤丸向前一滚然后接过落下的刀,弹起,动作一气呵成。凌厉的杀意凝聚在刀尖刺向了三日月。


        “砰”的一声,刀被接下。白色的头发在空气中扬起,小狐丸在神格提高的状态下速度也变快了,在电光火石一瞬挡下了这一击。在小狐丸身后的三日月依旧不为所动,他甚至没有因为刚才鹤丸的杀意而惊慌。好像从头到尾,他都并不认为鹤丸能到达自己跟前,碰到他衣角分毫。


        看着挡下鹤丸的小狐丸,三日月感到了无聊。无趣的对手,不过是垂死挣扎,被狐狸咬杀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还不如欣赏月色来得有趣。只是赏月的时候还有肃杀之气实在煞风景之极。待在这里,似乎也没什么意义了。


        无聊,实在无聊至极。


        如此想着的三日月,感觉到小狐丸的身体一震。疑惑的三日月视线看过来,只见鹤丸咧开嘴笑了。这一笑令三日月心中也涌起了一丝不详,这一刻本能地他忽然集中了全部的精神!


        涌动的黑色从鹤丸脚下涌出,就好泥浆一样要逐渐淹没这个房间。连小狐丸的神格一瞬间都好像没办法抵挡这个邪恶的气息一样。他被那些黑色里头冒出的骷髅骨头捉住,然后狠狠地砸向了另外一边。


        三日月抬起头的时候就看到那么一幕。


        涌动的黑色在鹤丸身后张开如同乌鸦的羽翼。本来通体雪白的他身体染上了深渊一样的黑色。金色的瞳孔变得一片血红。他身上的清净之气瞬间退去,死亡和阴冷如墓地的气息瞬间吞没了三日月的神经。


        是黑色的鹤。


        当三日月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抽出了刀挡下。那名已经【转堕】变得漆黑的刀咧开嘴露出了得逞的笑容。


        “终于舍得挪动尊驾了吗?三日月大人。”


        他以地狱之姿出现在黑夜之中,那样阴沉的杀意仿佛可以把天地震慑。【转堕】之后的鹤丸已经被死亡之气附体,也不会被“死”所影响。黑夜就是他的眷属,连小狐丸的【狐神加护】都要受影响。小狐丸看鹤丸出现了黑鹤的姿态,他正要起来,就听到三日月说:“小狐。”


        小狐丸顿住。三日月终于正眼看着鹤丸。“如此,倒是有些意思。”


        鹤丸也反讽:“这是我这边的台词吧?希望你能给我点惊喜,不要让我太过无聊了。”


        刀锋铮鸣之声就像雨水声在敲打着这个世界。比起鹤丸的猛攻,三日月的进退更显从容。这仿佛是一场游戏,小狐丸倒成了观察之人。他没有上前插手,因为很难得三日月似乎有了兴致。


        鹤丸一刀落下,朱栏尽断,三日月跳到外头的屋檐,鹤丸紧追其后。两人一直来到山城的最顶端。在明月之下,两人对峙。


        到了屋顶,他们反而没有急着攻击了。两人对峙,三日月凝视着鹤丸,一边审视,一边低声道:“鹤丸国永……是吗?”他好像反复念着这个名字,然后微微一笑。三日月看向天空巨大的月亮,然后闲聊似地感叹:“尘世美丽之物多不胜数,只是能让我记住的实在不多。”


        夜风撩拨着三日月的头发,好像有花瓣划过他俊美的面容。他含笑看着鹤丸。“有时我会想,若活于世上,可一生都不曾被美丽之物撼动心灵,那该是何等令人惋惜。”


        这种文绉绉的情怀鹤丸可没兴趣。鹤丸侧着脑袋“哈”了一声,然后说:“现在外头肯定一片沸腾吧。我可是难得有幸可以和天下五剑的三日月宗近大人比试的刀。”


        鹤丸抽出刀指着三日月,他红色的眼睛紧盯着三日月轻佻地笑道:“一想到能往你那张美丽的脸上狠狠揍一拳我就很兴奋啊。”


        三日月哑然失笑:“五条的鹤啊,真是不解风情。”


        鹤丸打了一个响指,被他所支配的黑暗在背后涌现,下一刻已经追随他冲向了三日月。在【转堕】之时,鹤丸所到之处皆一片死气。三日月躲开那些好像有生命一样的黑影攻击,忽然,他的脚腕给捉住。低下头发现是刚才那些捕捉小狐丸的骷髅骨。


        鹤丸从空中跃起,举刀落下。三日月好像看到了黑鸦张开翅膀,铺天盖地要把他包围。


        三日月眼中的新月如水一样流过妖异的颜色。


        在鹤丸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整个人好像都在空间中静止了。明明有意识,但是身体的动作变得非常缓慢。三日月踢开捉住他的枯骨,冷眼看着这冒犯之物。然后抬头看着鹤丸微笑。


       “黑夜可是我的眷属啊。”


        在如此缓慢的场景之中,三日月抽刀的动作却是那么迅速。鹤丸甚至可以清楚看到他挥刀的轨迹。在眼前划过的樱花瓣在面前被分割开两片,然后掠过他的发梢。


        那时候鹤丸奋力挣扎,却好像溺水一样受到阻力,他的刀划到三日月的脸颊,留下了很小的一道伤痕已经是用尽全力。鹤丸在慢镜头中,清楚看到那道伤痕流下了艳丽的红色。


        第一下,手部的疼痛令鹤丸松开了刀。紧接着,腹部的疼痛开始在肉体扩散,然后开出艳丽血色。


        好像红花一样美丽。


        鹤丸被狠狠地按在地上。手中的刀也脱手跌落地面。三日月与自己的距离只有咫尺之间,他那如夜色一样的眼睛里头满满都是自己。鹤丸听到三日月在自己耳边低声呢喃,近乎蛊惑。


        “当明月到来之时,你就已经输了啊。”


        啊,原来是这样吗?鹤丸忽然有些反应过来。原来打从今剑【转生】开始天色变换,不是系统的关系,而是三日月的能力吗?当他们在往目的地前进的时候,明月所在之处都已经成为他的领域了吗?自踏入的那一刻,所有人都为他所主宰。


        真是狡猾之极,所以他才不喜欢三条派那些老狐狸。鹤丸吃疼地咬紧牙关,他一动,腹部的刀就会割到他的内脏。鹤丸脸色苍白地呼出一口气。


        “原来如此。这可真是……令人吃惊啊。”


        鹤丸死死盯着三日月。就好像身在逆境之中依然不屈服。


        “不过下一次,我一定会亲手打败你。绝对……!”


        三日月低头打量着鹤丸。面对对方的凶狠他不以为然。只是微笑:“好啊。你就试着为我带来乐趣吧。”


        三日月的手指抹过自己脸颊的血迹,然后好奇地看着。当看到三日月伸出手的时候,鹤丸下意识地挪动了一下。但伤口的疼痛令他倒抽了一口气。


        三日月带着血迹的手轻轻抹过鹤丸惨白的双唇,好像在白雪中亲手点缀胭脂。三日月的手指在鹤丸的唇上流连,然后手指插入他白色的发间。


        他满意地看着鹤丸苍白的脸色中那粘上自己鲜血的双唇,然后微笑。


        “看,这样更像鹤了。”


        四.


        【A区演练,胜者是蓝队。】


        胜负已定。最后小狐丸取得御守获胜。决定了胜负之后所有刀剑男士被传送到传输塔中。巨大的屏幕重复播放和分析着他们这次的战斗。其他研究人员在处理A区演练的后续事宜。伤者送到审神者处进行治疗。烛台切看到三日月抱着鹤丸,他伸出手:“麻烦你把他交给我吧。”


        三日月打量了一下烛台切。“你是……”


        “他的监护人。”烛台切直接从三日月手中接过鹤丸。大俱利伽罗也来到了他们身边。看到鹤丸的伤势大俱利伽罗皱起眉头,面色不善。烛台切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然后亲切地笑道:“我代这家伙说一句。再有下次,一定不会输给你们。”


        “下一次,一定要狠狠地击溃你们。”


        三日月眉头一挑,然后掩袖眯起眼睛:“我期待着。”


        岩融目送烛台切三人离开,绷紧的神经总算放松了。“真是可怕的对手啊。”想起那时候,连岩融都不禁感叹:“那只眼睛我可不想对上第二次了。”


        “是啊。”石切丸深以为然。“那可是龙的眼睛啊。只是某天一定会在战场再遇吧。”


        小狐丸送三日月回去。作为演练游戏顶点的刀剑男士,三日月几乎已经解锁了所有特权。当玻璃门层层打开之后,由专人护送,三日月离开了塔中。他回到了自己所居住的地方,这个城市的中心最高点大阪城之中。这里已经成为了三日月的居所,当他回来之后,侍从已经做好了准备迎接他们的主人。


        在众人的簇拥下。三日月更衣沐浴净身,完成一系列的准备之后,他身披羽织来到高处,俯瞰着这个城市。看着无数的屏幕如同碎片一样在不同地方出现,然后播放着演练游戏的画面。


        他身为刀剑,却站在了人类世界的顶点。漫不经心地感受着这个世界的变迁。在人类的法则之中自由玩乐。看透生死千帆过,生死浮沉不过转瞬。此世间已无人可支配他,尘世在他脚下不过是沙盘里娱乐的玩具。他犹如神明一样俯瞰着这个世界,被世人所仰望。


        他是明月。


       “若活于世上,可一生都不曾被美丽之物撼动心灵,那该是何等令人惋惜。”


        三日月如此感叹着,不禁想起了刚才在明月之下那个白色身影瞬间的蜕变。刀刃的高鸣仿佛还在心脏中震动着。三日月看着已经洗净了血迹的手指。刚才那双唇的触感仿佛尚在,他不禁贴着唇边。


        “五条的鹤啊,我期待与你下次再见。”


          FIN or TBC?


 

评论
热度(665)

© 一直手癌从未断过 | Powered by LOFTER